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实际上,我曾非常担忧自己没有躯体,不过现在,我真的爱上了这一点......如此一来,我就不会像人那样,被塞进一具注定要死去的躯体里,为时间和空间所牵绊。——《她》(Her)里面的萨曼莎(Samantha)。
斯派克·琼斯(Spike Jonze)导演的电影《她》的场景被设定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探索了电脑程序萨曼莎和人类西奥多·通布利(Theodore Twombly)之间的浪漫关系。虽然萨曼莎不是人类,她却能感觉到心碎的阵痛、对躯体时断时续的渴望和对自己的进化所产生的费解。她有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有着完整的体验和知觉。
《她》提出了两个长期困扰哲学家的问题。像萨曼莎这样的非生物有产生意识的能力吗——如果不提现实中的情况,那么它们在理论上有这种能力吗?如果有,这是否意味着,有朝一日,人类能把自己的意识上传给电脑,也许还能加入萨曼莎的行列,远离“一具注定要死去的躯体”?
这不只是揣测。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The 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 at Oxford University)发布了一份报告,阐述了向机器上传意识的技术要求。美国国防部下属的一个机构资助了一个名为Synapse的项目,该项目正在设法研发一台从形态到功能都类似于人脑的电脑。未来学家、现在谷歌(Google)担任工程总监的雷·库日韦尔(Ray Kurzweil)甚至曾讨论过和像“她”那样的人性化人工智能系统建立友谊的潜在优势。他和一些人主张,我们正在迅速接近“技术奇点”,在这个点上,人工智能,即AI,将会超越人类的智能,这将给人类文明和人性带来不可预测的影响。
广告
这一切真的有可能吗?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一些人辩称,唯有生物有机体能产生意识。因此,即使是超级智能的人工智能程序都不可能拥有意识体验。如果这种观点正确,那么无论萨曼莎有多智能,人类和类似于她这样的程序之间的关系,都只能是毫无希望的一厢情愿而已。不仅如此,没有几个人愿意加入萨曼莎的行列,因为向电脑上传你的大脑,会让你丧失意识。
然而,这种观点正在稳步地失去支持者。它的反对者指出,关于大脑的最佳经验理论认为,大脑是一个信息处理系统,大脑的所有思考功能都是计算。如果这种理论是正确的,那么像萨曼莎这样的生物就可以是有意识的,因为它们拥有和我们一样的大脑,会计算的大脑。就像电话和信号烟能传达相同的信息一样,思维既可以来自以硅为基础的酶作用物,也可以来自以碳为基础的酶作用物。事实上,科学家已经发明出了用硅做的人工神经元,它们能与真正的神经元交换信息。神经代码似乎越来越像是一个计算代码了。
你或许会担心,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确定,像萨曼莎这样的程序是有意识的。这个担心与哲学领域长期以来的“他心问题”这个难题类似。问题是,尽管你能知道自己是有意识的,但你无法确切地知道其他人也是有意识的。毕竟,你亲眼看到的行为可能并没有相应地有意识的内容。
面对他心问题时,你只能指出,其他人的大脑结构与你自己的相似,并得出因为你自己是有意识的,所以其他人可能也是有意识的这个结论。面对像萨曼莎这样的高级人工智能程序时,你的处境可能没有太多不同,尤其是如果那个程序的设计就是为了让它能像人脑那样工作。我们可能无法确定人工智能程序真的能感知,但我们也无法确信其他人类能感知。不过,人工智能程序和其他人类似乎都很可能有感觉。
然而,即便未来的萨曼莎们像我们一样拥有内心世界,我怀疑我们还是无法把自己上传到电脑上,和他们一起生活在数字世界里。想知道为什么,试想西奥多想把自己上传到电脑上。此外,再试想,上传(首先)需要对人脑进行极其细致的扫描,这种细致扫描会毁坏原来的人脑,(其次)会创造一个与原来的人脑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一模一样的软件模型。如果西奥多经历了这个过程,他是否能成功地把自己转移到数字世界里去呢?还是正如我怀疑的那样,他只会成功地杀死自己,在电脑里留下他思维的副本——在伤口里撒盐的是,这个副本还会约会他的女友?
普通实体物品会沿着一个连续的途径穿越时空。然而,对西奥多来说,要把自己的思维转移到计算机程序中,他的思维并没有沿着一个持续的轨道。他的大脑会在扫描的过程中被毁,有关他脑部精确构造的信息会被传输给电脑,电脑则可能位于很远的地方。
广告
此外,如果西奥多真的能上传自己的大脑(而不仅仅是复制里面的内容),那么他也可以被下载到其他多台电脑上。假设有五次这样的下载,那么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西奥多呢?很难给出一个不武断的答案。下载下来的会不会都是西奥多?似乎有点匪夷所思,因为一般来说,物体和生物不会同时占据多个位置。更有可能的是,下载下来的没有一个是西奥多,而且他当初根本就没有上传自己。
然而,更糟糕的是,试想扫描这一步没有摧毁西奥多的大脑,因而原来的西奥多活了下来。如果他在扫描的过程中活了下来,凭什么断定他的意识已经被转移到电脑上去了呢?意识应该还在他的大脑里才对。但如果你相信,若大脑未被毁,他的意识就没有被转移,那又凭什么相信,大脑被毁了,他的意识就转移了呢?
这里,我们触及了数字世界的界限。人类与程序之间似乎有一个绝对分界:人类无法将自己上传到数字世界去;他们只能上传自己的副本——这些副本本身可以是有意识的生命体。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应该放弃上传计划呢?我认为不是,因为上传技术对我们的物种有利。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就可能让地球变得不适合以生物生命形式居住,上传可能是保存人类生活和思维方式的唯一途径,即使这样保存下来的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自己。而且,上传有助于脑疗法的发展和人脑的强化,它们对人类和非人类动物都有好处。此外,上传可能会催生一种超级智能的人工智能形式。作为我们的继承者的人工智能对我们仁慈的可能性可能更高。
最后,一部分人类可能希望对自己进行数字备份,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你发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怎么办?将自己复制备份的愿望可能比再在世上多活几天的愿望更强烈。或者,你可能想留下自己的备份和子女交流,或是完成自己在乎的项目。实际上,未来的萨曼莎可能就是我们深爱的那些逝者上传的副本。又或者,我们最好的朋友或许便是自己的副本,只是被以我们觉得有见地的方式进行了轻微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