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1965年叛逃至朝鲜并在那里待了将近40年而成为一个冷战不解之谜的陆军中士查尔斯·罗伯特·詹金斯(Charles Robert Jenkins),周一在日本去世,终年77岁。
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 agency)报道了他的死讯,并称死因尚不得而知。
詹金斯在1940年2月18日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里奇斯奎尔。1965年,为了逃避去越南参战,在朝韩非军事区巡逻的詹金斯喝下10瓶啤酒,在酒醉状态下步行进入朝鲜。
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多年来,他一直和其他美国叛逃者关在一起,被迫长时间、不间断地阅读朝鲜领袖们的著作,忍受着饥饿和殴打。
广告
在于2004年离开朝鲜之前,詹金斯的经历几乎无人知晓。他获准离开朝鲜去与他的妻子曾我瞳(Hitomi Soga)——一名被朝鲜绑架的日本女性——团聚。2002年,在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访问平壤后,曾我瞳和其他4名被绑架者得以返回日本。
对其叛逃的军事审判于2004年在日本举行,詹金斯证实,他曾被带到朝鲜的一家医院,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由一名医生割掉了他前臂上纹着“美国陆军”字样的那块皮肤。
他说,曾有人警告自己,任何对统治朝鲜的金氏家族的批评都可能使他丧命。他在庭审中证实,俘虏他的人曾威胁说,“挖好你自己的坟墓吧,因为你要死了,”还说,“我见过这么做的。”
他后来写道,他认为他的生活比大多数朝鲜人的生活更好。他给朝鲜军校学生教英语,出现在政治宣传单和电影中,他还表示,朝鲜战利品的角色使他免遭最坏的虐待。
“但我还是受了太多的寒冷、饥饿、殴打和精神折磨,以至于经常希望自己死掉,”他在2008年与记者吉姆·弗雷德里克(Jim Frederick)合著的书《不情愿的共产主义者——我的叛逃、军事审判以及在朝鲜监狱的四十年》(The Reluctant Communist: My Desertion, Court-Martial, and Forty-Year Imprisonment in North Korea)中写道。
1972年,他与其他三名美国叛逃者一同获得了朝鲜国籍,生活也有了些改善。1980年,他认识了被朝鲜特工绑架的曾我瞳,她被绑架来给朝鲜间谍教授日语和日本文化。之后,两人很快便结婚了。
广告
他们一起在平壤生活,冬季大多时候家中都没有供暖。他们自己种菜、养鸡,以弥补濒临崩溃的食物配给制度。他们养育了两个女儿,都生于朝鲜,在2004年均获准与詹金斯一同离开朝鲜。
在日本,由于他的妻子和其他被绑架的日本人受的苦难,公众情绪大多支持詹金斯。
抵达日本后,詹金斯要面对军事法庭的审判,在审判中,他承认自己因叛逃以及通敌有罪。他被降为二等兵,取消补发薪资和福利,并得到入狱30天和开除军籍处分。
“我提前五天被释放了,因为表现良好,”他写道。
在释放后,詹金斯和妻子在日本本州岛西海岸外的佐渡岛生活,他的妻子在此长大并于1978年在此被绑架。他在一处旅游景点做迎宾员,与游客们摆造型拍照,他们叫他“詹金斯桑!”《洛杉矶时报》(The Los Angeles Times)在今年8月的一篇人物特写中报道
文章称,他的女儿米卡(Mika)住在家里,在一个幼儿园教书,他的另一个女儿布林达(Brinda)住在临近的新潟县。
广告
“我想回美国,但我的妻子不想去,并且我在那也没法养活她,”詹金斯告诉《洛杉矶时报》。“所以我想,还不如留在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