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周三,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终于宣布,正式撤回引发了整个夏天抗议的争议性引渡法案,同时还宣布了其他几项主要是象征性的措施。但是对于这座面临危机的城市,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很多人都在怀疑她究竟是在为谁的利益服务,正如她早些时候坚决拒绝向抗议者做出任何让步一样,这一次的让步姿态如此之小、来得如此之晚,只是证实了我们的怀疑。
比起她刚刚公开宣布的内容,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她最近在私下里发表的声明。上周,在警方加大对抗议者的镇压力度之际,林郑月娥会见了一群享有特权的商界人士,私下里对他们说,“如果有选择的话”,她会辞职。她的谈话被偷录下来,于周一泄露、曝光。周二,她告诉记者,她从未向北京递交过辞呈,也没有考虑过这么做。
也许她认为自己在上周的闭门会议上表现出了更温柔的一面——如果你愿意,可以说是她人性化的一面——但她的表演很差劲,既有老练的懊悔,也有统治阶级典型的冷漠。还不止这些。
广告
现在没有时间自怜,她说,但是她继续哀叹,不时语音哽咽,说她不再敢出去购物或者去做头发,害怕遇到成群身穿黑色T恤、戴着黑色面罩的年轻人(黑色是抗议者喜欢的颜色)。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数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这些天来已经走上街头,殴打抗议者和无辜旁观者的头部;打掉他们的牙齿逮捕一名年轻女子,扯下她的内衣故意用靴子压住抗议者的手。特首不能去理发了?真是大事。
“作为特首给香港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是不可原谅的,”林郑月娥在录音中说。没错。特别是因为“大破坏”还只是林郑月娥所作所为的委婉说法。她破坏了宪法保障和政治自由。她将曾经的专业警察队伍政治化,并将其变成一种压迫工具,在北京的要求下采取行动。她给了警察前所未有的权力,可以在医院里逮捕和欺侮病人,还可以用错误的方式对待——这一次我也用委婉的说法——前线的抗议者和记者。北京曾承诺以特殊体系治理香港,使其至少在2047年之前与大陆保持区别,但这一体系已被彻底践踏。
然而,林郑月娥“请求你们的原谅”,却是对一小群商人说的——他们想必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一群人。可是原谅什么呢?原谅她允许抗议者令机场关闭几天?原谅她在依然高企、让开发商长期以来如此富有的房地产市场上制造了一点小小的震荡?原谅她让香港恒生指数自5月份以来下跌了约5000点?原谅她伤害了这座城市的大企业家族?
林郑月娥尚未恰当地请求香港人的原谅。(今年6月,她说,“我向全体香港市民致以最诚挚的歉意”,但随后又断然拒绝了他们的任何要求。)在与这些企业家的谈话中,她几乎逐字逐句地背诵了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即以行政长官的身份,她必须服务于两个主人:北京的中央政府和香港人民。事实上,她似乎只服务于北京和香港的一小群企业精英。
不过,其他商界人士对林郑月娥的不妥协态度没有多少耐心。香港总商会在7月底尖锐地要求她对抗议者做出重大让步。
最后,在周三,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法案,这是抗议者的五项要求之一。这对她来说是荒谬的,她坚持了整个夏天,而抗议者们受到催泪瓦斯袭击、受伤,受到警察的残酷对待,城市的很多人支持他们,数十万人参加游行。到了这个阶段,做什么都是不够的,除了让政府承认抗议者的第五个也是最广泛的要求——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的真正普选。一些抗议者已经在网上论坛连登(LIHKG)上宣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广告
无论抗议者接下来对周三的声明做何反应,无论政府随后如何跟进,林郑月娥上周与一些商界人士的闭门谈话,暗示了中期内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她说,她从北京方面得到了明确的暗示,无论香港街头发生什么,中国都不会出动人民解放军;中国政府不想冒险损害自己的“国际形象”,因为它“不仅是一个巨大经济体,而且是一个负责任的巨大经济体”。显然,冷酷的算计中存在着并非有意的仁慈。
但是,用林郑的话来说,这也意味着北京当局“愿意做长远打算”,“所以不会有短期的解决方案”。换句话说:中国的策略基本上是打消耗战,尽可能少让步,同时期望香港政府和当地警察能比抗议者坚持更长时间,尽管这可能给香港带来巨大损失。
“你会失去旅游、经济,你会失去IPO等等,但这是没有办法的,”林郑月娥向这群商界人士发出警告。然后,她也试图进行安抚:“但在一切都平息之后,国家会提供帮助,或许会采取积极措施,尤其是在大湾区。”
然而商人们会坐以待毙吗,尤其考虑到,香港是这样一个以敏捷行动、赚快钱为最高商业美德的地方?反对运动并不蠢:它试图延长冲突,希望让经济元气大伤,这样商界就会出来呼吁全面的政治解决方案。
周二,一个支持独立的无名团体发表声明,称自己活跃在抗议活动的前线,并对上个周末刺伤一名未当值警员负责(这里是粤语原文,这里是英文摘要)这份文件批评了抵抗运动中所谓的“勇武派”,认为他们的做法人力成本太高:已有近1000名抗议者被捕。但它也指出,这场运动中所谓“和理非派”的财务成本太高: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在西方媒体投放政治广告。因此,这个无名组织提出了一个更具持续性的战略:一项低成本、高风险的努力,把暴力目标明确锁定在警察个人身上。它认为,这可能会迅速挫伤警队士气,尤其是许多人加入警队图的是工作保障和高薪。
广告
即使在抗议者当中,对网上这份宣言的第一反应也是矛盾的。这种极端的做法,会得到主流的抵抗运动容忍,甚至默许吗?
也许吧,尤其是考虑到勇武派对愈演愈烈的警察暴行的反应,这在三个月前还难以想像,现在不仅获得接受,甚至有时还会被庆祝。在香港玩消耗战的,不只是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