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对于好莱坞以周日的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s)为平台谴责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做法,没人感到惊讶。影坛有影响力的演员大部分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总统竞选。特朗普胜选时,很多影星公开表露出厌恶。身为候任总统的特朗普难以请到顶级明星参加自己的就职仪式。
但没人想到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在领取金球奖终身成就奖时,会如此坚定地为一种新型文化战而战,把目标对准特朗普作为一名炫耀者和表演者的能力,说它们为阴险,并号召演员、外国人、记者和其他人团结起来,支持艺术和《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与此同时,她还把特朗普描绘成一个很会煽动支持者的霸凌者,把他们变得疯狂和“愤怒”。
从特朗普对斯特里普发声的反应来判断,特朗普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而且,他似乎很渴望出现这种能分散民众注意力的事情——此前数天,俄罗斯介入大选和他的女婿、很快将成为白宫高级顾问的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商业交易都受到密切关注。
斯特里普是好莱坞最著名的女演员,曾经获得30次金球奖提名(8次获奖)和19次奥斯卡提名(3次获奖)。一开始发表获奖感言,她就承认,在奥巴马总统当政八年后,娱乐业精英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出现了非常大的不同。
广告
“在坐的每一位,现在都属于美国社会中被诋毁得最严重的一群人,”她说。
斯特里普引用凯丽·费雪(Carrie Fisher)的话,为演艺行业的从业者提供了明确的指导:“带着你破碎的心,将其创造为艺术吧。”
这个讯息无疑得到了一些人的理解。
“她激励我们采取行动,让我觉得‘好莱坞就应该这样,’”凭借在HBO的喜剧《不安感》(Insecure)中的表演获得提名的伊萨·雷(Issa Rae)在颁奖典礼结束后说。“她已经完全超越了表演艺术家的身份,现在是一位社会变革艺术家。”
伊萨·雷说到斯特里普时表示,“她激励我们采取行动,让我觉得‘好莱坞就应该这样’。”
伊萨·雷说到斯特里普时表示,“她激励我们采取行动,让我觉得‘好莱坞就应该这样’。” Paul Buck/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据《洛杉矶时报》(The Los Angeles Times)报道,出演USA电视网剧集《黑客军团》的拉米·马雷克(Rami Malek)跟同桌的人谈起斯特里普,说“她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当我们的总统。”
进入备战状态?感觉是这样。
周日早些时候,特朗普的支持者让#BoycottGoldenGlobes(抵制金球奖)标签成为Twitter上的热点,他们要么料到了会有批评言论,要么厌烦一些好莱坞明星公开讲述对特朗普当选的恐惧,因此做出了负面的回应。“亲爱的梅丽尔·斯特里普。我们投票反对的也包括你!”一名女子在Twitter上写道。
周一早晨通过电话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特朗普对斯特里普不以为然,称她是“希拉里的粉丝”,还指出她去年夏天曾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为克林顿助选。后来,特朗普又连续发推文,称斯特里普是“好莱坞最被高估的女演员之一”,还说她是“输惨了的希拉里的马屁精”。
广告
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娜·康维(Kellyanne Conway)周一继续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上进行反击。她指责斯特里普“煽动人们最恶劣的本能”,取笑名人们一边穿着“上亿美元的礼服,一边谈论可怜的好莱坞如何受到诋毁”。
而后她还这样评价斯特里普:“她听起来像是停留在2014年。选举已经结束了。她输了。”
就在做出这些反击几小时后,库什纳将在白宫担任他岳父的顾问的消息传出,这让人质疑其中的裙带关系和可能的利益冲突。特朗普习惯在更大的争议逼近时,参与一些边角的争端,尽管他说在时报的记者周一早上给他打电话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斯特里普发表了那些言论。
面向好莱坞和观看直播的那些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在全球拥有众多忠实影迷的斯特里普摆出这样的姿态,是几乎不用冒什么风险的。娱乐业会将自身对特朗普当选的愤怒情绪转化为什么,目前尚不得而知,也不确定一场文化战是否即将到来——就像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情况,当时的政治人士要求停止向那些令他们反感的艺术家提供资金支持。
长久以来,好莱坞一直被看作为美国重要的自由空间之一。但从商业角度看,面对DVD销售额下降,流媒体服务竞争和票房收入极不均衡等问题带来的压力,电视台和电影制片厂很少承担得起疏远任何观众的代价。在星光璀璨的金球奖晚宴上,好几位制片厂高管私下称赞了斯特里普,但他们拒绝像她那样公开发言,理由是需要考虑商业利益。好几名业界高管表达了他们的不解,他们不明白她为何要用自己的演讲传达一个意料之中的信息:一位好莱坞明星谴责特朗普。
并非所有在好莱坞的人都与斯特里普意见一致,同时也是《不安感》——讲述了一位年轻的黑人女性在南洛杉矶的工作与爱情故事——制片人的雷指出,也有一些出席金球奖的嘉宾“不能苟同”。
广告
“我认为这里有一种错误的观念,即认为好莱坞的人立场都是一样的,”雷说道。“仔细想想,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一帮有钱人。只要其他人没有同样的举动,或者在做她正做的事情,那她就不是在向唱诗班布道。”
《嘻哈帝国》执行制片人丹尼·斯特朗(Danny Strong)承认,出席金球奖的大多数人可能的确是“自由民主党人”。但他表示:“重点不在这间屋子里的200人;而是正在观看节目的数千万人。是说给那些人听的。”
埃迪·雷德梅因(Eddie Redmayne)在HBO的派对上表示,他觉得斯特里普的演讲“极富感情”,但他不愿透露他是否觉得好莱坞应该追随她的脚步,公开发表政治言论。
专门制作颁奖节目的制片人表示,节目播出后的调查显示,当名人把在舞台上亮相的机会变成进行政治鞭挞的讲坛时,观众并不喜欢。(斯特里普是全场言辞最激烈的人,但绝非唯一一个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批评特朗普的获奖者。)很难判断周日的收视率是否受到了影响。
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显示,这届颁奖礼吸引了2000万观众,比前一年里奇·贾维斯(Ricky Gervais)主持的那届增加了8%。NBC表示,其中电视台最渴望吸引的18至49岁的成人观众,2017年金球奖颁奖典礼增加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