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又到了。星巴克里空调开得那么大,窗上凝着一层白雾,你可以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人们穿着风衣去看电影,据说有的法官因为太冷而休庭,让法警护送陪审员出去暖和一会儿。

在一年中最热的日子里,办公室职员们却在隔间里裹着羊毛毯。Twitter上,大家都在抱怨室内太冷,诸如“我们办公室冷得像太平间。”时装与时尚博客写手们纷纷传授层叠搭配的办法,好让大家应对出入温差。

美国人为什么那么迷恋空调?这看上去很荒唐,而且要浪费那么多金钱和能源,实在太不理性——还不算排放温室气体对环境的负面影响。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建筑师、工程师、大厦业主和能源专家都会愤愤不平地叹息。他们会列举很多原因,或许最让人恼火的就是文化。

“能让人在夏天觉得凉快是权力与特权的象征,”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室内环境质量实验室主任理查德·德·迪尔(Richard de Dear)说,在澳大利亚,过度使用空调也像美国一样普遍。他说问题在中东与亚洲更加严重。

广告

商用建筑地产商和建筑管理者说,精明的房客会特意在租约中列好所谓的制冷能力条款,确保得到冷气待遇。在零售界,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尼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等奢侈品商店都会把冷气开得比Target沃尔玛或者Old Navy这些平价商场要大。健康食品(Whole Foods)克洛格(Kroger)冷,克洛格又比Piggly Wiggly冷。

还有一种广泛的误解,认为较低的温度能让工作者更敏捷,更有效率,事实上,研究表明正相反。若干研究结果显示,相比74至76华氏度(约24-26摄氏度),人们在68至72华氏度(约20-22摄氏度)时工作效率更低,更容易犯错误。此外,有些研究表明寒冷会增加心理负担,令人们倾向于缺乏信任不愿沟通、不友善

我们从婴儿时期便会把“温暖”同父母安全的怀抱联系在一起。而我们的潜意识则把“寒冷”等同于脆弱,这也部分解释了人们何以在受冻时就显得惨兮兮的。

人类大脑内名叫下丘脑的区域负责体温调节,人体寒冷时便收缩血管,温暖时则扩张血管,保证核心体温处于安全状态。如果身体觉得不舒服,其实是下丘脑在提醒你,“冷了,快套件卫衣吧”,或者“热了,赶紧凉快一下”。

在炎热的夏日突然走进让人打冷战的空调大厅,这种急骤的温度变化可能一开始让人觉得舒服,但却会让下丘脑抓狂。等最初的快感一过,它就会加强你身心的不适感,好像在对你说:“暴风雪就要来了!赶快采取措施呀!”

“这是从过去那种温度骤然变化会带来危险的时代遗留下来的本能,”马萨诸塞州内蒂克美国陆军环境医学研究所的心理研究员妮莎·卡库迪安(Nisha Charkoudian)说。

此外研究还显示,在夏天,大厦管理员一般不会把温度调高,而人们在夏天穿得比冬天轻便、暴露,也令问题变得更复杂。因为你的皮肤上有温度传感器(可以感知温度变化的神经细胞),你穿得愈暴露,就愈容易感受到寒冷。穿着羊毛高领衫、长裤和长靴呆在68°的环境里是一回事,穿着府绸太阳裙和凉鞋又是另一回事了。

广告

不过,你能理解大厦管理员们倾向于为大厦保持冬天般的低温,因为他们大都是男人,一年四季都得西装革履。如果他们身材魁梧,那可能就更不嫌冷了,因为体脂肪是人体最好的隔热器。

而且,空调系统通常是为最糟的情况而设计的,就是说,要能应对这个空间里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为了这个目的,设计师或许需要考虑各种发热的因素,诸如过去使用的老式电脑,以及不够高效,会散热的照明系统。

而且,工程师们说他们在设计时为安全起见,还会增加20%的校正值。于是系统的制冷能力就极度过剩,在低设定的环境下会运行不良。

“有点像高性能的车子,你得把脚放在油门上,才能不让它失速,”建筑学教授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环境中心主任爱德华·阿伦斯(Edward Arens)说。

矛盾的是,节能建筑也会导致空调开得过大。这样的建筑有着更好的密封与隔热性,可以让空调冷风不散漏出去,但也阻挡了新鲜空气进来。所以外面的空气进不来,但是为了达到室内空气质量的二氧化碳含量标准,室内的空调冷气就得一直猛吹。冷空气还会影响湿度,造成了所有大厦管理人员的噩梦:发霉。

不过,根据阿伦斯和同事们的试验,夏天在某些办公楼内降低空气流动(其中包括加利福尼亚桑尼维尔雅虎园区内的若干大楼),空气质量不会下降,雇员对空调太冷的抱怨减少了一半,能源方面也节省了30%的开支。

阿伦斯等建筑师们指责工程师把空调性能设计得太高,而工程师们也有理由指出,建筑师们通常是从美学角度出发,对恒温器抱有厌恶之情。

广告

“建筑师们总是劝机械工程师把传感器藏起来,这样就不会破坏他们的美丽设计,所以它们都藏在边边角角的位置”——比如天花板上的通气口之类的,而温度上升的时候,这样的位置往往不能准确地读数, Optegy的主管乔恩·塞勒(Jon Seller)说,这是一家香港的能源管理咨询公司,专长是空调系统的自动化,并将其效率最大化。

有些电脑专家开发了智能手机应用来解决这个问题,原理是把人们自己变成温度传感器。使用者可以告诉这个名叫“Comfy”的手机应用,自己觉得太热、太冷还是刚好。过一段时间,这个应用便会了解人们的趋势和偏好,告诉空调系统,该在哪里开大冷风,该在哪里关小冷风,何时开大,何时关小。目前已经有十几栋建筑使用了这种应用,包括谷歌的一些办公室,还有若干政府建筑,它的覆盖面积达到300万平方英尺。开发者说有了Comfy的建筑能够在制冷方面节省25%的费用。

“我们有很多数据,表明人们如果有一定的控制能力的时候,会觉得最舒服,”加利福尼亚州阿卡塔的建筑系统工程师格维伦·帕里亚加(Gwelen Paliaga)说,他还是美国制热、冷藏与空调工程协会(Ashrae)一个下属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专门制定人体舒适温度的标准

当然,为了呼吸新鲜空气和舒适考虑,工程师和建筑师们都同意,最有效的办法还是通过开窗关窗,这可用不着什么手机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