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簡報,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訂閱。]
麻省理工學院科學家的一項早期分析顯示,位於更溫暖地帶的社區似乎在減緩新冠病毒疫情傳播方面擁有一定的優勢。
研究人員發現,大多數冠狀病毒傳播發生在氣溫較低的地區,這些地方的氣溫約在3至17攝氏度之間。
儘管赤道氣候帶國家和正處於夏季的南半球國家也已通報了確診病例的存在,但迄今為止,平均氣溫在18攝氏度以上地區的患者僅佔全球病例數的不到百分之六。
廣告
「不管在哪,只要氣溫更冷,病例數量增加就會很快,」麻省理工學院的計算科學家、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卡西姆·布哈利(Qasim Bukhari)說。「你在歐洲也能看到這一點,即便那裡的衛生保健系統屬於世界前列。」
布哈利博士說,氣溫的依賴性在美國國內也很明顯。與華盛頓、紐約和科羅拉多等州相比,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和得克薩斯州等南部各州的疫情擴散相對較為緩慢。加州的確診病例增長速度則介於兩者之間。
這種季節性模式與流行病學家觀察到的其它病毒具有相似性。美國的全球愛滋病協調員、也是川普政府冠狀病毒工作組成員的黛博拉·比爾克斯(Deborah Birx)在最近的一次簡報會上說,北半球的流感通常發生在11月到4月。
每年引起普通感冒的四種冠狀病毒也會在更溫暖的天氣裡變弱。
比爾克斯博士還指出,這種模式與2003年SARS的流行非常相似。但她也強調,因為中國和韓國疫情暴發較晚,所以很難確定新冠病毒是否會往同樣的方向發展。
至少有另外兩項公開發表的研究對冠狀病毒得出了類似的結論。西班牙和芬蘭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分析發現,這種病毒似乎在零下2至零上10攝氏度的乾燥氣溫下較為適宜生存。另一個研究小組發現,在中國政府開始採取激進的控制措施之前,溫度較高、環境較潮濕的城市在疫情暴發初期報告的疫情傳播速度較慢。
廣告
但上述研究均未經過其他科學家的同行評議。布哈利博士承認,旅行限制、保持社交距離、檢測能力的差異以及醫院容載量等因素也可能給不同國家的病例數量帶來影響。
決策者和公眾不應因病毒與天氣之間可能存在的相關性而輕視此次疫情。
「我們仍然需要採取強有力的預防措施,」布哈利博士說。「氣溫升高或許可以使這種病毒的傳播效力減弱,但傳播性降低並不意味著傳播性為零。」
布哈利博士指出,氣溫升高可能會讓冠狀病毒更難在空氣或物體表面長時間存活,但它仍有可能在數小時甚至數天內具備傳染性。
即便是像流感這類的季節性病毒和導致普通感冒的病毒,也不會在夏天完全消失。它們仍然以某種低水平在許多人的體內和世界上其他地方潛伏,等待時機,直到外部環境變得適於再次傳播。
一些病毒擁有完全相反的模式。比如小兒麻痹症和肺結核病毒在氣候溫暖的地方傳播速度更快。還有些病毒可能根本沒有季節變化。
廣告
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泛美衛生組織助理主任巴爾博薩(Jarbas Barbosa)說衛生官員仍然需要四到六週的時間來釐清天氣將對冠狀病毒的發展軌跡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當前南半球已經出現本土傳播,這一事實意味著,比起過去跨國傳播的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這種病毒可能對較高溫度更為耐受。這也是為什麼世衛組織官員仍在敦促各國採取迫切和積極的行動,試圖在確診病例相對較少、密切接觸者容易被追蹤和隔離的情況下控制病毒。
「假定病毒在較高的溫度下、在特定的年齡層或任何特定群體中危險性較低,這種預設帶來的最大危險之一就是自滿,」曾任墨西哥衛生部長、現任邁阿密大學校長的內科醫生胡里奧·弗蘭克(Julio Frenk)說。「如果人們不注意公共衛生專業人士的警告和建議,後果將是災難性的。」
但因高濕度和高氣溫一般只會在7月和8月在北半球的某些地區同時出現,布哈利博士警告,因此氣溫回暖對降低傳播性的影響可能只會在部分地區持續一小段時間。
「這還意味著,即便冠狀病毒的傳播性在高濕度的環境下有所降低,它的影響也會局限在北緯40度以南,而歐洲和北美的大部分地區都不在這個範圍內。」他說。
而鑒於目前仍有太多未知,沒人可以預言這種病毒是否會在秋天氣勢洶洶地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