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2003年,记者薇琪·沃德(Vicky Ward)为《名利场》(Vanity Fair)撰写了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人物特写这位金融家周一被指控性虐待和贩卖未成年少女。文章把他描绘成一个神秘莫测的杰·盖茨比(Jay Gatsby)式人物,一个出身布鲁克林中产家庭的男孩跻身富豪阶层,尽管没人能搞清楚他是怎么赚到钱的。文章细述了可疑的商业交易,并提到爱泼斯坦身边经常有很多漂亮的年轻女性。但没有提到沃德最重要的发现。
12年后,沃德在《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上写道,在她的报道过程中,据称遭爱泼斯坦侵犯的两姐妹以及她们的母亲曾公开接受她的采访。但沃德写道,就在这篇报道发表前不久,《名利场》主编格雷登·卡特(Graydon Carter)删去了这一段,说爱泼斯坦“对年轻女性很敏感”。(卡特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说,沃德当年的报道不够可靠。)
沃德告诉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她查阅自己16多年前对爱泼斯坦的采访记录。“让我惊讶的是,他的整个社交圈都知道这件事,只是漫不经心地忽略了它,”她指的是爱泼斯坦对少女的嗜好。在赞扬他的魅力、才华和对哈佛大学的慷慨捐赠的同时,她说,那些接受她采访的人“都顺便提到了这些女孩”。
广告
上周六晚,爱泼斯坦在从巴黎起飞的私人飞机上被逮捕。他被指控侵犯和虐待“数十名”未成年女孩,其中一些人年仅14岁,他还与人合谋拐卖这些女性。爱泼斯坦的被捕,是不多见的一桩令左右两派都满意的事,一来是因为正义似乎最终得到了伸张,二来双方都有理由相信,如果爱泼斯坦身败名裂,他可能会拖着一些敌人下水。
双方可能都是对的。爱泼斯坦案首先是关于对无力抵抗的女孩的随意伤害。但这也是一场政治丑闻,虽说并不分党派。它揭示了以男性精英为主的各党派中的深层腐败,以及非常富有的人往往可以逃脱惩罚,哪怕是犯下了最可憎的罪行。如果这是一件虚构作品,那么会因为太过肮脏、太过直白而显得不可信,就像一板一眼的马克思主义者写了一季《真探》(True Detective)。
爱泼斯坦曾与唐纳德·特朗普有来往,后者在2002年对《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说爱泼斯坦是个“很棒的人”,两人相识已有15年。“甚至有人说,他和我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其中许多是比较年轻的,”未来的总统说。2000年,一个在爱泼斯坦的曼哈顿寓所隔壁工作的门房羡慕地告诉一家英国报纸,“我经常看到唐纳德·特朗普,有很多模特来来往往,大都是在晚上。太惊人了。”
1997年,杰弗里·爱泼斯坦和唐纳德·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庄园。
1997年,杰弗里·爱泼斯坦和唐纳德·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庄园。 Davidoff Studios/Getty Images
爱泼斯坦还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打交道,后者曾多次乘坐他的飞机。爱泼斯坦的密友吉斯拉尼·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曾被指是他的皮条客,2010年参加了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的婚礼,此时爱泼斯坦已被曝光许久。爱泼斯坦于周六被捕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女儿克里斯汀·佩洛西(Christine Pelosi)发推声称,“一些我们偏爱的人很可能与此事有关,但我们必须遵循事实,该怎样就怎样。”
爱泼斯坦案的神秘之处在于,为什么两党手握大权的检察官对他都如此宽大。现任特朗普政府劳工部长的亚历山大·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曾是联邦检察官,爱泼斯坦在2007年得到的协议就是他负责的。尽管面临着可判终身监禁的联邦指控,爱泼斯坦却被允许只认了一些较小的州罪,这一安排没有告知本案的受害人。他在一座县监狱服刑13个月,每周有六天时间依照工作释放方案在他的办公室里工作。今年2月,一名法官裁定,阿科斯塔的团队对此案的处理违反了《罪案受害者权利法》(Crime Victims’ Rights Act)。(当然,阿科斯塔仍然保住了他的工作。)
服满刑期后,爱泼斯坦必须登记为性犯罪者。令人费解的是,民主党人小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 Jr.)领导下的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要求法官将爱泼斯坦的性罪犯级别从最严重的三级下调至最低的一级。目瞪口呆的法官拒绝了。“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从没见过检察官办公室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说。
广告
在周一提交的一份拘留备忘录中,联邦检察官概述了上周六晚搜查爱泼斯坦住所时获得的部分证据。其中包括数百张——可能有数千张——有性意味的照片,其中的女孩看上去未成年,此外还有带着“女孩照片裸体”和“年轻的[姓名]和[姓名]”(姓名已做遮盖处理)等手写标签的光盘。
爱泼斯坦不仅被认为保存着这些材料,而且将它们保存在曼哈顿,而不是在——比如说——他的加勒比私人岛屿上,乍看上去,这似乎是惊人的鲁莽。然而,这也许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保护。“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巨大的问号:杰弗里·爱泼斯坦的影响力到底来自何处?”沃德说。如果我们发现了,就能知道我们的统治者到底有多么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