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拜登总统准备在本周召开一次“民主峰会”之际,中国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说法进行了反击:它也是一个民主国家。
即便统治着全国14亿人民的中共不能容纳任何反对党;其领导人习近平通过不透明的政治程序上台,没有进行普选;在中国公开呼吁民主会受到严厉惩罚,通常会被判处很长的刑期。
中国国务院在周末发表了《中国的民主》白皮书,指出“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
任何民主国家都不太可能相信中国的民主模式。除了它自己的标准,从任何角度来看,中国都是世界上最不民主的国家之一,在政治和个人自由排名中垫底。
即便如此,政府仍寄希望于在一些亚非拉国家找到受众,这些国家对自由民主的概念或对美国主导的批评感到失望。
周六,在北京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官员。
周六,在北京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官员。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他们想要让其所谓的西方民主处于下风,采取守势。”
中国关于民主的白皮书是为期数周的宣传运动中的最新一章,目的是为了削弱拜登于周四开始的虚拟峰会。
广告
在官方电视台的演讲、文章和视频中,官员们颂扬了所谓的中国式民主。与此同时,北京特别批评美国民主存在严重缺陷,试图削弱拜登政府在团结西方对抗中国过程中的道德权威。
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10月的一次中共高层领导人会议上说:“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在同一个演讲中,他嘲笑选民在选举期间听候选人的“天花乱坠的口号”,认为在下一次竞选之前,选民几乎没有影响力。)
周日,外交部发表了另一份报告批评美国政治,称其受金钱的腐蚀,社会两极分化加深,以及选举团制度固有的不公平。同样,官员们后来试图淡化白宫宣布美国官员不会参加2月北京冬奥会的声明,称反正他们也没有受到邀请。
周六,在北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之前,一名记者领取一份中国政府撰写的《中国的民主》白皮书。
周六,在北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之前,一名记者领取一份中国政府撰写的《中国的民主》白皮书。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在共产党统治的基本性质及其政治和社会模式的优越性方面,中国的宣传攻势给出了一些令人吃惊的说法。这也表明,对于自己在世界上的形象,政府可能缺乏安全感。
华盛顿倡导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负责中国事务的分析师莎拉·库克说:“该政权认为有必要不断用民主来证明其政治制度的合理性,这有力地承认了民主一词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和合法性。”
当官员周六介绍政府的这个政策文件时,他们似乎在比赛谁能更频繁地提到“民主”一词,同时模糊这个词的定义。
广告
中宣部副部长徐麟说,中国的制度“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
英国研究机构皇家三军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查尔斯·帕顿表示,这场运动让人想起美苏之间的竞争,在数十年的时间里,两国为其政治制度的优劣争论不休。
中共高级官员11月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
中共高级官员11月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 Yan Yan/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帕顿说:“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更热衷于意识形态竞争,这让你回到了冷战时期。”他指的是中国。
拜登的民主峰会遭到了西方和中国的批评,部分原因在于谁被邀请或未被邀请。政府官员已表示,该峰会并非直接针对中国。
被“自由之家”归为缺乏民主的安哥拉、伊拉克和刚果将参与峰会,而土耳其和匈牙利这两个北约盟国却没有参与。
白宫还邀请了两名台湾官员,中国声称对这个民主岛屿拥有主权。受邀的还有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在这个半自治领土遭北京打压后,他前往英国寻求庇护。这样的举动可能会激怒北京。
广告
在北京对其政治制度所做辩护的几大核心论点中,有些听起来相对更有说服力。
官员们以在乡镇或社区举行的选举为例,这类选举能够选出五级立法机关中最低一级的代表。然而,选票经过了精心安排,任何不认同中共的候选人都面临骚扰或更糟糕的情况。
2020年5月,在香港铜锣湾抗议新国安法的民众。
2020年5月,在香港铜锣湾抗议新国安法的民众。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后,这一级立法机关选出更高级别的代表,直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此议会机构拥有近3000名代表,每年春季召开会议,例行公事地批准党的领导层在闭门会议中做出的决定。
当习近平推动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宪法修正案(实际上允许他无限期执政)时,无记名投票的结果是2958票赞成,两票反对。
中国还指责美国将西方价值观强加于其他文化,这或许会在这两个大国争夺影响力的地区引发共鸣。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最近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安纳托尼·安托诺夫一同谴责了拜登的峰会代表了虚伪和霸权。他们在保守派杂志《国家利益》上撰文,提到了美国对专制国家民主运动的支持,也就是所谓的“颜色革命”。
广告
“任何国家都无权用单一标尺衡量世界丰富多彩的政治文明,”他们写道。
通过列举美国和其他西方社会如何被政治、社会和种族问题撕裂,还有如何被新冠疫情所拖累,中国辩称其治理模式创造繁荣稳定的效率更高。
1月,中国武汉,新冠疫情期间的卫生工作者。
1月,中国武汉,新冠疫情期间的卫生工作者。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正如官员们经常指出的那样,中国已经实现了40多年的快速经济增长。近来也控制住了始于武汉的新冠疫情,整个疫情期间的死亡人数比一些国家的单日死亡人数还要少。
质疑者认为,这些成就不足以让中国算作民主国家。
他们引用了各种调查,包括了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根据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选举公正性等标准对各国进行的排名。在最新的排名中,中国在176个国家里接近垫底。只有沙特阿拉伯、也门、朝鲜和厄立特里亚比中国排名更低。丹麦位居第一,美国排在第36位。
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着法院,并对媒体进行严格审查。它打压藏族文化和语言,限制宗教自由,并在新疆展开了大规模拘禁运动。
广告
更有甚者,在近几个月对其制度的激烈捍卫下,中国也丝毫没有放松对异见的迫害。
纽约⼤学专攻中国问题的法学教授孔杰荣透露,许志永丁家喜这两位中国最著名的人权律师预计将在今年年底接受审判,他们的罪名是呼吁更多公民自由。截止周二,彭博社北京分社的一名中国雇员已被拘禁一年,几乎没有任何关于她所受指控的信息。
在习近平统治下,如今的知识分子对在中国发表意见的态度之谨慎,可以说是自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来之最。
“这是中国经历的一段非同寻常的时期,”孔杰荣表示。“我的确认为极权主义是合适的描述。”
2020年,一名香港警察走过贴在中联办围栏上印有被拘留活动人士照片的标语牌,人们抗议北京对著名反腐活动人士许志永的拘留。
2020年,一名香港警察走过贴在中联办围栏上印有被拘留活动人士照片的标语牌,人们抗议北京对著名反腐活动人士许志永的拘留。 Isaac Lawren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