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攻势迅猛而持续:500名帝国冲锋队员站在长城上。X翼战机在上海和北京城中穿梭。光剑在全国各地的影院里交错,发出噼啪的声响。
数百万观影者的反应是:又是这些?谁在乎?
《星球大战》(Star Wars)是历史上最成功的系列电影之一,然而,尽管努力打入中国,它在这个为其他电影中的英雄、怪兽和机器人贡献了大量票房的市场接连遭遇惨败。最新的《星球大战》电影《天行者崛起》(The Rise of Skywalker)仍未摆脱这一趋势,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近10亿美元的票房,在中国的票房只是勉强突破了2000万美元。
广告
之前几部也好不到哪里去,原因包括历史、地缘政治,以及中国观众明显缺乏美国观众的那种怀旧情绪。2015年,《原力觉醒》(The Force Awakens)在美国的首映票房接近2.5亿美元;两年后,《最后的绝地武士》(The Last Jedi)也取得了同样的成绩;《天行者崛起》(The Rise of Skywalker)上月上映的头几天就获得了1.77亿美元的票房。
在中国,这些影片的首映票房分别为5200万美元2800万美元1200万美元
管理中国最大星战迷网站“星球大战中文网”的陈弢估计,中国影迷俱乐部的会员总数不足200人。
几年前,随着《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的票房下滑,北京大学生徐梦(音)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电影人应该尝试新故事、新角色——以及一个新名字。“新的《星球大战》续集不冠以《星球大战》这个名字会更好一点,”她说。
另一名学生郎逸飞(音)说这个系列“沉重阴郁”,还说,“我认为他们应该放弃老故事。”
尽管迪士尼做出了积极的营销努力,但该系列在中国的收益仍在不断减少。公司用上了微型帝国冲锋队员和真人大小的星际战机,并与中国合作伙伴在一系列项目上展开合作,包括翻译相关书籍,制作一个中韩男子组合的音乐视频
2015年,粉丝们手持玩具光剑来到长城参加《原力觉醒》的宣传活动。
2015年,粉丝们手持玩具光剑来到长城参加《原力觉醒》的宣传活动。 Jason Lee/Reuters
这样的行动突显出在中国电影市场赚钱有多么重要。这里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最新的《复仇者联盟》(Avengers)系列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收入超过5亿美元,《变形金刚》(Transformers)和《速度与激情》(The Fast and Furious)等系列电影的票房收入持续达到数亿美元。
电影历史学家和业内专家表示,区别在于《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Hobbs & Shaw)和《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这样的续集基本上可以独立于前作而存在,而且中国观众是伴随着漫威(Marvel)漫画英雄等系列影片长大的。
广告
但在中国,几乎没有人是伴随着最早的《星球大战》长大的。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星球大战》第一部电影上映时,中国刚刚走出文化大革命。当时西方娱乐受到压制,与西方有联系的人受到迫害。
“这样一来整个系列的前六部基本上就被抹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中国文学与电影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说,“没机会让人对这个产生瘾头。”
这部电影“有些深奥、复杂的术语和情节”,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中国研究与电影教授肖莹说。“对于没有看过整个系列的中国观众来说,很难理解、消化和欣赏它的魅力。”
虽然前三部电影带来了无数周边商品,在上映期结束后依然保持着人们对影片的兴趣,但在中国,这些电影基本上还是默默无闻,除了一些照搬《星球大战》中的形象,却与电影本身无关的连环画
家长不会把自己的《星球大战》玩偶、午餐盒或录像带传给孩子。在世纪之交,随着中国影院的开放,《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在中国上映,那个时候,“天行者”还是一个陌生的词。
南加州大学研究中国社会和电影的骆思典(Stanley Rosen)教授说:“多数人会说迪士尼做得太少、太晚了,《星球大战》一上映就死了。”
广告
但他说,迪士尼为了让它最新的电影能在中国上映,费了“一些劲”。中国的电影市场受到严格的监管和审查。
迪士尼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肖莹说,当前的贸易战拖累了好莱坞和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民族主义情绪让“眼下的电影要打破壁垒、跨越国家和文化边界变得更具挑战性,也更为艰巨。”
她还指出,近些日子里,国产片已经占据了中国电影票房的大头。其中包括最新的武打片《叶问4》《流浪地球》,骆思典表示,后者是“硬”科幻小说比“科幻肥皂剧”《星球大战》更受中国观众欢迎的实例。
娱乐公司家赋(Jiaflix)总裁马克·加尼斯(Marc Ganis)说,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电影产业在制作、导演、营销和表演方面已经成熟。他指出,《星球大战》在日本和韩国等其他亚洲国家也遭遇了来自本国电影更激烈的竞争。
对于《星球大战》的衍生电影《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迪士尼采用了亚洲观众熟知的两位明星——甄子丹和姜文,但收效甚微。
广告
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甄子丹将该片在中国的失败归因于其漫长的背景故事,他把它与漫画改编电影的相对简单以及取得的成功进行了比较。“漫威电影理解起来要容易得多,”他说,“而《星球大战》里有一整个宇宙。”
仿佛就是为了佐证他的观点,《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2019年在中国上映首周末的票房,超过了所有《星球大战》首映票房之和。
12月,北京街头最新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天行者崛起》 的海报。
12月,北京街头最新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天行者崛起》 的海报。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弗吉尼亚大学教授、《中国制造好莱坞》(Hollywood Made in China)一书的作者孔安怡(Aynne Kokas)说,正传三部曲的一些卖点——比如在70年代和80年代令观众叹为观止的特效——到了21世纪更多的是可爱,没有什么革命性。
“在西方,《星球大战》真的是一种代际现象,”她说。“是一种可以与子女分享经历的体验。”她还指出,该系列的内容主要是关于家庭,充满回忆、不断演变的神话和世代变迁。
“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衍生品,很多的衍生人物,极力重现正传三部曲的魔力,”她说。在中国,“这没能吸引观众”。
孔安怡说,电视连续剧《曼达洛人》(The Mandalorian)中的角色尤达宝宝是星战系列试图重现其经典之作的例子。“现在没有了尤达,我们正在努力将《星球大战》的魔力带入下一代,”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