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至少7.3万人感染,至少2000人死亡,引发了全球卫生紧急事件。但人类并非唯一被感染的物种。
冠状病毒攻击各种鸟类和哺乳动物。这次的新病毒似乎是在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和肉类市场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的,在那里,活物遭到屠宰,并作为食物出售。
这样的故事人们并不陌生。始于中国的SARS也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它跟人们食用一种叫果子狸的猫科动物有关。MERS疫情也是始于一种冠状病毒,它是从中东的骆驼传到人类身上的。
广告
在又一次的冠状病毒疫情中,环保主义者看到了公共卫生方面的一个教训:若想阻止始于动物的流行病,就必须停止全球野生动物交易。
“这个问题不再仅仅是一个环保议题,”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亚洲区主任格蕾丝·盖加布里埃尔(Grace Ge Gabriel)说,“这是一个公共卫生议题,一个生物安全议题和一个国家安全议题。”
中国是非法动物交易的关键一环。随着冠状病毒疫情的扩大,就在上个月,北京的中央政府发布了一项全国性的临时禁令,禁止一切野生动物交易,包括在市场、餐馆和电商平台上的交易活动。
政府公告警告,各部门将“严肃查处”违规者,并提供举报热线。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一发表声明,有关部门已经在做立法的起草工作,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
休斯顿大学市中心分校(University of Houston-Downtown)专门研究中国国内政策的东亚政治学副教授李坚强(Peter Li)说,中国民众“愤怒是因为他们了解到,食用野生动物再次造成了全国性的健康危机,同时也是因为,少数野生动物交易的继续存在,劫持了整个国家”。
专家仍未明确是哪种物种将这种正式名称为SARS-CoV-2的新型冠状病毒传给了人类。不过,穿山甲是主要的怀疑对象
广告
穿山甲是世界上走私数量最大的哺乳动物,其国际贸易是非法行为,在中国国内它也是受到保护的。但在黑市,穿山甲的肉和血被视为美味佳肴,而一些医院和药店里,穿山甲的鳞片被合法用作中药。
不管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什么,新的野生动物交易禁令来得已晚,无法遏制这次疫情的传播。
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的卫生执行主任克里斯蒂安·沃尔泽(Christian Walzer)表示:“既然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情况,这个禁令对此次疫情不会起到任何实际作用。”
根据政府公告,该禁令只会持续到“全国疫情解除”。沃尔泽博士等人认为,要降低未来人畜共患疾病的风险,这项禁令必须永久生效。
“否则,我们就会定期进行这样的谈话,”他说。
2003年非典期间,中国颁布了一项范围更小的野生动物贸易禁令。许多环保人士和医学专家,包括中国科学院的成员,都希望这会是永久性的,但在危机结束后,这种贸易又卷土重来。
广告
“一旦一种疾病传染给人类,所有的反应都是被动的,重点都是人类的健康,”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野生动物生态学家阿隆索·阿吉雷(Alonso Aguirre)博士说。
他还说,危机过后,人们的注意力就会从把疾病传染给人类的交易上转移开。至少30年来,科学家一直呼吁做出永久限制。
“我们永远不会追溯事情发生的源头,”阿吉雷说。
制造新病毒的实验室
中国和东南亚是人畜共患病的高发地区。在这类疾病中,自然发生在野生动物体内的病原体通过突变或新的接触途径感染家畜和人类。
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加上森林砍伐率高,增加了这些感染的风险,人类和牲畜接触了野生动物,而且改变了环境,从而有利于疟疾、寨卡病毒和登革热等疾病的传播。
广告
对动物及其器官的需求——用于制作食物或传统中药——将潜在的病原体带向广阔的远方。
但是,总部位于伦敦的非营利组织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称,冠状病毒的暴发并没有消除人们对野生动植物的需求。该组织致力于研究环境犯罪以及倡导对其打击。
在世界各地有超过5500种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被贩卖,其中许多是受威胁和濒危物种。
