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标志性形象:女王伊丽莎白戴着优雅得体的手套,坐在皇家马车上轻轻地挥着手。
我们没几个人能像女王那样生活,但那样的手套还是戴得起的。
或者是剑桥公爵夫人戴的那种美利奴羊毛手套,或者是歌手蕾哈娜(Rihanna)的法式蕾丝长手套,或者是《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里给玛丽小姐(Lady Mary)的礼服添彩的长袖绸缎手套。
这些手套都是缝制于东萨西克斯一个农场里经改造过的牛棚,领头的是身形窈窕的吉纳维芙·詹姆斯(Genevieve James)。
广告
她的手套不是抵御寒冷的厚重工作皮革手套,而是为愿意花大价钱让自己大放异彩的女人设计的优雅配饰,比如,袖口镶饰银狐毛的纯羊毛全袖手套的售价为360英镑(约合3460元人民币),约合570美元。
詹姆斯是科妮莉亚·詹姆斯(Cornelia James)公司的设计总监。该公司是她母亲于1946年在伦敦创立。她的目标是延续英国的手套制作传统,把它推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
“我妈妈很了不起,”詹姆斯在工作室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奶茶说道,窗外有绵羊在吃草。“她是来自奥地利的犹太难民,1939年匆忙逃出了维也纳。”
“妈妈当时刚在维也纳艺术学院完成服装设计的学业,巧的是,当年也正是这所学院拒绝了希特勒。她辗转来到英国,箱子里装满她做设计用的各色皮革。”
詹姆斯说,战争开始了,人们没钱购买高级定制服装,但他们还买得起手袋或手套。她妈妈靠制作和销售这些东西挺过了战争岁月。
战后,她的事业迎来转机。她引起了皇室裁缝诺曼·哈特内尔(Norman Hartnell)的注意。后者当时正在为1947年伊丽莎白公主与菲利普·蒙巴顿中尉(Lt. Philip Mountbatten)的婚礼设计礼服。
剑桥公爵夫人戴的羊毛手套。
剑桥公爵夫人戴的羊毛手套。 Cornelia James
“我妈妈被请去给女王设计嫁妆里的所有手套,”詹姆斯说,“那时候跟现在不同,乘坐皇家游艇度蜜月时你需要好几双手套。这真的是她与皇室交往的开端。”
几十年后,这家公司在1979年获得英国皇室供货认证。
广告
1999年,82岁的科妮莉亚·詹姆斯去世。20世纪50年代,在她漫长事业的巅峰期,她麾下有250名工人在布赖顿的一个奶制品厂改造的车间里工作。
但是,手套作为服装配饰的潮流衰退了,这家公司现在只有三名裁缝,称为机械工,他们和詹姆斯及其丈夫安德鲁·劳森(Andrew Lawson)协同工作。劳森在工作室里测量、剪裁面料,一匹匹细羊毛靠在墙边,一卷卷彩色丝线摆放在一排排架子上,天花板上是明亮的顶灯。
他们在这里生产用蕾丝、棉、素库缎或丝绸做成的新娘手套,售价130英镑;时髦的阿斯科特赛马会(Ascot)比赛日棉质手套(最高130英镑);皇室成员参加剪彩仪式可能会戴的细羊毛手套(最高155英镑)。还有黑白八卦图案的棉质“卡米拉”(Camilla)手套(110英镑);手腕上镶着端庄蝴蝶结的灰褐色“比阿特丽斯”(Beatrice)美利奴羊毛手套(70英镑)。
晚装手套包括蕾丝长袖手套(66英镑)、细网眼手套(100英镑)以及走红毯用的镶有施华洛世奇水晶的素库缎手套(130英镑)。
更实用的手套包括在苏格兰用最高档的彩色羊绒制作的系列,售价65英镑。还有一个新系列——边缘镶有鼠貂毛的意大利软羊皮手套和鹿皮连指手套(一双260英镑)。
劳森说,虽说皇室成员是他们十分感激的忠实顾客,但公司不能只靠女王。
广告
“女王非常、非常、非常具有成本意识,”他这么说显然是不想得罪皇室。“我们的手套显然十分昂贵。所以如果手套脱线,她会送回来修补。某一年她可能会买20双手套,下一年可能一双也不买,再下一年可能又买15双。她的手套从来不丢,很多人买新手套都是因为旧的丢了。我们15年前做的一些手套,她现在还戴着。”
这双女王定制手套有两条时髦的凸条纹棱线,从拇趾跟到胳膊长五英寸,售价为110英镑。这双白手套可以水洗,对于需要经常握手的人来说,这真是让人欣慰。
“是的,她坚持要能水洗的,”劳森说。“这是她戴织物手套而非皮手套的一个原因。她在旅行中要准备两双、三双或四双手套,因为她要和很多人握手。”
单从价格角度讲,这些来自乡村田园作坊的产品肯定拼不过亚洲大批量生产的产品,但是劳森说,这个品牌具有独特的魅力,甚至对中国这样的国家也有吸引力。
“在价格方面,我们永远没有优势,所以我们努力在品质和设计方面做得更好,”他说。“尤其是,中国人越来越意识到,高级时装不只是指人人都能买到的大品牌。”
“我们是他们保守得最严密的秘密—— ‘只有我知道科妮莉亚·詹姆斯,我想守住这个秘密’——从某种角度讲,这挺好的,但我们当然希望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都来买我们的手套,”他轻声笑道。 
广告
詹姆斯说,这个品牌“在日本”卖得“很好”,“因为我们符合他们的所有偏好:他们喜欢传统,喜欢我们的品牌故事,喜欢做得非常漂亮、具有精致细节的小巧物品。日本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
她补充说,“我们真的特别希望销往美国”,但是零售业的结构在发生变化,很多宏伟的商场变成了精品专卖店,所以更难让美国的店铺买家们对利润更小的奢侈手套产生兴趣。
与此同时,英国皇室供货认证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它真的是打开了一扇大门,”劳森说,“所有人都知道它代表着优秀和品质。它是金钱买不到的,只能通过授予的形式获得。”
虽然这家公司也为《妈妈咪呀》(Mamma Mia)等舞台剧制作黄绿色和梅红色的花哨手套,但它的很多产品是简洁、精妙的美丽物件。
除了滑雪手套,这个品牌的手套上没有外部标签或标识——这是档次的标志。
广告
“很多顾客不想要商标,她们不想炫耀,”劳森说,“她们只是想要一双漂亮的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