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在他成功而卓越的职业生涯中,中国导演娄烨在中国电影审查机构那里也遇到过不少麻烦。
他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放映《苏州河》后被禁拍电影两年,在《颐和园》后被禁五年,前不久在2月的柏林电影节上放映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经历了漫长的审批过程。官方对娄烨的关注没有继续增加,这本身几乎就是一条新闻。
娄烨的新片《兰心大剧院》是个例外,它以1941年12月的战时上海为背景,讲述一位卷入阴谋的上海女演员的故事。下周,它将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全球首映。
“我经历过很多审查,作为电影人,我从来都不清楚审查机构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娄烨从中国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在娄烨的早期作品发布后,中国曾两次禁止他在一段时间内拍摄电影。
在娄烨的早期作品发布后,中国曾两次禁止他在一段时间内拍摄电影。 Adam Berry/EPA, via Shutterstock
《兰心大剧院》是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正式竞赛单元的66部新长片之一,本届电影节将于本周三至9月7日举行。娄烨的电影将与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的《真相》(The Truth,本届电影节的开幕电影)、奥利维尔·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的《黄蜂网络》(Wasp Network)、詹姆斯·格雷(James Gray)的《星际探索》(Ad Astra)、诺亚·鲍姆巴什(Noah Baumbach)的《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的《我控诉》(J’Accuse)、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关于无尽》(About Endlessness)、帕布罗·拉雷恩(Pablo Larrain)的《厄玛》(Ema)和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的《洗钱事务所》(The Laundromat)一起上映。
威尼斯电影节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有威望的舞台,标志着秋季的开始,为争夺媒体曝光和小金人的大战拉开序幕。今年的入围影片包括备受期待的托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的《小丑》(Joker)、沙特阿拉伯电影导演海法亚·曼苏尔(Haifaa al-Mansour)关于选举的《完美候选人》(The Perfect Candidate)以及劳伦·格林菲尔德(Lauren Greenfield)关于伊梅尔达·马科斯(Imelda Marcos)的纪录片《国王缔造者》(The Kingmaker)。
广告
《兰心大剧院》并非秋季档影片,但巩俐在片中出演了一名参与一场戏剧制作和间谍活动的著名演员。娄烨被影评人谢莉·克拉克(Shelley Kraicer)称为“当代中国电影最伟大的导演”,新片的背景设定在珍珠港事件前夕,将与娄烨其他历史题材影片的高度戏剧性相媲美。
颐和园》以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为背景,《紫蝴蝶》以日本占领时期的满洲和上海为背景。
撇开全球事件不谈,娄烨对这部新片中熟悉的剧场环境情有独钟。他的父母都曾在剧院的后台工作,他很怀念电影中出现的上海兰心大剧院。
“我是戏剧世界的产物,”他说。“所以过了很久之后还能”——从他目前居住的北京——“回到上海,在那一带拍摄这部电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经历。”
影片复杂的故事情节发生在六天的紧凑时间里,集历史剧、浪漫情节剧和间谍故事于一体。和娄烨之前的作品一样,这部电影也跟随着角色的激情前行。故事改编自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由娄烨的合作伙伴马英力担任编剧。马英力也是纪录片制片人和导演,作品包括关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幕后故事的纪录片。
马英力与娄烨合作完成这个项目,她说,她想“讲述的是一件小事会如何真正影响历史”。
马英力与娄烨合作完成这个项目,她说,她想“讲述的是一件小事会如何真正影响历史”。 Adam Berry/EPA, via Shutterstock
在柏林墙倒塌之前,马英力曾在柏林学习电影制作,她认为战时上海是探索叙事和结构的极佳场所。她说,她相信像主角那样的双重生活描写会引起很多观众的共鸣。
“我想讲一个故事,讲一件小事会如何真正影响历史,讲一讲在涉及身边的事情时,我们在生活中都扮演了某种角色,”马英力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对于生活在舞台内外、有着不同身份和选择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比喻。”
广告
在包含着背叛的剧情中,巩俐饰演的角色在前夫、养父和与情人逃离战争的诱惑之间挣扎。(国际演员阵容包括帕斯卡·格雷戈里[Pascal Greggory]、乔·奥达基里[Joe Odagiri]和赵又廷。)对马英力来说,那个令人忧虑的历史时刻意外地让她想起自己在德国读书的时光,不过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她并没有想到这种联系。
“1980年代我在西柏林时,柏林墙还在,”她说。“我被包围着,周围没有任何自由。”
尽管故事有着这样的背景,电影还是顺利通过了中国审查机构的审查。娄烨和马英力认为,这是因为该片的历史性,它是一部黑白片。
“在题材、主题和我在这部新片中处理的想法方面,我觉得它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有相似的地方,”娄烨说。“它们都是关于现实与幻觉 、真实与虚假的电影。也许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让这部电影更容易接受。”
中国影片的审批过程可能无法预测。马英力说,不同影片的审批时间可能大不相同。这个过程从剧本审查开始,通常需要20天或更少的时间。但是等到电影拍摄完成,并呈交了最终版本之后,审查可能需要多得多的时间。令娄烨惊喜的是,《兰心大剧院》没过多久就获得了批准。
但是,影片上映可能出现无法预料的延迟或取消,这种情况会让电影节的组织者感到有点紧张。就在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上映的柏林电影节上,张艺谋的新片《一秒钟》退出引起热议,发生这种事之后,组织者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
广告
“我们知道中国的情况很复杂,所以有点担心,”威尼斯电影节总监阿尔贝托·巴贝拉(Alberto Barbera)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今年4月,巴贝拉已经初步看过这部影片,到6月,他得到保证,该片可以在海外上映。
中国的批准意味着《兰心大剧院》的上映不会节外生枝。但是,就算娄烨之前遭受审批的经历影响了他的电影创作,至少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当我在创作过程中,当我专注于创作电影时,我只专注于这件事,我根本不考虑审查,”他说。
娄烨和马英力在一年内拍摄了两部电影,他们似乎找到了保持高水平工作的方法。证据就在《兰心大剧院》下周在丽都岛的首映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