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周六,艾迪·梅泰里(Eddie Metairie)正在猫镇咖啡馆兼收养中心(Cat Town Cafe & Adoption Center)四处转悠,他跟着一只思想独立的棕色虎斑猫露西亚(Lucia),经过几处迷你高尔夫球场大小的建筑、几处供猫栖息的高台和一张形如金枪鱼罐头的床。
去动物收容所选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猫咪“简直令人心碎,”在一家酒店用品公司担任项目经理的梅泰里说,而猫镇咖啡馆“给人很自然的感觉。”他乐在其中。
等到每小时10美元(约合人民币62元)的游戏时间结束时,梅泰里已经打算把这只猫带回家,并为它改名艾米丽(Amélie)了。
咖啡馆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迈亚特正在聊天,而猫咪露西亚好奇地查看着前方的动静。在这里,和猫玩耍一小时需支付10美元。
咖啡馆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迈亚特正在聊天,而猫咪露西亚好奇地查看着前方的动静。在这里,和猫玩耍一小时需支付10美元。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猫镇咖啡馆兼收养中心于10月下旬开业,到目前为止,已安排客人收养了52只猫,号称美国第一家永久性的猫主题咖啡馆。客人们排着队来买当地鲜煮的浓咖啡、手工百吉饼和“全素无花果坚果挞”(老板显然很了解咖啡馆的客户群)。到了参观猫区的时间,客人们就会穿过玻璃门,进入另一个世界。那里到处都是懒洋洋的猫咪,都在等着被收养。屋子里是没有笼子的。
在日本,猫主题咖啡馆已经非常成熟,那里还有猫头鹰主题的咖啡馆和企鹅主题的酒吧。在那个国家里,光临猫主题咖啡馆的客人通常都是那些需要安抚自己爱猫之心的人,因为很多公寓楼里是不许养猫的;于是很少有咖啡馆会扮演收养中心的角色。
广告
在美国,已经不时有人在各地开发类似的业务,但是卫生部门规定,不得在为客人供应食品的地方饲养动物,这就对业务发展构成了阻碍。然而市场需求相当明显:纽约市新开的一家猫主题咖啡馆,今年才开张几天,客人就排成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长龙。在网上也获得了大量关注。
因此,本土的爱猫创业人士基本上已经抛弃了日本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慈善经营模式,将猫和用餐区分离开来,并强调收养。自从猫镇咖啡馆在奥克兰开张后,猫主题咖啡馆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丹佛和佛罗里达州的那不勒斯(Naples)。本周一(12月15日——译注),曼哈顿第一家永久性的猫主题咖啡馆在海斯特街(Hester Street)46号开张,名为“喵星人会客室”(Meow Parlour),创立者是曼哈顿一家烘焙店“马卡龙会客室”(Macaron Parlour)的店主夫妇。
猫镇咖啡馆兼收养中心为客人提供了一个场所,让他们与待收养的猫嬉戏。这是美国第一家永久性的猫主题咖啡馆;这类咖啡馆在日本很常见。
猫镇咖啡馆兼收养中心为客人提供了一个场所,让他们与待收养的猫嬉戏。这是美国第一家永久性的猫主题咖啡馆;这类咖啡馆在日本很常见。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当喵星人会客室即将开张的消息传开后,由于注册预约的人数太多,以至于咖啡馆的网站都崩溃了。作为所有者之一,克里斯蒂娜·哈(Christina Ha)说,在20个小时内,1000个预约名额就满了。
在旧金山、洛杉矶和西雅图,还有更多正在规划中的猫主题咖啡馆。随着猫视频的走红和明星猫的出现——如果你还没听说过Lil Bub或不爽猫(Grumpy Cat),请自行谷歌。这些替补“人类最好的朋友”的小家伙,似乎即将占据舞台的中央位置。
“突然之间,炫耀自己的猫咪已经变成无伤大雅的事情了,”哈说,“在别人眼里,你已经不再是个疯狂的爱猫女,而变成了萌猫主人。”
