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香港——这个充满政治冲突的香港不眠之夏,时间过得很慢,似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提起1989年的北京,另一群民主抗议者被镇压的事件。在推特上令人透不过气的帖子里,人们分享近在香港边境另一侧的中国军队演习的照片,述说或暗示着这里的抗议运动终点将近。但谁知道那些照片究竟是在哪里或何时拍摄的,或者它们被公之于众的目的是什么。
在其他社交网络上,朋友和联络人们则在为在他们看来不可避免的下一步暴力升级而嗟叹着:中国军队踏上香港土地,掀起一场血洗。他们这么做带着一种古怪、置身事外的悲观意味——一面担心并希望被证明是错的,一面又渴望看到又一场历史性灾难的发生,以便标榜自己的准确预测。
天安门事件留下久久不能磨灭的印记,决定了我们会如何看待香港持续数周的抗议,这本可以理解,甚至也无可避免。1989年的示威活动之初,也是年轻抗议者带着创意与机智走上街头,要求政治改革和民主。今日的香港尽管有自己的政府,但实际上处于30年前对自己的公民使用军队和坦克的同一个中共控制之下。
天安门广场的镇压事件发生在互联网之前,那或许是第一场在全世界进行电视直播的国家策动屠杀。它在集体记忆铭刻下很多标志性画面——固执地站在坦克前的年轻男子,被朋友举起、光着上身对黑色的天空挥舞着胜利手势的男孩。镇压行动说明,中国的极权政府为保证它的权力愿意做到什么地步——它甚至不惜毁灭它自己的年轻人,无论他们多么坚定、勇敢与正确。
1989年6月5日的一个著名画面,一名中国男子独自一人拦阻天安门广场的一列坦克。
1989年6月5日的一个著名画面,一名中国男子独自一人拦阻天安门广场的一列坦克。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我有时也很难避免将那一刻和现在相比较:1989年我是北京的一名学生目睹了6月初发生的屠杀。像今天的这里一样,持续数周的示威活动中,有希望和局部的胜利,也有绝望和痛苦。当坦克在6月3日至4日夜间隆隆驶入,我被寝室窗外高喊的人群猛地惊醒。我进入人群,看到一车车死者和伤员被拉到大学医院。很多旁观者和我一样穿着睡衣,冲着军人大喊,他们的罪恶永远不会得到宽恕。创伤无疑无法忘怀:我认识的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无一不怀着揪心的忧虑,唯恐反对北京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只能以流血告终。
但要分析当前香港的局势,天安门不是一个有用的棱镜。它可能会对观察者造成几近既定的误导,使他们乃至参与者以为永远无法避免暴力。并且它可能会让我们注意不到此时此刻已经发生的事的意义所在。
广告
不仅今天的香港不是1989年的北京,整个中国也不再是那个时候的中国。重要的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不再是一个跌跌撞撞走出几十年政治动荡的笨拙新手;它已成为一个领导力量,完全融入了世界经济。中国共产党仍然拥有全部的政治控制权,仍然通过镇压来平息或阻止异见。但如今,虽然它已更加肆无忌惮,一场针对平民的血洗也会给它带来更多损失——比如令人们不再相信其制度可以成为西方民主政体的可行政治替代品
北京不需要承担任何这样的风险。要想让中国或香港的民众屈服于它的意志,中国拥有的武器远比使用蛮力要多得多。是的,它确实已经传播了展示中国军队实力的照片视频。但中国政府也可以通过简单的胁迫或立法来镇压异见人士——或许很快,由于复杂的高科技控制体系,香港也会像中国大陆一样压制异见人士。中国政府还鼓励狂热的民族主义,这样它就可以利用民众愤怒来对付某个企业某个国家。它可以不流血就制造受害者。
如果沉迷于天安门事件在香港重演的前景,我们还有可能忽视当前危机所揭示的东西——包括中国如何真正处理它与世界其它地区的关系。它如何处理自己签署的协议,比如1984年与英国的联合声明,该声明旨在确保1997年英国移交香港后,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和司法独立,至少持续到2047年。还有中国如何处理与香港达成的许多协议,包括承诺实行普选的香港小宪法。中国没有信守自己的承诺。
去年,中国共产党庆祝了“改革开放”40周年,但在香港,它却没有展现出这样的姿态。经过11周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北京仍然拒绝与示威者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也拒绝直接或通过该市领导人林郑月娥解决他们的任何诉求。尽管它本可以做出一些小小的让步,并称之为自己在外交和现实政治中取得的胜利——比如彻底撤销引发危机的引渡法案,或者成立一个调查警察暴力的委员会,但它没有这样做。相反,它猛烈抨击,指责一些抗议者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一些抗议者是“黑手”或者是台湾派来的还有更多的抗议者被指责不爱国。它的回应是蔑视谴责政治宣传
中国政府还在发出越来越多含义不明的威胁:在上周抗议者占领机场后,中国政府称他们为“恐怖分子”。但这些说法不仅预示着一场强有力的摊牌即将到来,还揭示出北京与许多香港人之间的巨大分歧。展现毫不妥协的权威这一套对大陆的民族主义者很有效,但只会进一步疏远香港人,令他们为香港争取更多民主的决心更加坚定。
因此,先把天安门事件放在一边,想一想此刻在香港发生的事情真正揭示了什么:中国的政治领导人仍然无法理解思想自由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