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活動人士的要求一點也不複雜:他們想分享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擔憂,尤其是北京冬奧會的官方商品有可能使用了強迫勞動這一點,他們想聽聽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採取了什麼措施避免這種情況。
幾個月來,他們敦促奧委會官員與他們對話。國際奧委會一開始表示反對,後來終於同意見面,但會面只是一次「積極傾聽活動」,不分享任何信息。還要求談話必須保密。
最終,國際奧委會在上月底徹底取消了與維權組織「結束維吾爾地區強迫勞動聯盟」的見面。
國際奧委會人權事務負責人馬加利·馬爾托維茨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在國際奧委會將繼續加強其在勞工權利方面工作的同時,我們很遺憾地得出結論,由於在談話範圍、程序和保密性等方式上的分歧,貴組織與國際奧委會目前無法進行對話。」
廣告
在中國為北京下月舉辦冬奧會做準備工作期間,外界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擔憂尤其突出。世界各國領導人和活動人士關注的焦點一直是中國當局在新疆地區對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少數民族的鎮壓,以及有關維吾爾人受到強迫勞動的指控。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洲已宣布對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
國際奧委會一直在轉移外界對中國潛在的人權問題施加更大壓力的呼聲。中國對奧運會來說是一個利潤豐厚的市場,也是在財務和組織方面的重要合作夥伴。當曾三次參加奧運會的彭帥在指責中國一名高級領導人強迫她與其發生性行為後從公眾生活中消失,國際奧委會與彭帥進行了一次影片通話,並在全球表示擔憂的情況下說她似乎安全無恙。每當有人質疑中國在新疆香港西藏壓制公民自由時,奧委會官員們總是辯稱奧運會與政治無關。
彭帥出現在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的影片通話中。各國官員和體育名人曾要求國際奧委會向中國政府施壓,確保彭帥的人身安全。
彭帥出現在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的影片通話中。各國官員和體育名人曾要求國際奧委會向中國政府施壓,確保彭帥的人身安全。 Greg Martin/IOC, via Reuters
但《紐約時報》看到的國際奧委會與反強迫勞動聯盟之間的通信顯示,即使在與奧運會運作直接相關的問題上,國際奧委會也不願同北京的批評者接觸。
企業也許無法保證其產品生產沒有使用強迫勞動,尤其是考慮到中國限制外來者前往新疆地區。但國際奧委會似乎連進行這種嘗試都不願意,該聯盟的成員說,其他人權組織也表示過同樣的擔憂。
「在對強迫勞動做盡職調查上,他們要麼沒什麼可說或可展示的,要麼就是不願意調查,因為他們不願意向北京亮劍,」美國國務院前官員本內特·弗里曼說,是他代表該聯盟向國際奧委會發送了電子郵件。
他說,結果是,「在這個時候,國際奧委會確實不可能排除奧運品牌商品有維吾爾人強迫勞動的內容。」
廣告
國際奧委會已與其他人權活動人士見面,討論中共在香港、西藏和新疆的鎮壓行動。但這些活動人士在會後指責國際奧委會對他們的擔憂不屑一顧。人權觀察組織的全球倡導總監胡丹(Minky Worden)說,國際奧委會也曾在今年1月與該組織的代表見面,但拒絕了他們提出讓其提供有關盡職調查程序信息的要求。
胡丹說,事實證明,國際奧委會更願意參與其他地方的人權問題。2014年,在活動人士的壓力下,國際奧委會曾督促俄羅斯政府調查建造索契冬奧會場館的工人被拖欠工資的指控。去年,國際奧委員會曾向日本官員提出對東京奧運會前建築工人工作條件的擔憂。
但胡丹說,「奧委會對中國有一種不同的方法。」
國際奧委會為其處理中國人權問題的方式進行過辯護,稱體育是建設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工具。國際奧委會在回覆記者提問的電子郵件中表示願意與批評人士進行接觸,並為其採購做法進行了辯護,指出國際奧委會會與供應商進行接觸,有時還對採購過程進行審計。
國際奧委會說,由中國政府官員領導的北京冬奧會組織委員會將在1月中旬發布一份關於負責任採購的報告。 
「我們的政策是,國際奧委會聽取所有與奧運會直接相關的擔憂,」該聲明說。但是,「雖然過去曾有人對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產品採購表示過一般性的擔憂,但從未有人(包括上述聯盟)就任何具體案例或情況與國際奧委會進行過接觸。」
