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如果你觉得美中贸易争端很容易解决,那你是完全没有关注这件事。它比你想象的要深入得多,也危险得多。
如果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不能尽快找到化解危机的办法,我们就会走到我们正在走向的地方——打破全球化体系。过去70年,全球化给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与繁荣。而我们将用数字柏林墙来取代它,还有一个双互联网、双技术的世界:一个由中国主导,另一个由美国主导。
这将是一个稳定和繁荣程度都下降的世界。在它成为一列受两国民粹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驱使、被社交媒体放大的失控火车之前,特朗普和习近平应该放下一切,坐下来解决这个危机。
广告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是两件事融合在一起造成的:第一,美中贸易的特点发生了变化——它变得更“深”了;第二,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都做得过火,把对方吓坏了。
我说贸易问题变得更加“深”是什么意思?在最初的三十年里,美中贸易可以概括为美国从中国购买T恤、网球鞋和玩具,中国从美国购买大豆和波音飞机。只要是这样,我们不关心中国政府是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威权主义、自由意志主义还是素食主义。
但在过去10年里,中国已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和技术强国。它还公布了一项名为“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习近平希望通过它来放弃出售T恤、网球鞋和玩具,转而为世界生产和销售美国和欧洲出售的那种高科技工具——智能手机、人工智能系统、5G基础设施、电动汽车和机器人。
我欢迎中国成为这些领域的竞争对手。这将加速创新,压低价格。但这些都是我所认为的“深入技术”——它们会真切地嵌入你的房子、你的基础设施、你的工厂和你的社区。和那些非智能玩具不一样,它们都有双重用途。也就是说,它们有可能被中国利用,带着情报目的或其他恶意目的进入我们的社会。而且一旦被植入就很难移除。
我们不应该夸大这一威胁——每个人都在监视每个地方的每个人。但我们同中国的关系与我们在冷战时期同苏联的关系大不相同。我们同俄罗斯在经济和技术上并不相互依赖。但我们和中国却是彼此依赖的。既然中国能够像苹果公司深入中国一样深入美国,我们价值观的差异——中国是一个不透明的共产主义社会,而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透明的民主社会——开始变得重要起来。
当你在交易深度技术时,“信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如果没有更高层次的信任和共同的价值观,我们就无法大规模地做买卖,相互购买这些深层次的技术。所以特朗普禁止中国5G制造商华为在美国做事。
广告
但是等等!华为手机运行什么操作系统?是谷歌的安卓!如果我们阻止谷歌与华为做生意,华为就可以转而生产自己的操作系统,这个系统不具备谷歌所有的安全功能。问题是很复杂的。
我们发生贸易战的另一个原因是习近平和特朗普都做过头了。
从五六年前开始,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开始改变自己的论调。他们的老调子是中国迫使他们转移技术、窃取他们的技术,并且要求他们遵守和中国企业在美国不同的规则。但当美国政府问他们,是否要对北京进行干预,他们通常会说:“不,别捣乱。我们还在这儿赚钱呢。”现在不同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抱怨说,他们的中国市场准入受到限制,而他们的中国竞争对手在中国受保护的市场中不断扩大规模和实力,然后在全球范围内与这些美国公司竞争(参见华为)。在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之下,政府将提供巨大的补贴、贷款和投资基金,中国企业可能会超过他们的外国竞争对手。
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国希望将出口从玩具和服装转向高科技工具。
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国希望将出口从玩具和服装转向高科技工具。 Aly Song/Reuters
总得有人来制止。特朗普就是这么做的,他这么做是对的。
但是他用一种极其愚蠢的方式!
广告
正如本专栏所指出的,特朗普应该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自由贸易协定,让除中国以外的太平洋所有主要经济体围绕美国的贸易价值观、规范、利益和标准达成一致,并降低对美国产品的数千项关税。相反,特朗普撕毁了TPP。
此外,特朗普本应把所有欧盟国家团结到我们这一边,他们同中国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贸易问题。相反,特朗普却用钢铁及其他商品关税打击他们,就像他对待中国那样。
另外,特朗普本应告诉习近平,我们和我们的太平洋及欧洲伙伴想要就建立新的贸易体制,与他进行“秘密”谈判,这样大家都不会颜面有损。但在这一秘密谈判中,将采取“世界而非中国的贸易标准和价值观。”
相反,特朗普单独采取了行动——让事情变成了美国独自对阵中国。如果事事皆“美国优先”,别人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于是我们的影响力变小,又在没有盟友的情况下,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战,并且我们还把它变成了一个民族自豪感的问题——谁会先丢面子:习近平还是特朗普?这让问题更难解决。同样地,特朗普的直觉核心是对的,但试图用一份完美协议,去解决几十年累积下来的整个美中贸易问题,对于动作迟缓的中国体制,一下子解决起来未免变化过大。
但习近平也有过错。他违反国际法,在南海占领岛屿以恐吓邻国。他宣布计划在2025年主宰各个新技术产业以恐吓西方,同时保持和过去30年同样的贸易限制措施,也就是在中国还只是卖给我们T恤、玩具和网球鞋的时候。他的谈判代表初期曾明确表示,愿意放弃一些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但5月份却突然反悔。
华为位于中国东莞的手机工厂的装配线。许多美国公司与华为密切合作,禁止华为进入美国因此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华为位于中国东莞的手机工厂的装配线。许多美国公司与华为密切合作,禁止华为进入美国因此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Qilai Shen/Bloomberg
原因何在?是因为国有企业害怕在没有政府的帮助下竞争,给了习近平太多阻挠?是因为去年我主张中国必须改变贸易做法时,一位中国高级官员告诉我的:“你们美国人动手晚了。我们已经太大了”?还是因为,习近平发现本国体制太难改变?我们不得而知。
是否有出路?换作我是特朗普,我会推迟最近对3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10%的关税,以换取中国收回对美国农业部门最近的打击举措,然后给出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主席麦健陆(James McGregor)的一项提议。
广告
“旧的贸易体制是基于美国是富国、中国是穷国的理念,因此,中国有权享有某些有利条件,以及对其不当行为的宽容,”麦健陆解释称。“我们应当跟中国人说:‘你们现在和我们经济平等。’给他们这样的尊严。然后告诉他们,我们想在完全对等的基础上重启这些谈判。我们对彼此的经济体,应采用同样的准入规则。”
如果中国不想在其经济的某些领域给予美国平等的准入,那么它的企业在美国也不享有这样的准入,反之亦然。“但向前看的话,目标应当是尽可能给予平等准入——在两个平等大国之间进行协商,”麦健陆又说。中国允许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应该允许中国做什么。中国不允许我们做什么,我们也不应该允许中国做什么。所有偏离标准的特殊情况都可以协商。
如果有人有更好的主意,请拿出来说说,因为如果双方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我们所知的那个世界将发生改变。你可能不喜欢曾经的局面,但你肯定不会喜欢未来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