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240万名居民中只出现了一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就足以让当地政府在没有事先警告的情况下,对位于中国东部农田之间的城市芜湖进行封控。
目睹了中国最富有、最先进的大都市上海被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轻松击败,因此陷入长达数周的封控而锐气尽失、受到重创后,全国各地的官员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即使不给民众准备的时间,也要提前采取行动。
周日一大早醒来后,安徽芜湖的市区民众接到了官方要求他们足不出户的命令,还要做病毒检测,而且是每天做,直到政府决定它消除了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病例为止。该变异株正在让中国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达到运转极限。
芜湖市政府表示,在一名学生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已采取果断措施。网上的视频和图片显示,尽管政府出台了“足不出户”令,芜湖的许多人还是赶在封控措施全面实施之前外出抢购食品。
广告
“现在我感觉没太多人缺物资,因为刚开始,”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芜湖居民梅根·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但我看到很多人在疯狂囤物资,很多团购群,大家都在囤。”
上海正在进行中国规模最大的一次封控管理,2700万人已困在家中数周时间。在全球注意力都集中在上海的时候,据《财新》杂志报道,中国还有20多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处于封控或严格限制行动的状态,。
其中许多城市都有好几百万居民,但大多数外国人不熟悉它们的名字,比如六安、永城和四平。中国西北只有1.5万居民的小镇秦东,尽管还没有通报一例新冠确诊病例,但已对居民进行几乎全面封控。官员说,因为当地有一名被确认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官员们坚持认为,每次对城镇的封控,都让中国更接近击败新冠病毒的目标。但是,每次关闭也给两年多的疫情限制措施下疲惫不堪的居民和经济带来负担。
记者周二联系到的大多数芜湖市居民说,他们接受政府的限制措施,只要政府确保食品和药品供应,允许慢性病患者去医院看病。但也有一些人说,民众的需求已经让他们所在的社区无力应对,尤其是满足那些无法照顾自己或不知如何在网上订餐的老人和体弱多病者的需求。还有一些人抱怨蔬菜和肉类价格急剧上涨。
“至于市政府,对老百姓菜篮子的问题没安排好,大家很不满,”芜湖市居民朱小平在谈到物价上涨时说。“居然你要封锁,我想政府应该保证各小区准备好做好老百姓的菜篮子问题。”
广告
当被问及如果人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会发生什么时,朱女士只是简单地答道:“像上海。”
上海自4月初起的全城封控,已给全国人民敲响了警钟。
官员们想避免上海未能遏制住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播的前车之鉴,中央政府已迫使上海采取更严厉的防控措施,这些措施正在扼杀经济生活,引发公众愤怒。普通老百姓想避免遭受上海居民正在经历的苦难,那里已出现大米和鸡蛋等主食供应短缺的问题,还发生了一些居民因得不到及时的医疗救治而死亡的情况。
中国的高层官员和中共控制的报纸最近几天都表示,中国不会减弱贯彻新冠病毒“清零”的力度。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党报《学习时报》上写道,让新冠病毒更广泛传播将带来更大的风险。
“我国是人口大国,地区发展不平衡,医疗资源总量不足,”马晓伟道。他补充道,中国“要旗帜鲜明反对当前一些所谓的‘病毒共存’等错误思想”。
这种论点已受到包括医学专家在内的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质疑。芜湖和其他地方的封控措施已在网上引发了操之过急的批评。中国人还嘲笑官员们正在越来越多地使用官僚主义委婉说法来描述封控。在中国西北有160万居民的城市西宁,政府把封城称为“静态管理”。
广告
在网上发布的西宁市政府对“静态管理”的解释下,一名网民评论道:“物流停运,单位停工,交通停运,我实在是不明白这和封城有什么区别!”
芜湖市居民的发声更多是默默承受的顺从,而不是反对。如果像中国有些城市已经承受的那样,芜湖的封城延续几周甚至几个月的话,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
“我个人感觉封得早就可以控制得好,这样的话就可以快速解决,”住在芜湖市边缘的商人夏振兴说。虽然不住在市里的封控区,但他说,他在网上销售当地特产绿豆糕的生意正受到中国各地纷纷封控的影响。
“疫情就生意各个方面都受到影响,”他说。“难是挺难,但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