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到2050年,海平面上升对人类的影响将是之前预计的三倍,这可能会几乎抹掉世界上一些最重要的沿海城市。
在周二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作者开发了一种更精确的、基于卫星读数的陆地高程计算方法,这是估计大面积海平面上升影响的标准方法,他们发现之前的数据过于乐观。新的研究表明,到本世纪中叶,约有1.5亿人将生活在海平面以下的陆地上。
The New York Times
越南南部可能会完全消失。
第一张地图显示了早些时候对2050年淹没陆地的预测。但新的前景,也就是第二张地图,表明该国的低处将在涨潮时被淹没。
广告
越南有2000多万人口生活在即将被淹没的土地上,几乎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由新泽西州的科学组织气候中心(Climate Central)所做的这项研究,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它称,越南的经济中心胡志明市的大部分地区将随之消失。这些预测没有考虑未来的人口增长或海岸侵蚀造成的土地损失。
The New York Times
论文作者之一、气候中心研究员斯科特·A·库尔普(Scott a . Kulp)说,使用卫星进行的标准高程测量很难区分真实的地面高度与树木或建筑物的顶部。因此,他和气候中心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施特劳斯(Benjamin Strauss)使用人工智能来确定错误率并进行校正。
在泰国,超过10%的居民现在生活在可能在2050年被淹没的土地上,根据早期的技术,这个比例只有1%。政治和商业首都曼谷尤其岌岌可危。
联合国减灾官员、曼谷居民洛蕾塔·希伯·吉拉德特(Loretta Hieber Girardet)表示,气候变化将在多个方面给城市带来压力。全球变暖淹没了更多的地方,而且还将迫使贫穷的农民离开土地到城市寻找工作。
“这是一个可怕的公式,”她说。
The New York Times
上海是亚洲最重要的经济引擎之一,水患正威胁侵蚀它的心脏地带及其周边的许多城市。
该发现并不意味着这些地区的末日。新的数据显示,已经有1.1亿人生活在涨潮线以下的地方,斯特劳斯将其归因于海堤等防护措施。施特劳斯说,城市必须在这类防御措施上投入大量资金,而且必须尽快。
但即使投资到位,防御性措施也只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斯特劳斯以新奥尔良为例,这座低于海平面的城市在2005年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原因是在卡特琳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来袭时,它大面积的防洪堤和其他防护设施都失灵了。“我们想住在口多深的碗里?”他问道。
The New York Times
新的预测显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印度金融中心孟买的大部分地区有被摧毁的危险。这座城市的市中心拥有悠久的历史,其核心地带过去曾是一系列岛屿,如今格外脆弱。
协调移民和发展行动的政府间组织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的黛娜·约内斯科(Dina Ionesco)说,总的来说,研究表明,各国现在应该开始为更多居民在国内重新安置做好准备。
“我们一直试图敲响警钟,”约内斯科说。“我们知道它就要来了。”她还说,这种规模的人口流动在现代几乎没有先例。
The New York Times
文化遗产的消失也会造成损失。埃及的亚历山大市由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30年左右建立,它可能会被上升的海水淹没。
在其他地方,海平面上升引起的迁移可能引发或加剧区域冲突。
到2050年,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巴士拉可能会被淹没。退役海军陆战队中将、曾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参谋长的约翰·卡斯特洛(John Castellaw)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其影响可能会远远超出伊拉克的边界。
The New York Times
因为海平面上升而进一步损失土地,“可能促进该地区社会和政治不稳定,从而引发武装冲突,增加恐怖主义的可能性,”卡斯特洛表示,他目前是华盛顿研究和游说团体气候与安全中心(Center for Climate and Security)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所以这远远不只是一个环境问题,”他说。“这是人道主义和安全问题,以及可能的军事问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