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北——一座为了纪念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雕像将于7月在台湾首府台北揭幕,以纪念去年在中国狱中去世的这位民主活动人士。此举很可能激怒北京。

这座计划于7月13日——刘晓波的忌日——揭幕的雕像将安放于台北101大楼附近,这是中国游客在台北参观和拍照最多的地方之一。

“我一直为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们表达对他的哀思而感觉非常难过,”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组织刘晓波之友(Friends of Liu Xiaobo)创始人吾尔开希在台北市议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该组织牵头并促成了雕像的建造,也得到了当地议员的支持和一些非政府组织的资助。

“台湾的价值观是自由和民主,”吾尔开希补充道。“在台湾这个对中国政府构成最严重威胁,也因此最懂得无惧之价值的地方,树立一尊刘晓波的雕像,意义非凡。”

广告

尽管从未实际控制过台湾,但中国共产党称该岛是其主权领土。台湾由1949年逃离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中华民国政府控制,90年代从独裁统治转变为民主政权。

北京将民主的台湾视为自己垄断中国政治权力的威胁。1996年,中国曾在台湾首次总统大选的几天前向台湾海域发射导弹,试图恐吓台湾选民。

吾尔开希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在台湾生活,1989年时,他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刘晓波当时是该校教授。在当年春季要求民主的天安门抗议运动爆发时,刘晓波是吾尔开希等人的导师,他们两人都是重要的参与者。

在这场血腥的镇压之后,没有数千人也有数百人死在了天安门广场或是附近。刘晓波仍然留在北京,吾尔开希则被弄出中国,去了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

刘晓波入狱将近两年,中国政府称他是支持学生示威者的“黑手”。2008年,他因参与民主变革请愿的零八宪章运动再次被捕。次年,他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2010年,诺贝尔奖委员会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激怒了中共政府。由于关在监狱,他无法出席诺贝尔颁奖仪式,于是他的获奖证书被放在了一把空椅子上

去年,中国当局宣布刘晓波罹患晚期肝癌,拒绝了释放他及前往海外治疗的要求。他于7月13日去世,遗体立刻火化,骨灰被抛洒在远离中国海岸的大海中。刘晓波的朋友及支持者认为这一举动是为了让他们无处纪念刘晓波。

广告

在香港,为了重新唤起人们对即将到来的天安门镇压29周年不断式微的支持,民主倡导人士于上周四在一处繁华的购物区揭幕了一尊刘晓波的半身像。(本文英文版最初发表于6月1日——编注。)

在中国,对死者的纪念可以算得上是某种形式的政治抗议;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的源起就是纪念去世的自由派前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抗议发生两年前,他被免职。

台北的铜像将呈现一把让人想起诺贝尔颁奖仪式的空椅子,对面是一本上面有刘晓波作品的大型摊开的书本雕塑,上面放有一朵玫瑰。两座铜像中间,将是一个8英尺高(约合2.4米)的奖章,代表着诺贝尔奖,但上面将刻有刘晓波像,以及以中英文刻下他的一句名言——“我没有敌人”。

受委托创作的雕塑家郑爱华表示,直到读过刘晓波的作品,在YouTube上观看了他的视频后,她才开始欣赏他的勇敢和对民主的投入。

“我真正了解他是透过他的文字与思想,”郑爱华说。“深受感动。”

吾尔开希表示,刘晓波的朋友已经确保雕塑的安放获得了为期三个月的临时许可,并且已经申请了永久许可。包括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Taiwan Association for China Human Rights)及郑南榕基金会在内的非政府组织也向该项目伸出了援手。

台湾立法会委员谷辣斯·尤达卡(Kolas Yotaka)表示,她对中国政府1989年杀害示威者的行为感到震惊,当时她还是一名中学生,台湾刚解除了40年的戒严。

广告

“对我来说,纪念六四就是支持民主和自由,”尤达卡在采访中说。“支持刘晓波就是支持他的理念、他的坚持和他对一个更美好中国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