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香港——“要烧死我们,我们同归于尽,”电影《饥饿游戏:嘲笑鸟》(The Hunger Games: Mockingjay)中的著名台词,在持续整个夏天的香港抗议活动中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它代表了数十万抗议者释放出来的精神。正如许多评论人士指出的,这场没有领导者的大规模抵抗运动,是与北京的中共威权统治展开的一场关键性前沿斗争。面对来自国内和全球的压力,尤其是来自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的压力,中国共产党显然开始沉不住气了。上周五,它对香港主要活动人士和政界人士实施了一轮抓捕,这可能预示着一场更广泛的打击行动即将展开。
那天早上,我们当中的黄之锋正往地铁站走的时候,几名香港警察抓住他,把他推进一辆车。他于6月21日因三项与警察总部外的抗议活动有关的指控被捕在周五接下来的时间里,更多的活动人士被逮捕,其中包括两名温和派亲民主议员和一名香港独立倡导者。他们面临的指控包括暴乱和袭警,煽动和参加未经授权的集会,破坏财产和非法进入立法会大楼。
就在中国当局试图恐吓抗议者的同时,他们也在利用自己庞大的宣传机器,试图让中国公众相信,外国特工和本地的同谋正在香港煽动骚乱,希望制造混乱。
香港的自由正在受到侵蚀,周五的逮捕标志着这个快速发展的故事又进入一个新阶段。但周六的抗议活动也是如此:数万人不顾警方在那天对所有集会下达的禁令,再次走上街头争取自己的权利,勇敢地面对逮捕、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香港人民不会被中共吓倒。
2018年,香港终审法院外,黄之锋(左)和周永康(中)在接受采访。
2018年,香港终审法院外,黄之锋(左)和周永康(中)在接受采访。 Alex Hofford/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就在五年前的同一天,中共宣布,将对香港特首的提名和选举方式施加更多控制,从而粉碎了香港人追求选举自由的梦想。“雨伞运动”就是因这个决定而爆发的。今年夏天的抗议运动,则是因为香港政府企图迅速通过一项法案,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应中国的要求引渡到中国——该法案将宣告本应维持至2047年的香港半自治“一国两制”原则死亡。
最近的报道表明,几周前,中国官员——很可能包括习近平主席本人——拒绝了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安抚抗议者的提议。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在中共指示下,林郑月娥对示威者的态度变得更加强硬,断然拒绝了他们提出的全部五项要求,包括改革选举制度,以及任命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今年夏天警方的暴力行动。就在上周,她甚至更进一步,建议政府可以启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相当于实施戒严。
广告
对,香港当前的大规模运动就是“内乱”(civil unrest)——但乱的是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抗议者只是在捍卫他们所热爱的城市,一座自由、平等与人民尊严的灯塔。过去几个月来,青年学子、中年职业人士和老年人团结到一起,敢于拒绝日渐强盛的中华帝国。我们的广大市民置个人的未来安危于不顾,勇敢面对警棍、催泪瓦斯、橡胶子弹,甚至三合会成员的袭击。周六他们再一次奋起反抗。
香港警方一再滥用职权,包括在街头过度使用暴力,据报道还包括重伤急救志愿者性骚扰被捕女性抗议者殴打其他在押人员。当局还在恐吓大型的商家。
呼吸着向他们射来的有毒空气,香港的年轻人正在迅速成熟。许多青少年用自己的零用钱购买防护面罩——他们的信念也随之加强。老一辈在乞求警察放下他们的手枪和警棍,职业人士则在为运动捐款。
匡扶香港的正义也是外界的责任,取决于它对抗中共控制的中国的意志。各国领导人不能再将他们对中国和平崛起(以及这个国家或许终将变得民主)的祈愿,与今日中共独裁下的现实混为一谈。任何维护北京中共独裁的行为或政策,都是对这个独裁政权所迫害和压制的人民的侵犯——无论在西藏、新疆、香港还是中国大陆。
当英国于1997年将香港控制权移交给中国时,一些人以为,当时的殖民地——欧洲帝国的战利品——将从枷锁中解脱出来,但将香港交还给一个复兴中的帝国,只是预言了它再度被殖民的命运。如若中国在1997年已经是民主国家,那么移交将不会产生争议。实际情况是,它将数百万香港居民变成了自己城市的难民,屈服于北京共产主义专政之下。
许多香港人是逃离大陆的人或他们的后代,他们希望躲避的这个政权,在几十年前令千千万万国民饱受饥荒之苦,又在1989年屠杀学生,此后一直在不间断地迫害政治异见人士。如今,这个政权在向民众传播断章取义的信息和虚假宣传,所谓“假新闻”,以煽动大陆的民族主义情绪。
广告
一些反对美国干预主义的人士,可能会对中国心生同情,认为它是一个受西方强国霸凌的发展中国家,这我们可以理解。但请倾听香港人民的心声:共产主义中国,并不是比你们憎恶或反对的干预主义更好的选项——这个令人不适的真相,是全世界需要去反思的。
香港的大规模反抗运动是一场中国政府合法性的危机。这场反抗也是在呼吁世界其他地区支持我们为尊严、平等和自由所做的奋战。这些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的、出现在城市大街小巷的抗议者,可是在面对一个极端强大的共产主义暨法西斯主义政权。
9月,这场抗争将获得更大的力量。我们知道10月1日,中国政府想要隆重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它想要改写人民的记忆,将历史拉到自己一边。但香港人不会不加抗争任由它去庆祝。
与此同时,美国领导人应就一项名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的立法进行表决,该法将授权美国总统对干预香港事务的中国官员进行惩罚。它还将允许美国收回香港所享有的、有别于大陆的特殊经济待遇。
如果美国国会通过这项法案,将是对其他沉默的香港盟友以及中国独裁者发出的坚定信号。香港的时间所剩无多。决定我们未来的时刻就在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