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在中国安阳,一家五口在1月初接待了一位来自武汉的客人后感染了冠状病毒。但这位20岁的女性客人自己却从未生病
研究表明,一些感染了冠状病毒的人即使没有症状也会传播病毒。
无症状携带者的现象我们早有所知。但这种冠状病毒是一个新的病原体,这些病例可能会令发现病例和遏制传播的科学工作愈发艰难。
广告
“我认为,毫无疑问,无症状病毒携带者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说。
“问题是,这种现象有多普遍?这是疫情暴发的重要驱动因素,还是一个偶然事件?”
如果无症状携带者是疫情暴发的重要因素,他说,“那么检测人员的重要性和负担就更大了。”
目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只允许对最近到过中国的有症状者或与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有接触的人进行检测。(官员们表示,可能会重新评估这些标准。)
“我们可能会漏掉大量不符合这些标准的病例,”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 at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博士说。
“我怀疑这个国家还有很多其他病例在传播这种病毒,就像我们在其他国家看到的一样。没有证据不等于根本没有这种事。”
广告
被感染但无症状的人可以有效地传播疾病。他们身强体壮,来去自如。他们没有理由避开人群或避免接吻。他们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别人也不知道。
这些人也很难被发现,这表明目前试图控制病毒传播的政策可能是不够的。简单地对有疾病症状的国际旅行者进行筛查——并且完全不检测同中国无已知联系的患者——可能意味着遗漏新病例。
今年2月,德国从武汉地区空运126人回国。10名乘客被隔离,因为他们感觉不适,或认为自己感染了冠状病毒。但所有人都接受了测试。
10名被隔离者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有两人虽感觉良好,检测结果却呈阳性,这让科学家们感到惊讶。他们被送往医院,反复接受监测和检测。
其中一人出现轻微皮疹和轻微喉咙痛,两人都没有发病
在阿尔巴尼亚的德雷斯,从意大利回来的游客在周三接受了冠状病毒症状检查。
在阿尔巴尼亚的德雷斯,从意大利回来的游客在周三接受了冠状病毒症状检查。 Gent Shkullaku/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到目前为止,美国有59例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但是在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进行过的检测少之又少。疾控中心只做了445项测试,不包括疫区撤离人员的测试。
大多数确诊病例是从“钻石公主号”邮轮撤回的乘客。美国疾控中心周三再次报告两名乘客在隔离期间患病。
广告
联邦卫生官员周二警告说,医院、学校和企业需要开始为美国的疫情做好准备。遏制策略可能被迫扩大到包括关闭学校、命令人们在家工作、限制公共集会等。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M·阿扎尔二世(Alex M. Azar II)说,世界上一些与确诊病例没有明确联系的地方出现的感染令他震惊。
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感染和死亡病例都发生在中国。冠状病毒起源于武汉,后来传播到其他大约40个国家。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81109人感染,至少2718人死亡。
但有的国家没有确诊病例可能是因为它们没有进行多少测试,或者没有进行检测的资源。
一些公共卫生专家担心,美国的社区可能已经发生了隐形传播。但是,如果病人与中国没有直接联系,他们就没有接受检测的资格,因此也不会被发现。这可能会助长疾病的传播。
广告
“据我们所知,目前在这个国家还没有持续传播,除非是被检测系统忽略了,”福奇说。
在意大利,一些地区的卫生官员采取了不同的方法。
在新冠病毒导致10人死亡后,卫生官员开始在一些地区进行广泛积极的检测。他们发现了数百名其他感染者,其中许多人没有任何症状。
至少有10个城镇被隔离,数万人的行动受到限制。在美国还没有死于冠状病毒的病例。
早些时候关于无症状传播的报道受到了批评——包括关于一名中国女性1月份在德国待了几天,感染了那里的几名同事,直到她回到家才意识到自己生病的媒体报道。
一份后续报告说,此人曾出现一些模糊的症状,比如疲劳,不过这不是冠状病毒的典型症状。
广告
专家说,如果无症状或轻症患者确实能够频繁而有效地传播疾病,那么可能需要扩大检测范围。
“这意味着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测试,做即时检测,”华盛顿大学大流行防备和全球卫生安全中心(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MetaCenter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Global Health Security)联席主任朱迪斯·N·沃塞海特(Judith N. Wasserheit)博士说。“我们仍在研究这种病毒的生物学特性,以及它是如何引发疾病的。”
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al Virology at University Hospital Frankfurt)的桑德拉·奇塞克(Sandra Ciesek)博士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关于未发病德国病人文章的作者之一,她说,问题是,“通常情况下,你不会对那些无症状的健康人做病毒筛查,因为这太贵了。”
“这表明,世界各地的感染者可能比我们预期的要多,”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