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北京——中國正式擁有了平息香港動盪局勢的廣泛權力。週四,該國立法機構幾乎一致通過了一項立法,以鎮壓在這座半自治城市中的顛覆、分裂、恐怖主義,以及任何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行為。
北京將在未來幾週內確定國家安全立法的具體內容,最終的規則將決定香港的命運,包括這座城市的自治能被保留多少,以及北京將在多大程度上收緊控制。
中國當局的初步信號表明,一旦該法案生效,將發動鎮壓。法案預計將會在9月生效。
廣告
活動團體可能被禁。法院可能會對違反國家安全的行為判處長期監禁。中國可怕的安全機構可能將在這座城市中公開行動。
就連香港特首本週似乎也暗示,某些公民自由可能不會成為香港生活的永恆特徵。「我們是一個非常自由的社會,所以就目前而言,人們有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她指出,「權利和自由不是絕對的。」
這項國家安全法案的前景在香港立即引發了反彈,抗議者再次走上街頭。國際社會也警告不要侵犯這座城市的公民自由。
川普政府週三暗示,由於中國的舉動,可能會部分或全部終結美國政府與香港的特殊經貿關係。美國國務卿麥克·龐皮歐(Mike Pompeo)表示,美國國務院不再認為香港擁有高度自治,後者正是維持這種貿易地位的前提條件。
週三,香港防暴警察與抗議者發生衝突。
週三,香港防暴警察與抗議者發生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從此前的模版中可以一窺即將到來的安全法的樣貌:2003年香港的一項遭抗議活動阻撓的法案,以及中國另一座半自治城市澳門的一部法律。
兩者均包含禁止煽動、顛覆、分裂國家和叛國等寬泛措辭的禁令,同時也增強了執法權。如果警察相信事關國家安全,來不及等待法庭授權,那麼香港法律將允許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進行突查——這種可能性導致許多人發起了和平抗議
廣告
兩項法案還使當局更容易在法庭上贏得國家安全案件。例如,澳門立法禁止外籍法官審理國家安全案件。香港的法院長期以來一直倚重從英聯邦移居這裡但保留其本國護照的法官。
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門的立法自通過以來,過去11年來基本上沒有使用過。面對偶爾發生的抗議,那裡的政府更願意施用那些較少被人關注的法條。但是,澳門政府與香港政府不同,並未面對以國際同情為基礎的廣泛民主運動。
香港的政治框架不能給新法帶來多少緩解。該市的《基本法》和《人權法案條例》中詳細描述了該框架,為公民自由提供了廣泛的保護。但是這個框架為北京正在起草的國家安全法提供了巨大的豁免空間。
框架的兩個部分均採用了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措辭。該公約有六個不同的條款,允許在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限制權利。
2003年國安法立法時任特首董建華在週一表示:「如果香港市民沒有任何計劃、行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或串連外國或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實在沒有任何理由感到害怕。」
起草和頒佈新國安法的過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廣告
中國立法機關人大常委正在自行編寫新法,未諮詢香港專家。法案一旦定稿,北京任命的香港領導人將被要求立即將其納入法律。
林鄭月娥週二表示:「由於是中央立法工作,因此在香港不會做公開諮詢。」
去年6月,香港的一場燭光晚會。這是一年一度的傳統,以紀念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事件中的遇難者。
去年6月,香港的一場燭光晚會。這是一年一度的傳統,以紀念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事件中的遇難者。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民主派律師質疑北京的立法程序是否合憲。但香港指定中國政府為該地區憲法問題的最終仲裁人。
當前的國家安全法計劃比2003年法案要寬泛得多。它首先要求禁止恐怖主義。
如何定義恐怖主義,中國官員沒有給出任何說明。但是,負責起草該法的委員會,正是四年前給出了寬泛禁止條款的反恐法律的制定者。
2015年底,大陸刑法中關於恐怖主義的條款的修正案包括對以下罪名判處長期監禁:「以製作、散發宣揚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圖書、音頻影片資料或者其他物品,或者通過講授、發布信息等方式宣揚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或者煽動實施恐怖活動的。」
廣告
新國安法也擴大了顛覆的定義。
2003年的法案針對的是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為北京提供有關憲法問題建議的香港大學法學教授陳弘毅說,這其中包括了國務院——也就是中國政府的內閣——下屬的政府機構。但是不太清楚是否會包含針對中國共產黨的行為。
相比之下,新國安法有可能會將這一點納入其中,因為它禁止反對「國家政權」的行為。陳弘毅說,這一用語可能包括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並指出其領導已體現在憲法中。
週四,香港一景。
週四,香港一景。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每年6月4日,數萬甚至數十萬人會聚集在維多利亞公園,紀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的遇難者。他們經常高喊反共口號。
曾為香港政府高級官員的劉兆佳現在是北京政府的顧問。他說,新國安法可能不會禁止這種言論。但可能會禁止「反北京政治團體」組織的活動。香港已有法律禁止團體宣揚獨立
週四的決議呼籲起草法律,允許中國大陸安全機構在香港「根據需要」進行運作。劉兆佳說,這意味著將允許中國的主要警察和邊防部門公安部以及中國主要間諜機構國安部在香港開設辦事處,進行調查和搜集情報。
廣告
但是他說,北京仍將依靠香港警察和檢察官實施逮捕和檢控。林鄭月娥表示,香港警方仍然是「首要」的執法者。
國際上的反對可能成為新法的變數。
劉兆佳說,如果美國採取強硬行動,將只會加劇北京方面的擔憂,即外國勢力在利用香港破壞中國的國家安全。他還說,美國的措施可能促使人大常委在今年夏天制定更嚴格的立法。
劉兆佳說:「如果他們強硬堅持,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而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