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起源于中国的冠状病毒在全世界传播了恐惧和焦虑。尽管这种新型病毒在很大程度上放过了一个易受伤害的群体——儿童,但它似乎对中老年人构成了特别的威胁,尤其是对男性。
本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表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冠状病毒病例分析报告。研究人员发现,虽然男性和女性感染该病的人数大致相等,但男性的死亡率为2.8%,而女性为1.7%。
在由冠状病毒引起的SARS和MERS疫情期间,男性也受到更大影响。根据《内科学纪事》(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表的一项研究,2003年香港感染SARS的女性比男性多,但男性的死亡率高出50%。
广告
感染MERS的男性中约有32%死亡,而女性中这一比例为25.8%。在1918年流感流行期间,年轻男性的死亡率也高于同龄女性。
科学家们说,在当前的疫情当中,可能有很多因素对男性不利,其中一些是生物学上的,另一些则是生活方式上的。
在对感染的免疫反应方面,男性也是处于弱势的性别。
“这是我们在许多呼吸道病毒感染中看到的一种模式——男性的预后可能更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研究病毒感染和疫苗接种反应性别差异的科学家萨布拉·克莱恩(Sabra Klein)说。
“我们已经在其他病毒的情况中看到了这一点。女性可以更好地击退它们,”她补充道。
女性在接种疫苗后也会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并增强免疫记忆反应,这可以保护成年人免受儿时接触到的病原体的侵害。
“女性的免疫系统中有某种更活跃的东西,”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女性健康研究办公室主任简宁·克莱顿(Janine Clayton)博士说。
广告
但这是有代价的,她补充说,女性更易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和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这种疾病会导致免疫系统过度运转,攻击人体自身的器官和组织。
克莱顿博士指出,近80%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是女性
专家提醒说,女性免疫反应更强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而且这项研究仍处于早期阶段。
有一种假说认为,女性较强的免疫系统为其后代带来了生存优势,婴儿的免疫系统还在发育时,就能从母乳中吸收抗体,帮助抵御疾病。
造成这个结果的可能是一系列生物因素,其中包括女性的雌性激素,它似乎在免疫系统中起着一定的作用;此外,女性携带两条包含与免疫相关基因的X染色体。当然,男人只携带一条。
小鼠暴露于SARS冠状病毒的实验发现,雄性比雌性更易受到感染,这种差异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广告
雄鼠暴露于较少的SARS病毒就会受到感染,其免疫反应较低,清除体内病毒的速度也较慢。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微生物学教授、该研究的高级作者斯坦利·帕尔曼(Stanley Perlman)博士说,它们的肺部损伤更严重,死亡率也更高。
当研究人员阻断受感染的雌鼠体内的雌激素或摘除卵巢后,它们更有可能死亡,但阻断雄鼠体内的睾酮却没有效果,这表明雌激素可能起到保护作用。
“这是一种人体反应的夸大模型,”帕尔曼博士说。“人类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很微妙——在小鼠身上,就没那么微妙了。”
人们在北京一家商场的入口处吸烟。中国男性的吸烟率远高于女性。
人们在北京一家商场的入口处吸烟。中国男性的吸烟率远高于女性。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一些社会中,两性的健康行为也可能在不同的感染反应中发挥作用。
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烟民——3.16亿人——占世界烟民的近三分之一,占世界烟草消费的40%。但只有2%多一点的中国女性吸烟,而男性吸烟的比例超过一半。
中国男性患2型糖尿病高血压的比例也高于女性,这两种疾病都增加了冠状病毒感染后并发症的风险。中国男性患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比例几乎是女性的两倍。
广告
在美国,女性比男性更积极地寻求医疗保健,一些小型研究发现,这一结论同样适用于在美国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
在未发表的研究中,中国研究人员强调,未及时诊断的患者或首诊为重症肺炎的患者,死亡风险最大。
一项对4021名冠状病毒患者的研究强调了早期发现的重要性,特别是对老年男性。而男性在病情更严重时才会去医院。
湖北省是该疾病的重灾区,大部分患者都集中在那里。而在湖北省以外的地区,情况有所不同。中国疾控中心的分析显示,其他地区的死亡率似乎低得多,而男性的感染率远高于女性。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 专门研究为什么有些病毒对女性的影响更严重的免疫学教授岩崎彰子(Akiko Iwasaki)说,男性可能对冠状病毒有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专家说,收集和分析关于这种新病毒的性别数据对研究它的科学家和普通公众都很重要。
广告
例如,自疫情爆发以来,公共卫生官员一直强调勤洗手以预防感染的重要性。但几项研究发现,男性——甚至是医护人员——洗手或使用肥皂的可能性也低于女性,克莱恩博士说道。
“我们做了这些全面宽泛的假设,假定在共病症、生物学和免疫系统方面,男性和女性实际上是一样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克莱恩博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