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周三,防暴警察在香港市中心动用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驱散数万名抗议者。这些愤怒的抗议人士一度试图涌向香港立法会,抗议允许向中国大陆引渡嫌犯的法律条例。
这场街头对抗始于周三下午,当时有少数抗议者冲击立法会外由警方设置的路障,并向警察投掷砖头、瓶子和雨伞。防暴警察朝抗议者发射橡皮子弹、豆袋弹和催泪弹作为回应。
在这个金融中心,这样大规模的冲突实属罕见,凸显出抗议者对香港自由遭到侵蚀的深恶痛绝,也表明了警察维持秩序的决心。
这是始于周日的抗议运动中暴力的陡然升级。周日估计有100万人参与了游行,反对引渡法案及中国在香港日益增长的影响。游行结束时,周一凌晨发生小规模冲突,但周二晚间,抗议者再次涌向立法会周边区域,原定于次日将举行该议案的辩论。
作为中国领导人两年前挑选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三坚决反对她所谓的“有组织的暴动”,并表示她不会撤销这项有争议的法案。
抗议者接近立法会大楼时,警方使用了催泪瓦斯。
抗议者接近立法会大楼时,警方使用了催泪瓦斯。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抗议演变为暴力之前的讲话中,她还把示威者比作任性的小朋友。
“如果我儿子很任性,我每次都只迁就我的儿子,纵容他的任性行为,我想短时间我们母子关系会很好,”林郑月娥对当地一家电视台称。
广告
公众普遍的愤怒令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陷入两难境地。退让会让她显得软弱,也可能会触怒支持该议案的党内捐助人,但继续就议案举行表决恐将招致更大的抗议与动荡。
示威活动演变为暴力冲突之后,特朗普总统周三在白宫对记者讲话时表示,“我希望中国和香港最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警方周三发射了一轮又一轮催泪弹,迫使抗议者逃离,这样的回应让人想起五年前支持民主的“雨伞运动”开始阶段。2014年,对学生领导的示威者动用催泪瓦斯,导致成千上万愤怒的民众走上街头。
示威者表示,再次看到警方对他们使用催泪瓦斯让他们感到震惊和失望。警方还首次向人群发射橡皮子弹,并导致一名电台司机的眼睛中弹而受伤。
抗议者表示,他们对警方像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一样再次使用催泪瓦斯感到震惊和失望。
抗议者表示,他们对警方像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一样再次使用催泪瓦斯感到震惊和失望。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情景,”31岁的菲比·叶(Phoebe Ip)说,做营销工作的她请了一天假来参加基本上和平的示威活动,却发现自己在不停躲避四处横飞的催泪弹。“我们只是想沟通,但我们没办法和他们对话。他们只想赶我们走。”
周三下午,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形容示威活动是“骚乱”,并号召抗议者回家,警告拒绝听从者“可能会因你的决定后悔一辈子”。
广告
警方用催泪弹驱赶抗议者,迫使他们离开立法会,回到街道上。抗议者在那里同防暴警察展开了几次小规模冲突,后者用警棍殴打他们。至少有一次,记者从天桥上清楚地看见,就在离立法会几步之遥的地方,一名警官狠狠地抽打撤退中跌倒在地的一名抗议者。
周三晚上较早时候,警方在部分区域完成清场,但并非全部区域。市中心依然弥漫着催泪瓦斯的气味。香港的医院管理局表示,示威活动中已有22人受伤,被送往公立医院。
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研究非暴力抵抗运动和香港政治的政治学家许田波说,很少有香港人会相信这场示威是骚乱,部分是因为它是紧随三天前香港举行大规模的引渡法案抗议活动之后发生的。
但许田波说,一些示威者在周三诉诸暴力,这从战略上对示威运动很不利,哪怕仅仅是给了当局一个更严厉镇压的借口。她补充说,“很多年轻人,以及不那么年轻的人,将会非常害怕再次参加”未来的抗议活动。
抗议活动和暴力冲突发生几天前,数以十万计的民众在香港举行示威游行,反对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大陆的法案。
抗议活动和暴力冲突发生几天前,数以十万计的民众在香港举行示威游行,反对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大陆的法案。 Athit Perawongmetha/Reuters
该法案将允许香港拘留和移送与其没有正式签署引渡协议的国家和地区通缉的人员,包括台湾和中国大陆。
近几个月来,该法案在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愤怒,并引发了世界各地的担忧。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周三敦促香港“暂停并反思”该法案。
广告
但该法案可能很快就会通过,时间可能就在下周,因为亲北京的议员在立法会70个席位中占43席。
周二晚间,市中心立法会外的抗议活动以守夜和小规模的示威活动开始。次日,该法案将在立法会进行二读。
周三上午,经过立法会、穿过一座座摩天大楼的那条多车道公路上挤满喧闹的人群——这里通常挤满的是商人和一家奢华购物中心的顾客。很多抗议者都是年轻人,他们穿着黑色T恤,挥舞着抵御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的工具,包括安全帽、护目镜和雨伞,后者是2014年雨伞运动的经久象征。
几名抗议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迫使香港政府在引渡法案上做出让步不太可能。但他们表示也认识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对中国政府侵犯他们生活方式的行为采取如此公开的立场。
示威者起初聚集在立法会大楼外。有少数抗议者对警方设置的路障发起冲击。
示威者起初聚集在立法会大楼外。有少数抗议者对警方设置的路障发起冲击。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引渡法案通过,“他们就会把你当成嫌疑人,把你送回中国,”21岁的抗议者丹尼尔·杨(Daniel Yeung)说,他站在水泥屏障上,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白色口罩和绿色园艺手套。
自1997年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以来,香港一直按照“一国两制”的安排运作,允许保留它自己的机构。但批评人士表示,在2012年上台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北京在这里的支持者正在削弱香港司法和新闻媒体的独立性。
广告
周三的示威活动得到了香港社会各界的支持。比如,香港各地的小商家纷纷关闭店铺以示声援,一家连锁酒店提供免费淋浴和休息的房间。
香港职工会联盟主席和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总干事吴敏儿(Carol Ng)周三下午早些时候说,大约30名来自国泰航空、国泰港龙航空和其他航空公司的乘务员参加了示威,虽然这并非官方抗议的一部分。
吴敏儿警告,引渡法案如果获得通过,可能会影响到“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包括在香港国际机场过境的乘客。
“没有人是安全的,”她说。
在一些公司,包括叶女士工作的营销公司,经理们允许员工不用上班去参加示威。
叶女士说,她周三的做法是出于对这座城市的热爱。香港回归时,她只有8岁。
广告
但随着夕阳西下,在催泪瓦斯罐的噼啪声中,她显得疲惫、失望。她肩上搭着一条毛巾,用来擦去眼睛上的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
“这不是我认识的香港,”她平静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