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美国国务院周三说,美国政府派驻中国南部城市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报告了令人心烦的声音和感觉之后,表现出可能的脑损伤迹象。该人报告的情况似乎与美国驻古巴外交官遭受的神秘疾病非常相似。

美国国务院通过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发出警告,建议在华美国公民如果有类似症状的话,寻求医疗帮助。但国务院表示,尚未收到其他病例的报告。

“在中国工作的一名美国政府雇员最近报告感觉到一些不明显、不明确,但不正常的声音和压力,”领事馆的健康警报说。“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所报告的症状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们尚未收到中国的任何类似情况的报告,无论是在外交社区内、还是在外交社区以外。”

当时正在广州工作的这名雇员“报告了(从2017年年底到今年4月)身体的种种不适,”驻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发言人基妮·李(Jinnie Lee)在电子邮件中回答提问时说。

广告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三对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表示,医疗团队正在前往广州处理此事。

“医学指征与在古巴工作的美国官员身上曾出现的非常类似,完全一致,”他说。

基妮·李称,大使馆在周五被告知“评估结果是临床表现与轻度创伤性脑损伤有关。”由于要保护员工隐私,她不能透露更多的细节。轻度创伤性脑损伤可表现为头痛、头晕、恶心、记忆力衰退,以及一种总体的模糊不清的感觉。

庞皮欧在国务院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的简短下午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作出的回应完全正确。”

“他们主动提出要协助我们调查这种情况是如何发生的。”庞皮欧说,但他没有提到古巴也提出了类似的提议,而美国对其提议持怀疑态度。他补充道:“我们正在共同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王毅说,中国尚未发现“任何组织或个人进行声波干扰”,他表示希望这一事件不会损害两国关系。

“我们不希望看到个别事件被放大、复杂化,甚至政治化,”王毅说。“中国将依法保护在华外国人,特别是外交官的一切合法权益。”

广告

美国的声明没有说官员怀疑中国当局在这里面有任何违法行为。尽管如此,如果这种疾病得不到解决的话,它会成为让北京与华盛顿之间事态复杂化的刺激因素,目前,中美双方在贸易和投资上已在陷入紧张对峙状态,美国对中国的不信任度在许多方面都有所增长。

这件事让人想起美国驻古巴外交官遭受的突然发生的疾病,有可能会增加事态的复杂性。

自2016年年底起,驻哈瓦那的美国大使馆外交官们开始抱怨听到让人难受的奇怪噪音,出现了头痛、头晕和听力丧失等症状。共有24名美国人得到确认遭受了这些症状的侵袭,其中大多数是外交官和一些外交官的配偶。

虽然美国人在古巴遭受的疾病的原因尚不明确,但美国怀疑其背后有古巴政府,或者古巴政府至少知道谁是始作俑者,这进一步让古巴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急剧恶化。美国为了强调其认为古巴负有部分责任的观点,已经驱逐了至少17名古巴外交官

但古巴政府已否认在其中扮演了任何角色,专家们对可能的病因也有强烈的分歧。一些人说,可能是由故意或无意被设置发出破坏性声音的音响设备引起的。另一些人则说,这些症状可能是心理暗示的结果。

“最具挑战性的因素是对致病原因缺乏确定性,因此,缺乏造成伤害的确切机制,”美国国务院医疗服务管理处的医学主任查尔斯·罗森法布(Charles Rosenfarb)对调查这些疾病的议员们说

美国驻华使馆发言人李女士说,约有2000名派驻中国的美国政府员工。美国外交官可能属于中国安全部门最密切关注的群体之一。

广告

但目前尚不清楚有什么原因会使中国特工冒下让美国政府雇员遭受脑损伤的风险,尤其是派驻在以商业为主的广州的员工,这个南部城市距离北京2200公里。2013年启用的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设在一个安全的、像盒子一样的建筑里。

经常帮中国政府的观点大声吆喝的北京报纸《环球时报》在一篇网上社论中表示,中国会攻击外国政府人员的说法“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我们非常相信,美国领馆馆员‘脑损伤’不太可能有什么‘背景’。”社论表示:“个人健康原因,包括心理原因应当反复筛查。”

尽管如此,美国国务院对此事并不掉以轻心。

“如果你在中国经历任何因不寻常声音或刺耳噪音引起的异常的急性听觉或感觉现象,不要试图寻找它们的来源,”领事馆的通知说。“而是要转移到没有这些声音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