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周四上午写给金正恩的信,并不令人意外似乎终止了他们的核谈判兄弟情。外界对此不应感到意外。但特朗普政府再次令美国的盟友措手不及的做法,进一步削弱了自己的影响力。

在过去一年里,总统屡屡低估在外交上做出真正妥协的重要性。这样的选择似乎与他“要么做笔大的,要么回家”的交易风格不符。特朗普政府急不可耐地想要废弃前几任总统通过谈判达成的“软弱”、“糟糕”的协议,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巴黎气候协议,以及同伊朗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with Iran)。在朝鲜问题上,他在争取更大、更优秀的成果,“一个对世界和平而言非常特殊的时刻。”

但现在,美国可能会两手空空地离开。

尽管像伊朗核协议这样的协议的确存在固有的缺点,但它们也有效地增进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实际上,它们的局限性反映了替代方案的风险、产生影响的整体地缘战略利益,以及美国影响力所受限制的冷静评估。在外交上,所有协议都是不完美的。问题在于有多不完美?代价是什么?除非你能拿出一个更好的选择,否则放弃一份不太完美,但确实能推进一些具体目标的协议是一种危险的行为。“废弃”几乎永远比“替换”简单。

广告

在朝鲜问题上,兴许还有时间避开“要么一切,要么全无”的陷阱。尽管激怒一个脸皮薄的独裁者可能不太好办,但美国现在可能有了机会,把重点放在另一种更可靠的策略上:达成一项即使不能立即消除,也能限制朝鲜核武器和导弹计划的协议,并且无需做出难以接受的让步。是否能达成这样一项交易,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能接受达成不完美协议的艺术。

制定更有效的谈判策略就需要承认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美国在这场谈判中的影响力比它以为的要小。过去几个月里,特朗普政府一再坚称近期无核化是可以实现的。在朝鲜最近的言论和违反承诺的累累前科面前,这个评估完全站不住脚。它和五角大楼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也不符。该报告称金正恩认为核武器至关重要。再怎么一厢情愿,甚至是减少美国制裁,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特朗普政府还需要解决它在该地区的合作伙伴之间的分歧。在该地区,特朗普的前后矛盾削弱了他在谈判中的影响力,并让我们在亚洲的合作伙伴得以更巧妙地朝它们自己的目标努力。

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 -in)多次对特朗普使用奉承的技巧,为的是确保韩国设想的全面和平协议仍在计划中。不管有没有特朗普的参与,文在寅都可能继续采用某种外交表演。

中国永远不会像美国这么急切地希望实现无核化。它反复使用在朝鲜问题上加深合作的可能性诱惑美国,以避免美国在贸易政策上采取更令人担忧的行动——同时又加强与平壤的关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不希望爆发战争,也不希望自己的边境上有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盟友,但是对于大部分介于二者之间且令人不快的可能性,他都是可以忍受的。现在,他已经促使美国“暂停”了贸易战,至少目前是这样。

为了不被击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多次会见特朗普,以确保美国不会达成一项将日本置于危险境地的狭隘协议。

这些不同的利益不容易调解。特朗普政府不应该无视这些分歧,而是需要找到共同利益,以便进行更一致的谈判。否则,亚洲的其他权力中心可能会与朝鲜单独达成协议,那将更不利于美国。

广告

最后,要想设计一个更可行的战略,需要更清晰地分析朝鲜对美国的利益到底有多重要,以及美国愿意做出哪些让步。首要目标是解除洲际弹道导弹的威胁,还是减少朝鲜的核储备?美国愿意接受多大的风险?特朗普政府必须回答这些问题,以确保美国不会放弃得太多——比如突然减少它在亚洲的军事存在或削弱它的盟友——而没有从朝鲜获得任何实质性回报。

继续执行特朗普决不让步的策略增加了在其他方面犯下战略错误的风险。美国痴迷于朝鲜问题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做好准备,应对其他更重要的挑战,比如中国在台湾和南海不断升级的自信。美国可能会在机会出现时错过它,比如上周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历史性选举,它是民主战胜腐败的惊人胜利,但它几乎没有引起美国的任何关注。

如果过去六周与朝鲜在外交上的快速接触让人看清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场游戏中的所有其他人都有一个明确的策略,而且把自己有限的手段发挥到了极致。而特朗普政府表现出来的只有姿态、趾高气扬,以及一封史无前例的分手信。它缺乏一个可行的策略。希望特朗普能抓住这个机会找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