虽然猫主题咖啡馆在客人眼里,或许是爱猫者的室内游乐场,但是它们的初衷是严肃的。位于纽约的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的会长马特·柏沙德克尔(Matt Bershadker)说,据估计,每年有140万只猫(及120万条狗)被安乐死。他指出,十年前的数字还要大得多。只要能鼓励收养,“任何具有创新性的努力都是至关重要的。”他说。
广告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学院的动物法专家、副教授琼·夏弗纳(Joan Schaffner)说,很少有动物能在收容所里茁壮成长,猫在收容所的日子尤其艰难。很多猫都会生病,大多数看起来状况都不好。
麦迪基金会(Maddie’s Fund)是一个救援机构,它帮助奥克兰的那家咖啡馆募集了资金。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里奇·阿万奇诺(Rich Avanzino)说,以前动物收容所的旁边就是镇里的垃圾场。他说,现在情况已经好转,但是,“大多数猫依然关在笼子里。”
阿万奇诺接着说,“正因为如此,开设猫镇咖啡馆的主意太伟大了——它可以让猫脱离恶劣的环境,享受优越的条件,同很多愿意收养它们的人建立联系。”
猫镇咖啡馆的联合创始人安·邓恩(Ann Dunn),还经营着一家旨在为猫咪寻找住处的救援机构。她的咖啡馆里也收留了一些年纪较大、性格羞怯的猫。这些猫如果没被收养,很可能就会在收容所里被杀死。邓恩曾供职于公共住房机构,没人愿意收养的猫,变成了她的“心病”。她说自己曾在Craigslist网站上发布征集收养者的告示,为猫寻找寄养家庭,“梦想着以咖啡馆的形式开一家猫咪庇护所。”她得出结论,“如果我们说,‘过来看猫吧,你可以收养它们,’人们也许不会来,但是咖啡和糕点似乎是一个没什么压力的诱惑(虽然用餐区和猫活动区是分隔开的,但是人们进入猫活动区的时候,可以把食物带进去)。
她结识了制作野猫日历的亚当·迈亚特(Adam Myatt)。日历模特都是他在奥克兰住的社区里找到的。两人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募集了4万美元,作为起步。他们说,赚钱从来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拯救猫。
最近的一个星期六,一名瑞典游客在乘坐了旧金山缆车后,路过猫镇咖啡馆。一般家长都会带孩子进来,而莱斯利·怀特(Leslie White)则带上了她的雾化吸入器,她解释说:“我喜欢猫,但我对它们过敏。”
广告
“如果说我有母性冲动,”怀特说着,做了个依偎的动作,仿佛那一时刻,她的旁边有一只坐着的猫,“那不是对人的,而是对猫的。”
猫镇咖啡馆实行宽松的“退货”政策。邓恩表示,有些人家收养了猫之后,觉得它“不太适合住在他们家里”,就把猫送了回来。但是,这种情况只是个例。迈亚特预测,在一年之内,咖啡馆就能帮300只猫找到安家之所。客人领养一只猫,咖啡馆收费50美元(约合人民币310元);领养两只猫,收费75美元(约合人民币465元);如果领养的猫患有疾病,则免费。
退休计算机教师罗伯特·麦卡弗蒂与他收养的猫——温斯顿。麦卡弗蒂收养温斯顿,是为了给自家的猫鲁迪——得名于鲁道夫·瓦伦蒂诺——找一个伴。
退休计算机教师罗伯特·麦卡弗蒂与他收养的猫——温斯顿。麦卡弗蒂收养温斯顿,是为了给自家的猫鲁迪——得名于鲁道夫·瓦伦蒂诺——找一个伴。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邓恩扮演的是媒人的角色。有一次,她接待了退休计算机教师罗伯特·麦卡弗蒂(Robert McCafferty)。麦卡弗蒂说,他需要给自家的老猫鲁迪(Rudy)找个伴。鲁迪得名于电影明星鲁道夫·瓦伦蒂诺(Rudolph Valentino)。(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更需要再找一只猫,是鲁迪还是他的主人。)
邓恩给麦卡弗蒂介绍了温斯顿(Winston)——一只很好相处的黑斑白猫。
“我喜欢这个伴侣——这是无条件的爱。”麦卡弗蒂说着,赞许地看了一眼温斯顿,他正蜷缩在那张形如金枪鱼罐头的床上。麦卡弗蒂被迷住了,如果迷住他的不是猫的名字,那就是猫咪本身了。他热切地填好收养文件,从猫镇咖啡馆借了运输笼,然后和妻子将温斯顿带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