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月來,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和體育官員一直在疲倦不安中觀望著北京冬奧會,它將於明年2月在肆虐的疫情中舉行。現在,與高度傳染性的奧密克戎變異株相關的全球病例激增,讓他們更有理由感到緊張。
畢竟,在2月4日開幕式之前,一次結果呈陽性的病毒檢測會打亂運動員的整個職業生涯。如果疫情在中國暴發,仍可能影響整個奧運會的進程。
「出現新的變種,這肯定有點嚇人,」美國花樣滑冰運動員陳楷雯說。「我知道它肯定一直在傳播。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給手消毒,戴口罩,並期待一切順利。」
中國已經宣布了詳盡的預防措施,以防止新冠病毒感染本國民眾或冬奧會參與者,並確保這兩個群體之間沒有任何接觸。週四,隨著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各自繼續規劃前往奧運會的最安全路線,中國為本國公民制定了一些迄今為止最嚴格的規定。
廣告
冬奧會的觀眾(根據規定,僅限於中國居民)在支持運動員的時候可以鼓掌,但不能大喊。服務員、清潔工和其他後勤人員不得離開奧運場館探望家人。任何離開冬奧會舉辦地點前往中國其他地區的奧運與會者都將被要求至少隔離一週,然後進行至少兩週的居家隔離。
中國官員承認,即便如此,他們仍在為不可避免地出現感染的情況做準備,在奧運會期間,參與者每天都要接受病毒檢測。
「出現一定數量的陽性病例將成為大概率事件,」北京冬奧會組委會秘書長韓子榮週四對記者說。
中國已禁止海外觀眾進入該國。它允許已接種疫苗的外國運動員、訓練員、教練員、裁判員、記者和其他一些人入境,他們無需經歷通常兩週或更久的隔離外加一週的居家隔離。
然而,這項隔離免除附帶了一項嚴格要求,即外國人不得離開由酒店和體育場館組成的「閉環」,它們之間由專用巴士和火車銜接。
奧組委疫情防控辦公室副主任黃春說:「絕對不可以跨出閉環到閉環外,更不能接觸城市層面,這是我們的底線。」
廣告
對於中國以外的人來說,前往冬奧會仍然是最緊迫的目標。
許多人現在正在採取積極措施,在預定啟程前往北京之前防禦病毒感染。例如,美國奧委會和殘奧會委員會已經開始大力鼓勵其運動員接種加強針,但不作強制要求。英國奧林匹克協會表示,它同樣「在可行的情況下」推薦其運動員接種加強針。在莫德納宣布早期研究結果似乎表明它對奧密克戎變體效果稍強後,一些運動隊更進一步,特地讓運動員嘗試打莫德納加強針。其他研究表明,這些研究發現充滿希望但並不實際,因為莫德納和輝瑞疫苗在世界大部分地區仍然很難獲得。
然而,對許多運動員和團隊來說,多年的努力被奧運前夕一次結果為陽性的檢測抹去,這樣令人心碎的感覺幾乎是難以想像的。這種恐懼導致了或大或小的變化。
在荷蘭,全國速度滑冰預選賽將於下週全國封鎖的情況下閉門進行,只有球隊和特定的新聞媒體成員可以進入滑冰場。通常情況下,這項賽事會持續數天,非常熱鬧,擁有成千上萬的觀眾。
在奧地利達赫斯坦拉姆紹的高海拔營地,為了避免暴露在病毒中,參訓的美國冬季兩項賽運動員們派一名工作人員拿著運動員列出的清單,不時去雜貨店購物。
參加下月納什維爾的美國花樣滑冰錦標賽的奧運選手已經在制定計劃,避免危險情況。在該賽事上,觀眾需要戴口罩,但不需要接種疫苗。美國冰上舞蹈選手麥迪遜·哈貝爾表示,大型花樣滑冰比賽早就有傳播感冒和流感的不良名聲。和往年一樣,哈貝爾將住在出租公寓裡,而不是團隊下榻的酒店。
「我們有自己的住處,步行就能到達,不需要地面交通,」她說。「N95口罩有奇效,社交距離也有奇效,我們打算在這裡的雜貨店以及在機場也採取一樣的措施。」
在張家口奧運場館,中國工作人員身著防護服檢查記者的健康狀況。
在張家口奧運場館,中國工作人員身著防護服檢查記者的健康狀況。 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本週,中國每天報告數十例新冠病毒病例。週四,當地政府封鎖了擁有1300萬人口的西安。本月至少有242個病例發生在該地區。北京沒有透露其中有多少涉及奧密克戎變異株。
中國通過隔離數百名與感染者有密切接觸的人,以及某些情況下的次密接觸者,在控制病毒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在奧運會上採取類似的廣泛措施可能會使賽事難以舉行。
廣告
在北京西北部約160公里的張家口附近山區的一個滑雪場,已經可以看到一些預防措施,近一半的奧運賽事都將在這裡舉行。在大巴車上,從頂棚到天花板,厚厚的透明塑料簾將司機和乘客隔開。
在滑雪場的高鐵站,來客必須提供48小時核酸檢測呈陰性的證明。此外,還需要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序上證明,在過去兩週內沒有去過近期發生過病毒感染的中國城市。
奧體建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賈茂亭在參觀奧運跳台滑雪場館時告訴記者,有關部門每三天都會給負責場館收尾工作的建築工人做一次核酸檢測。
奧組委秘書長韓子榮警告,未來幾週可能推出進一步的措施。「取決於中國國內外疫情的變化,」他說。「尤其是奧密克戎變種的傳染性和危害性。」
如果與會者被檢測出陽性,或被確定為密接,如何處理還存在著不確定性,對於參賽者來說,對病毒本身的不安已經被官方措施中的這種不確定性所放大。
國家冰球聯盟本週宣布其球員將不參加比賽,這與該聯盟先前的立場截然相反。來自德國的奧運雪橇冠軍娜塔莉·蓋森伯格本月也引起了關注,她批評了自己在中國為期三週的訓練之旅中受到的限制,表示自己正在重新考慮是否願意再次前往中國參加奧運會。
廣告
33歲的蓋森伯格告訴一家德國廣播公司,她被確認與一名檢測為陽性者有密切接觸,儘管她自己的檢測結果為陰性,但她被迫在房間裡隔離了幾天。她說,在隔離期間,為她提供的食物達不到頂尖運動員訓練和比賽所需要的標準。
「我們在那裡經歷的情況讓我們可能不想再去了,」蓋森伯格說。她在職業生涯中贏得了四枚奧運金牌。
其他一些人,包括哈貝爾的冰上搭檔扎克·多納休,似乎已經接受了很多事情會超出控制範圍的事實,也明白在疫情期間去中國追逐奧運夢想,意味著他們願意接受一些可能讓人不舒服的情況。
「繼續參加奧運會的決定意味著,我們選擇接受因為檢測或者類似情況而發生的任何事,」多納休說。「我們知道去奧運會有很大風險。我們知道去雜貨店也是有風險的。這是旅程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