在世界各地有超过5500种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被贩卖,其中许多是受威胁和濒危物种。 Gatha Ginting/Agence France-Presse
该组织发现,即使到现在,中国和老挝的一些网上卖家仍在打着治疗冠状病毒的幌子兜售含有犀牛角和其他动物部位的非法中药。有人引用中国国家卫健委上月发布的文件,其中列出了以动物为原料的中药作为冠状病毒感染的推荐治疗方法。
英格兰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的野生生物交易研究人员文森特·奈曼(Vincent Nijman)表示,没人能确切知道全球范围内野生动植物贸易的整体规模,但数量是惊人的——每天有上百万个订单走私交易数百个种类的动物。
去年10月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估计,野生动植物贸易包括5600个物种,约占世界已知脊椎动物的五分之一
尽管某些野生动植物贸易是非法的,但许多地下产业却是合法的,往往不受监管,交易不受保护的物种,例如啮齿动物、蝙蝠、蛇和青蛙。亚洲的野生动物贸易对人类健康尤其具有风险,因为这些动物通常是活体运输和出售的。
广告
“即使这种传播极少发生,在这些类型的市场上每天也发生着数百万次的接触,”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全球咨询服务公司ICF国际(ICF International)的生态学家兼兽医安德烈·戈麦兹(Andres Gomez)说。“这是在玩火。”
活鲜市场是创造新病毒的理想实验室。应激状态下的动物会散发更多的病毒,而且更容易受到感染,加之笼子通常叠放在一起,助长了病毒的暴露。
“一只小鸟的粪便掉落在乌龟上,乌龟的排泄物又落在麝香猫上,”沃尔泽说。“要让新病毒出现,你怎么努力也没有比这更高效。”
奈曼补充说,通常人们也缺乏基本的卫生习惯:“所有种类的肉都用同一块砧板、同一把刀来切。没人洗手。”
市场上种类繁多的物种和人群混杂在一起。更便捷的运输——以及许多本地物种的消失——意味着野生生物是从越来越远的地方带来的。更新奇的物种也常常被引进。
中国已经批准了54种野生物种的商业繁殖和销售,其中包括美洲红狐,澳大利亚斑胸草雀和非洲鸵鸟。
这种多样性反映在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的武汉市场上。那里的一家肉店出售活的孔雀、老鼠、狐狸、鳄鱼、狼崽、乌龟、蛇、野猪等。
“这家店的广告牌上宣传销售来自70多个物种的足部、血液、肠子和其他身体部位,”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的加布里尔说。 “太惊人了。”
2003年在广东省,随着SARS的出现,这些商店被暂时关闭。疫情过后,野生动植物的贸易和消费下降了,然而尽管人们呼吁永久禁止,该行业还是在一年左右恢复了。
李坚强说:“中国不应该好了伤疤忘了疼。”
果蝠。
果蝠。 Paul Hilton/EPA, via Shutterstock
一些专家认为,全面禁止野生动植物贸易既没有必要,也不现实。
“野生生物贸易并不是人们的某种可怕的习惯,也不是什么不该做的糟糕的事情,”纽约市非营利研究小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达什亚克(Peter Daszak)说。“这是人类文化里根深蒂固的一部分。”
达什亚克说,例如在西方国家,人们经常食用野外捕获的肉,包括鹿肉、兔子和野禽。
他和其他科学家呼吁对某些野生物种进行严格监控的圈养繁殖,而不是完全禁止中国的野生动植物贸易。
奈曼说,其他措施可能包括永久禁止某些高风险物种的贸易,例如蝙蝠,以及引入“一系列常识性的卫生和福利规定”。
其他科学家认为,如果没有全面和永久禁止野生动植物贸易,下一个病毒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除非作出改变,否则这还会发生,”戈麦兹谈到当前的冠状病毒流行时说。“我们必须作为一个社会来决定我们是否愿意承受这样的风险,也许下一次的病毒会杀死大多数感染者。”
李坚强指出,中国政府有权永久禁止一切野生动植物贸易。但是他并不觉得这会发生。
他说,该国的野生动植物政策基于“野生动植物是一种可利用的自然资源”的前提,官员们倾向于从经济而非生态的角度看待自然。
禁止野生动植物贸易将需要在根本上作出转变。
“中国政府通过鼓励利用野生动植物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麻烦,”李坚强说。“现在,它必须选择是支持少数人的经济利益,还是支持14亿中国人和世界的公共卫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