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我很高兴看到中美贸易谈判代表重启谈判的消息推动股市上涨,而且我也很高兴看到特朗普总统眨了眨眼,取消了计划征收的部分关税。
但不要被骗了。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仍在为谁是当今全球经济中真正的“大佬”争得你死我活。双方不仅不顾一切地想要“赢”,而且希望是他人眼里的赢家,而不是在社交媒体上受到竞争对手或批评者的嘲弄。
正是因为两个领导人都觉得自己承受不起那样的命运,所以他们都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习近平基本上认为没有什么是必须要改变的——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他的意志力保持不变。特朗普基本上认为一切都必须改变——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他的意志力来改变。
广告
我们其他人只是随大流的芸芸众生。
让我们来看看两人算计的对与错。特朗普认为,美国不应该继续容忍中国系统性贸易滥用的行为,包括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性的技术转让、巨额政府补贴,以及美国企业在中国的非互惠待遇,而现在中国在技术上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是一个正在崛起的中等收入国家。这是对的部分。
但修补这个问题似乎不是特朗普的唯一目标,甚至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令他耿耿于怀的,是中国对美国持续性的贸易顺差,尽管经济学家反复告诉他,这些不仅仅是中国的贸易壁垒所致。它们主要是受美国的财政政策、利率和美国的支出大于产出并进口差额所推动。
因为不明就里,特朗普从来没有讲清楚在他看来,何为与中国贸易战的“胜利”,这场贸易战是他发起的,并曾经宣称可以“轻易”获胜。我们究竟是寻求美国在华企业得以享受互惠待遇(这应该是目标),还是消除对华贸易逆差?要实现第一个目标,意味着在中国要做大量工作,而实现第二个目标,就意味着在美国国内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让我们假设目标是第一个。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关税或与盟友的通力合作。特朗普选择对中国超过5000亿美元的对美出口商品征收关税,并且是单打独斗,完全没有他国的参与,而且辩称对中国只能来硬的。
在我看来,特朗普去年首批对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的关税,就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它们专注于保护美国的关键行业——从微芯片到机器人到机床,这些都是21世纪经济的基础,出于国家安全原因,美国不希望看到它们完全转移到中国。
广告
但除此之外,单纯依靠关税是不对的。关税对美国消费者和农民的伤害,并不亚于对中国制造商的伤害,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眨眼了,关税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正如香港知名投资者、《走出戈壁》(Out of the Gobi)一书作者单伟建向我指出的,2010年,中国推出了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它的微处理器是由美国制造的。
然而,2015年,奥巴马政府拒绝发给英特尔向中国四家超级计算机实验室销售微处理器芯片的许可,因为它们为中国军方研发技术。
因此,单伟建指出,第二年,中国推出了一款完全由国产微处理器驱动的新型超级计算机。 “截至2018年,中国拥有全球500台最快超级计算机中的206台,在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上居于首位,”单伟建说,“美国以124台位居第二。”
华为上周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将用于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
华为上周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将用于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最近,特朗普限制了美国软硬件公司向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销售产品的能力。因此,继三星和苹果之后,全球第三大手机制造商华为上周宣布将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今天它还不会太好。但是过几年呢?
我怀疑中国领导人现在正在起草一份先进工业产品清单,他们再也不会让自己依赖美国了。这样做的长期后果是什么?
广告
还有一种方式:特朗普应该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它能让太平洋地区除中国外最大的12个经济体联合起来,遵循美国设计的全球贸易规则。然后,他应该团结和中国之间有着同样贸易问题的欧盟国家,让它们站在我们这一边。然后他应该告诉中国人,我们想在公众的视线之外就一套新的互惠贸易安排展开谈判:无论中国企业在TPP和欧盟市场获得什么样的准入待遇,我们在中国也将获得同样的待遇。
特朗普不应该把这些描述成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看看谁的狭隘利益能占上风;而是应该把它描述为世界和中国之间的竞争,看看哪些全球规则会占上风。
(真正疯狂的是,特朗普没有向世界解释,他的团队实际上一直在要求中国修改法律,把一些最严重的贸易滥用行为定为非法,这实际上会让与中国进行贸易的所有国家受益。)
我们想要一个由共同规则团结在一起的世界,而不是由中美之间新的数字柏林墙分割的世界。如果这个世界出现分裂,也应该是因为整个世界明白了中国不会遵守那些共有的规则,而不仅仅是因为中国拒绝服从美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沉迷于成为他人眼中的赢家、在国内受到关注的总统。
在很多方面,特朗普的单干政策让习近平更容易掩盖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人真正了解中国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首先,习近平的团队表示愿意向特朗普做出让步,然后在5月又撤回了所有让步。
习近平面临着一个真正的困境。今天的中国比30年前开放得多,但比5年前封闭得多。这是因为习近平一直在加强对中国共产党的控制,并且让自己成为终身主席。
广告
但这些举措与中国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所需要的东西背道而驰。实现这样的迈进需要更多的创新性、灵活性和开放性——无论是对思想、对人、还是对贸易。我不认为中国找到了一个神奇的配方,可以让政治压迫、国家对大部分经济部门的控制和创新长期协同发挥作用。
特朗普认为他可以在没有盟友的情况下得到他需要的所有改变。习近平认为他可以让一切保持原状——无论是在国内、在美国还是在香港——而不做任何改变。我认为他们都错了。
但我宁愿当特朗普,也不愿当习近平。特朗普可以迅速撤退、妥协、改变,并且声称任何事情都是一场胜利。这些我们在周二已经看过了。如果习近平放弃共产党对经济和对香港的控制,他的整个体系就会瓦解。正因如此,这个时刻如此复杂,充满危险。
到了某个地步,越多的事物出现改变,它们就越不可能保持原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