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新光戏院三层楼高的广告牌上,满是脸上涂着浓重油彩、顶着华丽头饰的演员。
但其中一个戴着一条过长的红领带、头顶一头亮黄色头发,和其他人不一样。你可能以前见过他——在推特上、电视上、职业摔角赛上,或是椭圆形办公室里。
那是特朗普总统,或者至少是一名扮演他的演员,他进入了一个此前一直成功顶住了他的入侵的媒介:粤剧。
新光戏院是香港最后一家商业粤剧院,它的经营者制作了一出关于特朗普和中国的粤剧,时长三个半小时,在上个月短暂上演了四天。
这部戏名为《粤剧特朗普》,讲述了特朗普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川普的故事。川普在中国长大,在一家火葬场工作。在那里,他遇见了文革期间去世的中国领导人刘少奇的不死之躯。
在香港,粤剧迷和演员们常常感叹,粤剧不再像以前那样吸引观众。
在香港,粤剧迷和演员们常常感叹,粤剧不再像以前那样吸引观众。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剧中包括毛泽东和尼克松之间的一场乒乓球比赛,后者在后来的国宴上喝得酩酊大醉;诡计多端的金正恩对白宫的一次访问;林肯的鬼魂;特朗普在一艘外星飞船上的失踪事件;以及多次吟唱的歌曲《雪绒花》(Edelweiss)。
“太疯狂了,”编剧李居明承认。
广告
64岁的李居明是一位风水大师,作过电影编剧,十年前开始写粤剧。七年前,他接手了新光戏院的租约。那时,由于之前的租户负担不起上涨的租金,戏院有变成购物中心的危险。
戏院最早是1972年由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创办的。
粤剧是最受欢迎的中国传统戏曲之一,集表演、杂耍、舞蹈和歌唱于一体,在现场乐队的伴奏下,以遥远的过去为背景展开演出。
在香港,粤剧迷和演员们常常感叹,粤剧不再像以前那样吸引观众。但它仍有相当大的民众基础。
今年,西九龙文化区开设了一家耗资3.45亿美元的戏曲中心,内有1073座的主剧场和小型茶楼剧场,可在明日之星们的演出间隙供应茶点。
在后台,扮演伊万卡·特朗普的陈泳澄(右)帮龙贯天扮成特朗普。
在后台,扮演伊万卡·特朗普的陈泳澄(右)帮龙贯天扮成特朗普。 Isaac Lawren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不过这种政府支持也意味着这些地方需要避开争议。
“这些场所其实很保守,”音乐学者、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管理学教授陈守仁说。
“它们不允许任何特朗普戏这一类,以免给管理者找麻烦,”他说。“这只可能发生在新光戏院。”
广告
这座剧场与宽敞明亮的新戏曲中心有天壤之别。点心要去自动贩售机买,洗手间的长队排到了主剧场的一条过道上,剧场内还有一间小型电影放映厅。
这里上演的剧目大都属于古代争斗、情感波折、宫廷纷扰这类传统范畴。但李居明开始尝试改变,他写了一部关于毛泽东的戏,于2016年首演。
作品聚焦的是毛泽东与女性的关系,因淡化了他的统治的残暴性而在香港遭到批评。他的特朗普剧也因粉饰共产党的统治引来类似的不满。李居明表示,他省去作品中的一些负面内容是因为担心观众受到惊吓。
在椭圆形办公室布景中排练。
在椭圆形办公室布景中排练。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想让他们进入到故事中,而不被吓到或感到害怕,”他说。“所以我去掉了某些敏感和争议性话题。”
这部特朗普剧是由毛泽东剧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二部分。李居明说,他认为两人之间有着明显的联系。他指出,特朗普72岁,和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毛的岁数一样。
“这是大部分老人会有些疯狂之举的时期,在72岁的年纪,”他说。“毛主席和特朗普有相似性。他们在无视政府和所有人的意见去发起一场革命,自行其是。”
广告
聚焦时事的粤剧很罕见,但不是没有先例。20世纪30和40年代,为吸引新的观众,出现了有关甘地和希特勒这类现代政治人物的剧目。
“他们必须创新才能生存下去,”陈守仁说。“粤剧就是这样走向使用现代主题、特别是政治话题的革命。”
这部粤剧中包括毛泽东和尼克松之间的一场乒乓球赛,尼克松后来在国宴上喝得酩酊大醉。
这部粤剧中包括毛泽东和尼克松之间的一场乒乓球赛,尼克松后来在国宴上喝得酩酊大醉。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李居明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新作为戏院带去同样的推动。“我们有了许多从没看过粤剧但为看特朗普而来的观众。”
开演当晚先在舞台边的神龛祭拜了粤剧祖师爷华光大帝,并在剧场入口处摆放烤乳猪、香烛和仿金锭等供品。
观众既有年长些的铁杆粤剧迷,也有前来凑热闹的年轻人。
27岁的金融分析师亨利·陈(Henry Chan)说,小时候跟奶奶看过粤剧,后来就一部也没看过。但他对特朗普非常好奇。
广告
“这是个稀罕的组合:特朗普、金正恩、毛泽东和林肯,”他说。“这部剧我必须得来看。”
香港在线媒体立场新闻的一名评论人称它是那种“只有香港才会制作演出的荒唐梦”。
李居明得到了他所希望的特朗普人气,短暂的首演卖了个满座,并计划明年再度上演。李居明希望有一天能把演出带到美国,梦想着能在白宫演一场。
“我想有一天把这套戏演给唐纳德·特朗普本人看,博他一笑,”他说。
新光戏院是香港最后一个商业粤剧院。
新光戏院是香港最后一个商业粤剧院。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