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好莱坞在金球奖红毯和舞台上对#MeToo(我也是)运动表示支持一天后,大西洋彼岸一位著名女演员在公开信上署名,谴责该运动及其在法国的相应运动#Balancetonporc,即“揭发你的猪”。
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加入了100多名娱乐、出版和学术界的法国女性行列,她们于周二在《世界报》(Le Monde)及其网页上发表公开信,提出在这两个运动中,男人和女人利用社交媒体作为描述不当性行为的论坛,对私下里的经历进行公开控诉,这些行动已经过了头,造成了一种极权氛围。
“强奸是犯罪。但固执或笨拙的调情不是犯罪,对女人献殷勤也不等于大男子主义的侵犯,”周一发表的这封信在开头这样写道。“由于韦恩斯坦事件,人们对于女性所遭受的性暴力已经产生了合理的认识,特别是在有些男性滥用职权的工作场所。这是有必要的。但是现在,这种言论的解放已经完全走向相反方向。”
她们认为,#MeToo运动导致了一场公开指控,把本来够不上罪犯的人归为性犯罪者的同类,而且没有给他们自辩的机会。“这场加速的审判已经有了受害者,作为惩罚,那些男人不能继续从事自己的职业,被迫辞职,诸如此类,而他们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摸一下膝盖,想偷一个吻,在工作晚餐上谈论”亲密“的事情,或者发送带有性含义的信息给一个并无相同意向的女人,”她们写道。公开信为法文,此处由《纽约时报》翻译。
广告
这段文字似乎指的是过去几个月里,越来越多的男性被指控有不当性行为后,遭到停职、解雇或被迫辞职。
这些作者的论点之一是,#MeToo和#BalanceTonPorc运动不是赋予女性权力,而是服务于“性自由的敌人,宗教极端主义者,最糟糕的保守者”,乃至认为女人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人,是有着成年人外表的孩子,总是要求被保护”。她们写道:“在同一天里,一个女人可以领导一个专业的团队,也可以享受成为男人的性对象,她不必成为一个‘淫荡的女人’,也不必成为一个卑鄙的父权制帮凶。”
她们认为,这两场广泛的运动抑制了性表达和性自由。这些女性提到出版商要求男性角色“少一点性别歧视”,瑞典的一项法案要求人们在性行为之前明确表示同意,“再坚持一下,两个想一起睡觉的成年人将首先需要通过手机应用程序确认一个文件,文件上清楚地列出他们接受和拒绝接受的行为”。
她们接着写道:“哲学家鲁文·奥吉安(Ruwen Ogien)捍卫冒犯的自由,认为它是艺术创作的关键。同样地,我们捍卫打扰的自由,因为它对于性自由是不可或缺的。”虽然她们没有对不当性行为进行明确的界定,但她们表示,她们“足够有远见,不会把笨拙的性暗示与性侵犯混为一谈。”
周二,这封信的译文很快在Twitter上被广泛转发,网友的反应不一,有些支持,有些反对。指控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强奸自己的女演员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在Twitter上批评了法国女性的这封信。“凯瑟琳·德纳芙等法国女性告诉全世界,她们已内化的厌女症如何让她们走上了被洗脑的不归之路,”阿基多写道。
另一方面,创造“受害者女权主义”一词的克里斯蒂娜·霍夫·索莫斯(Christina Hoff Sommers)在Twitter上引用了那封信中的一句话,并对它进行了评论。
广告
在那封信的尾声,作者们回到了自我伤害这个概念,呼吁女性接受自由带来的风险。“能影响一名女性身体的事件不一定影响她的尊严,不管多么严重,也不应该让她成为永远的受害者,”她们写道,“因为我们不能简化成我们的身体。我们内心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我们珍视的这种自由并非没有风险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