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名努力保护自己的母语不受占中国主导地位的普通话侵蚀的西藏商人周二被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对他的起诉颇有争议,因为起诉的根据是他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

这名商人叫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他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和蔺其磊在电话中说,扎西文色是在青海省藏族人聚居的玉树镇听到判决的。扎西文色曾警告说,在玉树以及中国许多历史上的藏区,由于官方政策要求把普通话作为学校教学和政府办公的语言,藏语已受到威胁。

现年33岁的扎西文色于2016年初被逮捕,在被抓走的两个月前,他曾出现在《纽约时报》有关藏语教育的一段视频和一篇报道中。他在今年1月受审,罪名是“煽动分裂”,证据是他对时报发表的评论。他的律师说,刑期将从他被抓的时间算起,这意味着他将在2021年初获释。

广告

“在判决之前,扎西已经告诉我们,如果他被判有罪,他要上诉,”蔺其磊说。这两名律师没有出席在那个偏远的镇子举行的宣判,但表示,扎西文色的家人已将判决告诉了他们。

“法庭只允许两名家庭成员旁听宣判,”另一名律师梁小军说。“宣判后,法官问扎西文色是否听懂了判决。他说,‘听懂了’,但没有说更多的话。”

这次的有罪判决并不令人意外。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法庭很少在刑事案中作出被告无罪的判决,在这种有政治意义的案件中几乎从未作过无罪判决。

但人权组织和支持西藏自决权的人迅速谴责了这个判决,认为这表明中国政府越来越不宽容批评其民族政策的人,就连扎西文色这样的相对温和的批评者也不放过。

“他被定罪因为他揭露了中国政府未能保护公民接受教育的基本人权,因为他采取了完全合法的步骤去推动藏语教育,”西藏国际网(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的丹增吉达(Tenzin Jigda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该网是由支持藏人自决的组织形成的联盟。

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的政策是,在政治控制上少数民族,尤其是藏族和维吾尔族,但让他们拥有一点保留自己语言文化的空间。但自从坚定的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中国采取了更多的同化政策,目的是把这些少数民族吸收到一个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来。

扎西文色在今年1月接受法庭审理时,用普通话为自己辩护,否认自己让藏语更有活力的努力是犯罪的说法。他说,他不主张西藏独立,他只想得到中国法律承诺赋予少数民族的权利,包括使用自己母语的权利。

广告

在扎西文色受审之后,六名为联合国人权问题提供建议的专家说,“我们谴责继续拘押扎西文色、以及把他的言论自由当犯罪对待的做法。”

他们还说:“对国家政策自由地交换意见,包括批评那些看来对人民生活有负面影响的政策和行为,需要得到保护。”

扎西文色在一个佛教寺院学习过三年,并在一位兄弟的帮助下自学藏语书写。他曾在玉树经营一家商店,在实体店和网上销售当地的商品。2014年,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公司制作的一段宣传视频中,曾把扎西文色作为创业成功的范例。

玉树的藏文名是结古(Gyegu),是位于官方的西藏自治区以外的主要藏区之一。政府鼓励在这些地区的学校和政府部门越来越多地使用普通话。

2010年,玉树也发生了一次地震,造成约3000人死亡。政府迅速重建了市区的主要部分,但批评人士说,那个建设高潮加速了当地西藏社会和文化结构的削弱。

尽管玉树的大多数藏族居民仍在使用一种藏语方言交谈,但扎西文色担心,普通话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会让未来的藏人后代对自己的母语感到陌生。藏族人讲几种藏语方言,专家说这些方言正在受到威胁,让扎西文色这样热心的藏语者尤为担忧的是,孩子们将失去藏语读写能力。

“这直接损害到了藏人的文化,”扎西文色曾在2015年对时报说。“我们民族的文化在不断地减少和消灭。”

广告

扎西文色还配合时报制作的一段九分钟的纪录片,视频显示他在2015年前往北京,试图用起诉玉树官员的方式,迫使他们改善藏语教学,但失败了。扎西文色还试图让中国主要的国有电视台网央视关注他的事业,但未能成功。

“从政治方面来讲的话,一个民族需要消灭一个民族的话,首先需要消除它的语言和文字,”扎西文色在视频中说。“其实目的是为了消灭民族文化。”

辩护律师梁小军说,这些话是检察官引用的证据之一,他们认为扎西文色的言论是在煽动分裂,“煽动分裂”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指控,可让被告获得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曾参与有关中国和西藏事务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托德·斯坦(Todd Stein)通过电子邮件说,对扎西文色的起诉引发了一个困难的问题,即记者应该如何报道那些其观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人。

“记者面临的难题是,当政府非常愿意用报道出来的故事去惩罚故事的主人翁时,如何对这个故事进行报道,而不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斯坦说。“这里的坏角是中国政府,政府惩罚扎西文色,只因为他为保护自己的语言,坚持行使自己的法律权利。”

扎西文色告诉时报记者,他不支持西藏独立,只想让学校好好地教授藏语,让当地政府部门使用藏语。当被问及公开发表言论的风险时,扎西文色坚持要求实名,他说,只有那些才会让他的言论更有力量。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充满压力和恐惧的环境中,”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但我别无选择,因为整个西藏民族和文化都面临着消亡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