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robosexual 机器人恋、digisexual 数字恋
异性恋、同性恋或是双性恋的概念已经不新鲜了,现代人有更加多元的性取向和恋爱取向,比如多边恋(polyamorous,拥有一段以上的开放式浪漫关系)、半无性恋(demisexual,只能在亲密关系中感受到性吸引力的人)、无浪漫情节者(aromantic,对浪漫关系没有兴趣或渴望的人)或超性恋者(skoliosexual,只对非二元的性别认同的人有性渴望)。
而随着机械人、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对人类的性别认同造成冲击,那些超越人类之间的情感形式又该如何定义?你听说过“机器人恋”(robosexual,机器人[robot]和性别的[sexual]的组合词)和“数字恋”(digisexual,数字的[digital]和性别的[sexual]的组合词)吗?
2013年,美国科幻爱情片《她》(Her)讲述了一名男子爱上电脑操作系统的故事,让人更多地了解了人类和虚拟角色之间的爱情。最近时报的报道“Do You Take This Robot...”则抛出一个问题:今天的我们能通过手机找到爱情,或许你的手机本身也同样令人感到满意?
广告
越来越多的案例讲述了人类与虚拟角色和机器人之间的罗曼史。最近,日本男子近藤显彦与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结婚,引发热议。2016年,一名与机器人订婚的法国女性表示:“我真的只会被机器人吸引。”她还补充:“我仅有的两段与男人的关系证实了我的爱情倾向,我不喜欢与人类肉体的接触。”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工程师郑佳佳与他自己设计的机器人妻子结婚,据说“她”可以阅读简单中文和说话。
去年,一篇名为“数字恋的兴起”(The Rise of Digisexuality)的学术论文引发关注。论文作者先是描述了“第一波”数字恋(在线色情、“约炮”应用程序、色情和电子性爱玩具),其中技术只是为了履行性的传递系统;作者进一步阐释了“第二波”数字恋:业者通过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配备AI的性爱机器人等沉浸式技术形成更深层次的关系,这让人有时完全不需要人类伴侣。
“机器人恋”与“数字恋”的时代来临之际,时报记者更深入地探究:仿生的性玩具能够满足人类吗?机器人能是否能行使“同意权”(consent)呢?有些人警告性爱机器人的出现是通往性奴役的滑坡,也有人吹嘘他们因此而达到性解放。
你怎么看待人类与机器人“相爱”?你还知道哪些其他的恋爱模式?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你的观点,也欢迎对“每日一词”这个栏目提出意见和建议。我们的读者信箱地址是:[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