《冰上的尤里》(Yuri!!! on Ice)讲述的是一个20岁出头的竞技花样滑冰选手的故事。和我喜欢的日本动漫里很多绚烂夺目的美食画面一样,这部动画片里的猪排饭看上去没那么精致,却异常生动。日式的碗里盛着米饭,上面盖着金黄的猪排,搭配几乎全生的鸡蛋和半透明的洋葱——食材口感被放大,色彩饱满,香味似乎能看得见。柔焦镜头下的它们偶尔还会闪烁一下,像是透过擦了凡士林的镜头看到的情景。“这是神灵吃的吗?!”片中一个声音颤抖、脸颊绯红、因为看到美食而惊喜地睁大眼睛的角色问另一个人。对于日本动漫里的美食,我喜欢的正是从它们的夸张里表现出来的真实。

去年秋天,当这部动画片第一季12集登陆一些流播放网站时,我本来只打算看一集。看之前,朋友惠特尼(Whitney)说我会喜欢的,但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喜欢:我熬夜把12集全看完了,越看越着迷,越看越饿。起初,尤里感到焦虑。他一焦虑就会犯错,然后又因为这些错误折磨自己。庆祝胜利或处在职业生涯的低潮时,他会在猪排饭中找到安慰。世界各地的“尤里”迷们很快便开始在自己家里制作他最爱的这道美食,并把各自作品的照片发布到网上,就像转瞬即逝的粉丝作品(fan art,指动漫、电子游戏、电影等作品的爱好者根据原作中的角色或内容创作的艺术品——译注)一样。他们忠实地设计,还会加上豌豆(在故事里,尤里的父母在九州经营的温泉旅店供应的猪排饭里有豌豆)。看完这部动画片时,我也想这么做。于是,我请惠特尼过来吃饭。

这道美食的基础是20世纪初在日本流行起来的油炸裹了面包屑的猪排。炸猪排起初可能是模仿欧式肉排——将牛肉或羊肉切成薄片,用黄油嫩煎,搭配刀叉食用——但很快,日本厨师便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并对其进行了改进,从欧洲的做法中发展出了自己的风格。到上世纪20年代,东京有不少餐厅主打厚实但每一处都酥脆可口的猪排。它们通常是用猪油炸制而成。厨师会将猪排切成块,方便人们用筷子食用。现在,加热灯下,便利店的玻璃门后、高档餐厅里,炸猪排随处可见。在日本家庭的冰箱里发现一两块炸猪排一点都不奇怪,就像吃剩的炸鸡块一样。

Gentl and Hy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Food stylist: Maggie Ruggiero. Prop stylist: Amy Wilson.

如果想让一块冰冷的、刚刚开始冻透的肉排恢复生机,把它变成一顿好吃不贵的饭,猪排饭特别有用。慢炖的高汤渗入面包屑,让它变得多汁,鲜味四溢。但如果用新鲜的常温猪排做会更美味。在《日本灵魂烹饪》(Japanese Soul Cooking)的猪排饭食谱里,小野规(Tadashi Ono,音)大厨建议用猪肩胛或里脊肉,因此我两样各买了一点。在涂抹了足量的盐和胡椒粉后,我把肉排在加了面粉和面包屑的鸡蛋液中浸了一下,再放入宽口铸铁平底锅里煎。

广告

然后,我用塑料蔬果刨把半个洋葱刨成丝,放入另一个加了出汁(一种高汤——译注)、酱油和米酒的锅里煮,一直炖到洋葱变软呈半透明。我还加了点姜,因为南希·辛勒顿·莲(Nancy Singleton Hachisu)在《日本农家菜》(Japanese Farm Food)提到,在把肉排放进锅里之前,她在汤里加了生姜丝。在惠特尼开啤酒的时候,我把鸡蛋打进一个小碗里,用叉子搅散,再把蛋液倒在面包屑上面。几分钟后,蛋液在锅边凝固,米饭也熟了。我将它们盛入碗中,再在上面撒了一些葱花。

自己实际做出的饭菜的样子,和你根据图片想象它会呈现出来的样子之间总是有差距。新鲜出炉的猪排饭没有像动画片里那样闪烁、自带光芒,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动画片里那种完美的、经过精心修饰的灵感源泉,我对此有所准备。不过,我们吃得干干净净,并一致认为非常不错。

食谱:猪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