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扬州——周浩晖是最新一位赶上中国犯罪小说进入国际市场浪潮的作家。2007年,他对在北京附近一所大学教工程学的工作感到不满意,于是开始在网上写小说。后来这些小说让他在中国受到了狂热追捧。

它们构成了一组三部曲,讲述的是警方追查一名复仇杀手的故事。两年后,这些书出版,最终卖出120多万本。据周浩晖的代理公司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称,根据它们改编的一部连续剧,在社交媒体巨头腾讯旗下的流媒体网站上播放量高达24亿次。一部长片已于四月开拍。

现在,周浩晖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死亡通知单》将于6月5日在美国发布,下周在英国发布。美国双日(Doubleday)出版社希望这本书能让周浩晖跻身裘小龙何家弘阿乙等中国当代小说家的行列,这些作家凭借中国社会底层的犯罪故事在全球赢得了读者。

周浩晖说,犯罪是一个普遍的主题,所以侦探故事或警匪小说(即便出自中国这样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能够比历史小说等类型更容易超越文化差异。

广告

“讨论罪犯和警察的这种都市都有(的事),这种悬疑性神秘感这些东西,我觉得这是全世界的读者都很喜欢的一个类型,”他在家乡扬州接受采访时说。地处长江沿岸的扬州是一座古都,人口200万,从上海逆流而上几个小时便可抵达。

他指出,马丁·西科塞斯(Martin Scorsese)2006年的作品《无间道风云》(The Departed)是对2002年备受好评的香港电影《无间道》(Infernal Affairs)的翻拍。《无间道》讲述的是警方一名卧底潜入犯罪团伙的故事。《无间道风云》只是把背景换成了南波士顿,该片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四项奥斯卡奖。

周浩晖的《死亡通知单》三部曲的第一部将于6月5日在美国出版,下周在英国出版。
周浩晖的《死亡通知单》三部曲的第一部将于6月5日在美国出版,下周在英国出版。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ORG XMIT: NPX

现年40岁的周浩晖对自己在中国的名气显得镇定自若。在家乡,他的小说被摆放在书店的显眼位置,即便如此,他本人并不引人瞩目。他理智,语气温和,兴趣广泛。

除了十多本犯罪小说外,他还写了两本有关美食的书,其中一本是关于他家乡的淮扬菜。淮扬菜被认为是中国“四大菜系”之一(另外三大菜系分别是粤菜、川菜和来自中国东北部的鲁菜)。

他举止温和,这似乎和犯罪小说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暴力不相符。在《死亡通知单》中,一个凶手在一场可怕的爆炸案中杀害了两名警校学员。18年后,凶手再次现身。这一次,他策划杀害一位受人尊敬的警官。未能侦破当初那起案件一事,始终困扰着这名警官。

现在,凶手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复仇者,将那些罪行未受惩罚的人绳之以法。凶手以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古希腊悲剧三部曲《奥瑞斯提亚》(Oresteia)中的第三部“Eumenides”(复仇女神)作为自己的名字,并用精美的毛笔字写下通知,警告每一个受害者,将警方引入一场恶毒的游戏。再次出现的一连串杀戮促使警方重启一个专案组。此前,该专案组曾遭搁置,至于搁置的原因,若是在这里详细解释,就相当于剧透了。

广告

当然,审查制度影响着这里的犯罪小说写作。对一些人来说,审查制度可能会让犯罪小说看上去比较苍白无力。阿乙在写惊悚小说之前是江西省的一名警察。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犯罪小说在中国的潜力可能已经耗尽了。“犯罪小说还是很受欢迎,”他说,“但是,就对创作者来说,他的创作难度越来越大。”

周浩晖承认,审查机构是个问题,它们逼迫他修改书中的内容。但他说,小说的余地往往比电影网络内容大,政府对后者的监管力度更大,因为在它们上面花时间的人更多。《死亡通知单》的核心调查的确涉及警察腐败和中国富人享有的特权,这些经历都能与中国读者产生共鸣。

周浩晖在中国扬州的办公室。
周浩晖在中国扬州的办公室。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ORG XMIT: NPX

“我们写犯罪小说不太好决定你说什么要特别负面,”周浩晖说,“你没有办法把握这个。”解决的办法,他说,就是找一个对什么内容能通过审查有更好判断力的好编辑。

《死亡通知单》电影版的制片人把故事发生的地点改成了香港,以避免潜在的政治敏感性问题。共产党的宣传部门认为,香港在经历了数十年的殖民统治后,已经彻底堕落了。

周浩晖的美国文学代理人出于商业原因,而非政治原因,也对该书的英文版做了些改动,英文版由扎克·哈卢扎(Zac Haluza)翻译。英文版的故事发生在四川省会成都,而不是扬州或邻近的南京。周浩晖表示,他在构思这个故事时,头脑中一直想的是这两座城市。周浩晖在双日出版社的编辑罗布·布鲁姆(Rob Bloom)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这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以熊猫和辛辣食物闻名的成都为外国读者所熟知,更可能会让读者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

被问及这个改动时,周浩晖大笑起来,表示他也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改。

广告

双日出版社有权选择是否接着引进这个三部曲的第二部和第三部——它们的中文书名分别是《宿命》和《离别曲》——但此时还没有敲定,也许是因为周浩晖的第一本英译小说、去年由Amazon Crossing出版的《恐怖谷》并不畅销。

周浩晖长大的城市扬州以悠久的文学传统闻名,尤其是九世纪的诗人杜牧。杜牧有一首感叹朋友下落的诗广为流传,周浩晖的同事们在游览该市的世界遗产名胜瘦西湖时能齐声朗诵这首诗(毛泽东手写的杜牧诗句被刻在湖边的一座石碑上)。

周浩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来这个公园玩过——当时不收门票——但很久之后,他才有了文学灵感。

周浩晖办公室的一个板子上写着他计划制作和导演的电影的笔记。
周浩晖办公室的一个板子上写着他计划制作和导演的电影的笔记。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因为中国的教育制度很激烈,我们从小接受教育的时候呢,没有人去引导我们去思考‘你想要干什么?’”他说,“就是告诉你要学学学,然后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他的确考上了好大学——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北京的清华大学——并且获得了环境工程学位。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工程学。后来,他在位于北京边缘的一所大学教了十年书,把写作当成业余爱好,在那所大学的网络论坛上发表故事。

在2003年非典期间,他开始认真写作。当时,由于病毒爆发,数百万人被隔离,数百人死亡。“我们没有地方去娱乐,”他说,“然后我就整天关在屋子里。”

广告

由于《死亡通知单》三部曲的成功,他于2012年辞去教授工作,回到扬州。他放弃了全职写作,现在通过自己创立的制片公司“青蛙兄弟”创作自己的网络电影。由于对自己广受欢迎的三部曲被拍成黑色喜剧感到失望,他也开始研究电影导演。

他表示,制作和导演让他能够在更多方面控制自己想要讲述的故事。他的第一部网络电影是一部心理惊悚片,名为《禁锢之屋》,讲述两个陌生人被神秘地关在一个封闭公寓里的故事。

周浩晖对电影的喜爱显而易见。《死亡通知单》三部曲的灵感来源于台湾流行歌手兼演员周杰伦2006年的一个音乐录像。这个故事情节紧凑、节奏很快,几乎没有任何与主题无关的描写或过多的思考。

对他这一代人来说,语言与视觉、印刷文字和银幕上的图像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使他能够灵活地从一种媒介转向另一种媒介,一种体裁转向另一种体裁。周浩晖表示,形式没那么重要。“我只是问自己,‘讲故事的最佳方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