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職業網球巡迴賽週三宣布,將立即暫停中國包括香港在內的所有賽事。這是對網球明星彭帥在指控一名中共高層領導人性侵後從公眾視野中消失所做的回應。
此舉是主要體育組織與中國日益威權的政府打交道的一個突破性轉變。此前彭帥在社群媒體提出指控後,帖子很快被刪除,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一直無法與她直接交談。中國政府迅速採取行動,在互聯網上刪除所有提及彭帥指控的內容。其他提及彭帥的內容也遭到審查。她從公共生活中消失了兩個多星期。
彭帥是大滿貫雙打冠軍和三屆奧運選手,上月底,她在一系列活動上與中國官員一同重新露面,並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進行影片會議。國際奧委會將於2月在北京舉辦冬奧會。
「雖然我們現在知道彭帥在哪裡,但我嚴重懷疑她是否自由、安全,並且不受審查、脅迫和恐嚇,」WTA首席執行官史提夫·西蒙在週三下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
廣告
「我非常遺憾事情走到了這一步。中國和香港的網球界有很多優秀人才,跟我們合作多年。他們應該為自己的成就、熱情好客和成功感到自豪,」西蒙還說。「但是,除非中國採取我們所要求的措施,否則我們不能在中國舉辦賽事,這讓我們的球員和工作人員面臨風險。中國領導人讓WTA別無選擇。」
WTA的舉動標誌著體育聯盟與中國打交道的一個重要轉折,這個巨大的市場為包括英超足球、NBA、職業網球和高爾夫在內的聯賽提供了巨大的增長機會。近年來,隨著中國政府打擊言論自由和政治抗議,在當地做生意變得既利潤豐厚又十分複雜。該國對待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方式被美國和一些國家的立法者認定為種族滅絕
這次的停賽距離北京冬奧會開幕還有兩個月。冬奧會將使中國首都北京再次迎來巔峰時刻,北京將成為第一個同時舉辦過夏季和冬季奧運會——世界上最大的體育賽事——的城市。
35歲的彭帥指控75歲的中國前副總理張高麗三年前在他家中對她進行性侵。她還描述了與張高麗斷斷續續的情人關係。
她立即從公共視野中消失。隨著人們要求進行調查的呼聲越來越高,中國的官方廣播公司發布了一封據稱是來自這名網球明星的郵件,稱她改變了說法。
「大家好,我是彭帥。」郵件寫道,然後說當初的性侵犯指控不實。「我沒有失蹤,也沒有不安全。我一直在家裡休息,一切都很好。再次感謝你們對我的關心。」
廣告
幾乎沒有人相信這封郵件真的是彭帥本人發來的,它引發了更多的擔憂,接著出現了更多彭帥公開露面的照片和影片——都來自中國政府控制的媒體的信源。
然後,10天前,隨著國際奧委會的壓力越來越大,該機構發布了巴赫與彭帥以及領導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的艾瑪·特霍進行影片通話的照片。
然而,據一位奧運官員說,彭帥的一位朋友協助她用英語對話,但是彭帥在她15年的職業網球生涯中已經熟練掌握了英語。國際奧委會委員、中國網球聯合會官員李玲蔚也參加了通話。
西蒙隨後表示,這通電話並沒有減輕WTA對彭帥的安危和無法自由交流的擔憂。他說:「這段影片並沒有改變我們的呼籲,即對她的性侵指控進行全面、公正、透明且不受審查的調查。」他表示無意在自己的立場上讓步,或緩和事件帶來的影響。
如果退出中國,WTA在未來幾年將損失數億美元。WTA與深圳簽訂了為期10年的季末賽事協議,組織者承諾將提供約1.5億美元的獎金,並為中國網球的發展再提供數以百萬計的美元。該協議始於2019年。WTA還在中國舉辦其他八項賽事。
彭帥參加溫布頓網球公開賽。
彭帥參加溫布頓網球公開賽。 Tim Ireland/Associated Press
到目前為止,其他體育組織表現出的急迫感都不及西蒙和WTA。男子巡迴賽的管理機構職業網球聯合會表示擔心彭帥的安全,還要求官員調查她的指控,但尚未表示會停止在中國舉辦比賽。
週二,田徑賽事管理機構世界田徑聯合會確認了2023年在廣州舉行接力錦標賽的意向。該組織由國際奧委會主要成員塞巴斯蒂安·科領導,於今年早些時候選擇了廣州。
廣告
彭帥事件將西蒙推到了聚光燈下,這是他在職業生涯中很少尋求的地方,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幕後,把舞台讓給別人。
2015年接管WTA之前,西蒙經營了10年的印第安維爾斯法國巴黎銀行公開賽,帶領它成為大滿貫以外最大的網球賽事。但他最引人矚目的成就是悄悄贏得了小威廉斯的信任,說服她在離開13年後重返該賽事
小威廉斯一直大聲疾呼,要求讓彭帥自由發聲,大坂直美、退役冠軍納芙拉蒂洛娃,以及ESPN評論員、前運動員麥肯羅等網球界的其他重要人物也都發出了這樣的呼籲。
加拿大律師、國際奧委會任職時間最長的成員理查德·龐德最初就中國對待彭帥的方式可能會影響即將到來的奧運會表示關切,但他後來為國際奧委會的策略進行了辯護,並在過去一週的一系列採訪中對奧委會的批評者進行了反擊。
「國際奧委會已經證明,低調、謹慎的外交方式比大張旗鼓更管用,」龐德上週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同任何國家打交道都不該大張旗鼓,當然和中國也不行。」
對國際奧委會來說,時機再糟糕不過了。該組織剛剛在東京舉辦了被推遲的夏季奧運會,根據開幕式前幾週的民意調查,大約80%的日本人反對舉辦這一活動。
廣告
現在國際奧委會又將最引人矚目的冬季賽事帶到中國,如今許多批評者將其比作現代奧運會歷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1936年在柏林舉行的夏季奧運會,阿道夫·希特勒利用那次賽事為德國的法西斯納粹統治做宣傳。
現在的問題是,其他體育組織是否會效仿WTA的做法,抑或拒絕放棄中國市場的潛在財富。例如,美國國家冰球聯盟計劃在2月份停止賽季,以便其球星可以參加奧林匹克冰球比賽,該聯盟對此事基本上保持沉默。
對西蒙來說,這個問題很明確,尤其是中國因新冠疫情取消了今年的WTA季末賽事之後,WTA成功地將其移到了墨西哥。雖然獎金從1400萬美元降至500萬美元,但似乎很少有人介意不去中國。
「彭帥被禁止自由交流,而且似乎受到壓力,要收回她的性侵指控,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明白我怎麼能要求我們的運動員去那裡比賽,」他週三說。「考慮到目前的情況,我也非常擔心,如果2022年在中國舉辦賽事,我們所有的球員和工作人員都可能面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