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随着香港政府因大规模抗议活动而陷入瘫痪,曾经难以想象的北京武力干预,如今可能性越来越大。
过去一周,中国政府非但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反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它展示出来。抗议者最初被斥为暴徒,但现在被中国官员重新贴上了罪犯和恐怖分子的标签。中国官方媒体播放了防暴警察在香港与深圳边境集结的威胁画面,该部队接受人民解放军指挥。
可以肯定的是,针对抗议者的威胁是为了确保北京不必实施这些威胁。通过展示愤怒和火力,中国领导人希望抗议者知难而退。
广告
但北京对香港的长期管理,以及中国自身政治的内在逻辑,意味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执政的共产党几乎没有什么其他选项可以平息冲突,尽管他们很可能希望使用其他选项。
不必提醒北京它正在走向什么样的灾难性道路。1989年,中国动用武力清除北京市中心和其他城市的示威者,几十年来,该事件的余波一直在中国精英政界和军方以及海外产生影响。在海外,这场镇压行动一直被视为共产党专制统治的象征。
从那时起,中国对如何更好地管理国内抗议有了更多认识。训练有素的准军事部队——人民武装警察,如今在处理本地骚乱中发挥主导作用。在武警帮助下,当局的首要任务是在骚乱蔓延之前,用最少的暴力驱散示威活动和抗议者。
最重要的是,宣传部门的指示严格管理着中国国内媒体对抗议活动的报道,以确保在一个地方发泄的不满不会蔓延到全国,并且形成一股势头。
然而,香港的抗议活动并未得到遏制。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拥有活跃的中英文媒体、大批国际记者、喧闹的公民社会、畅通无阻的互联网(至少目前如此),以及数万名用手机记录事件的公民记者。
香港的反抗不会因为监禁几名学生而平息。它无论如何都会一直继续下去。尽管中国大陆的抗议管理手段行之有效,但在香港却行不通。
共产党最初下令中国媒体完全不要报道抗议活动。然而,在过去的一周里,它放弃了这种做法,开始向自己的公民宣传,香港的反华活动人士是如何与中央情报局等恶意外国势力联手的。
广告
官方媒体还用威胁的口吻将这些抗议活动和“颜色革命”相提并论。“颜色革命”是一个统称,指本世纪初发生的推翻前苏联部分地区和巴尔干地区许多政府的抗议活动,10年后,这样的革命又推翻了中东的许多政府。
共产党官员被迫研究这些动乱的历史,以及外国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如何操纵这些动乱,以推翻对其不友好的政权。换句话说,在中共眼中,“颜色革命”就是政权更迭的同义词,这一次轮到了中国大陆,必须在疾病传播之前加以扑灭。
通过将抗议活动描绘成践踏中国主权的“颜色革命”,这个共产党国家可能已经做好准备,以任何冷静的评估都不会建议的方式采取行动。
最近几个月来,习近平在同美国的贸易战中转向强硬立场,他精明地预见到政治局中的民族主义反弹,反对在许多人看来自不量力的特朗普政府。在中国,没有哪个领导人敢于放弃民族主义的制高点,也没有哪个领导人敢于在同外国掠夺者的斗争中有所动摇。
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香港。根据中国政府自己的宣传,北京不仅在打击香港年轻的冲动分子,也在打击操纵他们的外国人。
习近平的权力和地位依然可以决定在香港的路线。但风险在于,植根于贸易争端中的民族主义动力,现在可能也会迫使他在香港采取行动。许多大陆人对香港的极度蔑视,只会加剧这种情绪,他们认为,香港是一块备受纵容的飞地。
广告
在党内的政治权衡中,对抗议者的轻蔑和冒犯加以惩罚的必要性,到一定时候会超过干预的不利后果。
很难说突破点会在哪里。抗议者本周控制了香港机场,似乎暂时让危机达到了顶点。但中国高层政治的神秘性使得领导人下一步的行动难以预测。中国不能像1989年那样派出坦克。由于香港地势起伏,即使想使用坦克也做不到。但北京可以派遣防暴警察与其香港警方合作。
只有习近平才能授权向抗议者伸出橄榄枝。然而,即使是很小的让步,也会显得像是屈服。
对于一个人们心目的全权领袖——他被称为“万能主席”——这可能是无法想象的。习近平的手中没有招安这个选项,他可能不得不诉诸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