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格津角——大多数时候,在这个崎岖海角呼啸的风远离大陆走了数千英里,到达这里的空气似乎应该是世界上最干净的。
但是,在海边悬崖上一座低矮的政府建筑里,一批精密的机器昼夜嗅闻着空气,提供人类活动如何大规模改变地球的警示性指标。
两年多来,这里与世界各地的监测站都发出了警告:地球上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速在2015年和2016年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进入2017年之后,速度稍有减缓,但仍然高得不同寻常。
科学家们对这种快速上升的原因感到担心,因为自从1980年代全球气候危机获得广泛了解以来,最让人充满希望的一个迹象就是:近年来,人们排入空气中的二氧化碳量已经趋于稳定,至少各国自行汇编的排放量数据是这样显示的。
广告
这提出了一个难题:如果人们排出的二氧化碳量已经没有在增加,那么空气中的二氧化碳量为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增加得都更快呢?这是否意味着二氧化碳的天然吸收物正在发生变化?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警报。”澳大利亚气候科学家何塞普·G·卡纳德利(Josep G. Canadell)说。他是全球碳项目(Global Carbon Project)的负责人,几个国家通过该项目合作监测排放趋势。
科学家花了几十年时间来测量人们烧煤、石油和天然气产生的全部二氧化碳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认为,不到一半的二氧化碳仍然留在大气中,导致地球变暖。其余的则被海洋和地表吸收,吸收量大致相当。
实质上,这些天然海绵处理了大量的气体废物,帮了人类一个大忙。但随着排放量越来越大,天然海绵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尚不清楚。
2015年9月,印度尼西亚南苏门答腊省发生火灾。印尼在那一年的大火产生了大量的二氧化碳。
2015年9月,印度尼西亚南苏门答腊省发生火灾。印尼在那一年的大火产生了大量的二氧化碳。 Antara Foto/Reuters
如果它们的吸收能力减弱,效果就类似于垃圾工人罢工,只不过规模巨大: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量将上升得更快,导致全球变暖加速,甚至比目前的速度还要快。现在就已经够快的了,它破坏了天气的稳定性,导致海平面上升,对极地冰盖形成了威胁。
2015年和2016年大气中二氧化碳创历史新高引发的问题是,这个现象现在是否已经消退。科学家们觉得有可能,但是他们还没有做好得出如此结论的准备,表示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弄清楚。
广告
由于这两年是有记录以来厄尔尼诺气候现象最强烈的时期之一,所以很多科学家怀疑是厄尔尼诺所致,它使得很多热带地区出现干旱,导致二氧化碳的增速超过平常。这种干旱在2015年底促成了印度尼西亚的大规模火灾,一下子将大量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厄尔尼诺过去也曾经导致二氧化碳迅速增加,尽管不如最近的情况这么剧烈。
然而,科学家们也不能完全确定厄尔尼诺就是罪魁祸首。因为它无法解释为什么二氧化碳的高增长率会持续到2017年,毕竟厄尔尼诺现象在去年年初就消停了。
科学家们说,他们之所以无法确定,不仅仅是因为在科学上有难度,也是因为社会没能投入兴建起一个合乎需要的监测系统,以跟上人类给地球带来的深刻变化。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简称NOAA)温室气体监测部门的负责人皮耶特·坦斯(Pieter Tans)表示:“与人们对政府浪费资金的普遍误解相反,我们的监测网络真的很缺钱。”
改善监测网络是科学上的需要,虽然最近的事件让这一点变得很清楚,但情况却可能会变得更糟,而不是趋好。特朗普政府把美国的科学机构当作了削减资金的目标,跟踪温室气体的带头机构NOAA就是其中之一。
据估计,人类活动每年向空气中排放近400亿吨的二氧化碳,全球碳计划的卡纳德利说这个数字“很惊人”。自工业革命以来,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了约43%。
2015年9月,从印度尼西亚吹来的烟雾缭绕着新加坡港口。
2015年9月,从印度尼西亚吹来的烟雾缭绕着新加坡港口。 Wong Maye-E/Associated Press
而这反过来又导致地球温度上升了大约2华氏度,对于整个星球的表面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鉴于在过去三年中,全球人类活动产生的排放量似乎已经稳定下来,近期二氧化碳增长带来的不确定性就更加严重了。排放量变得稳定主要是因为全球最大的污染国中国的形势发生了变化,该国不仅经济增长有所放缓,而且减排意识也在提高。
广告
北京中科院教授王毅说:“我估计我们差不多要达到排放的峰值了,就算还会有进一步增长,也不会增加多少。”王毅也是全国性的立法机关成员,在气候政策上为政府提供建议。
在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污染国美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也相对平稳,但特朗普已经开始撤销奥巴马总统的气候政策,导致未来几年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的可能性增加。
坦斯说,如果全球排放量在当前的水平居高不下,世界也仍然会面临巨大麻烦。
他说:“如果排放量在未来20年内保持平稳,这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称为是个成就,但对于气候问题来说却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