去年,記者在中國政府為外國記者組織了一次新疆訪問中,在一家工廠看到工人在包裝棉紗。對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擔憂主要集中在服裝業。
去年,記者在中國政府為外國記者組織了一次新疆訪問中,在一家工廠看到工人在包裝棉紗。對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的擔憂主要集中在服裝業。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至於該聯盟試圖與國際奧委會見面但未成功的問題,國際奧委會說,該組織向活動人士提出了「建設性接觸」條件,但已遭到拒絕。
中國政府一直否認任何有關新疆強迫勞動的指控,批評北京人權記錄的公司已遭到民族主義的中國消費者的強烈反對。晶片製造商英特爾上月向中國消費者道歉,因為該公司宣布將避免來自新疆的產品和勞動,在中國社群媒體上引發了憤怒。
廣告
對維吾爾人遭到強迫勞動的擔憂主要集中在服裝業,因為新疆提供世界上五分之一的棉花或紗線。時報、《華爾街日報》、Axios以及其他媒體的調查已經找到中國強制拘禁維吾爾人的做法與主要的時裝零售商的供應鏈有聯繫的證據,這種做法已將多達100萬人關進拘禁營、被迫參加勞動項目。
國際奧委會也與使用新疆棉花的公司有密切聯繫。奧運會的官方運動服供應商是中國運動服裝巨頭安踏,安踏已明確承諾使用新疆棉。國際奧委會在通過電子郵件發來的聲明中表示,最近對安踏提供的運動服進行了第三方審計,「沒有發現」強迫勞動的問題。
外界要求企業與此類虐待行為解綁的壓力越來越大。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一項兩黨議案,禁止進口「全部或部分」在新疆生產的商品,除非企業能證明這些商品的生產沒有使用強迫勞動。
學生組織「自由西藏」的活動人士在瑞士洛桑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總部前抗議。
學生組織「自由西藏」的活動人士在瑞士洛桑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總部前抗議。 Valentin Flauraud/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據弗里曼說,在國際奧委會與「結束維吾爾地區強迫勞動聯盟」之間安排非正式對話的努力始於去年5月,該聯盟於去年成立,由300多個組織組成。國際奧委會終於在去年秋天邀請該聯盟對會面發出正式請求,該聯盟於去年10月8日發出請求。
奧委會官員最初提供了一份書面答覆。奧委會人權事務負責人馬爾托維茨在去年10月29日發給弗里曼的電子郵件回覆中說,國際奧委會的採購政策禁止強迫勞動。但她沒有說明國際奧委會如何執行該禁令,只是說奧委會「不時」「與我們的供應商接觸」——也就是說,與這些公司本身接觸——「要求提供合規證據」。
馬爾托維茨補充說,第三方核查是國際奧委會在「未來幾個月」「將關注」的事情。
廣告
批評人士說,與企業甚至國際足聯等其他全球體育組織相比,國際奧委會在採用人權框架方面進展緩慢。國際奧委會已經通過了對主辦城市維護國際人權標準的新規定,但這一規定要到2024年後才生效。
馬爾托維茨發出電子郵件的三天後,該聯盟再次要求與國際奧委會進行對話。馬爾托維茨最終在12月9日表示國際奧委會同意見面,但提出了一些條件。
雙方的電子郵件往來顯示,該對話將是一次性的。在對話發生前、發生中和發生後,都將對內容保密。而且,國際奧委會只聽取意見。
「為明確起見,國際奧委會在見面期間將不與聯盟共享信息(除已經共享的信息外),」馬爾托維茨寫道。
維吾爾人權利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是該聯盟的成員之一,該組織的項目與倡議主管茱莫泰(Zumretay Arkin)說,她覺得這些條件很可笑。
「這只是告訴你,他們不想做出任何改變的承諾,」茱莫泰說。
北京一家商店出售的官方奧運商品。
北京一家商店出售的官方奧運商品。 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12月14日,弗里曼重申了雙向對話的呼籲,並要求國際奧委會允許聯盟代表在對話發生後對這次見面發表公開看法。一周後,國際奧委會中斷了有關討論。
茱莫泰說,她對國際奧委會是否願意與該聯盟見面一直持懷疑態度。她說,她參加過國際奧委會與維吾爾人、藏人和香港活動人士舉行的前幾次單獨見面,那幾次見面沒有保密要求。活動人士曾在見面後利用與國際奧委會對話的機會進一步公開批評中國。
廣告
「我的一種感覺是,他們不想再冒犯北京,」茱莫泰提到國際奧委會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