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那则招募精子捐献者的简章要求严格。

不能秃顶。不能有色盲等遗传性疾病。为防止有任何疑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精子库明确表示:只有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的男性才能申请。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恢复共产党在中国日常生活中的核心地位的运动,促使城市街头挂满社会主义条幅,广播里传出民族主义说唱音乐,电影院里爱国英雄随处可见。现在,习近平又激发出了一种对党的忠诚的新考验:生殖繁衍。

最近几天,北医三院精子库发布的前述简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招募简章将拥护共产党和习近平列为对潜在捐赠者的第一条要求。

广告

“政治具有良好的思想素质,”对理想捐精者的要求,招募简章写道,“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据简章称,获准捐精的人最高可获得5000元人民币的报酬。2016年的一则新闻报道称,该医院的申请通过率约为19%。

后来,在社交媒体上广受嘲讽的前述简章被删除。

“爱国、爱党从精子抓起,”一名用户在微博上讽刺道。

多名发帖评论的人质疑这项标准的依据。简章还称捐精者须遵纪守法,“品行端正”,无任何“政治问题”。

“有什么科学证据?”另一名微博用户写道。

本报通过电话联系到北医三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时,对方拒绝置评。

广告

据知,习近平对坚定地忠于共产党的要求,促使官员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而反应过度。批评人士说,习近平正在鼓励一种自毛泽东时代之后就不曾出现过的个人崇拜的回归。

习近平上台后,政府官员还频繁谈到在年轻一代中灌输所谓“红色基因”的必要性。这里指的是共产主义传统的传承。

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国际关系教授威廉·A·卡拉汉(William A. Callahan)说,这则简章反映了习近平把科学和意识形态混为一谈的行动。

“为了宣传中国民众的血脉种族身份,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被以奇怪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他说。“精子库的这则简章表明,共产党越来越主导中国的政治,民族主义越来越多地根据种族的纯洁来界定。”

这则简章的出现之际,正值中国的精子库面临吸引捐精者的压力,因为放宽一孩政策后,越来越多的家庭希望再要一个孩子。随着社会老龄化,中国面临增加劳动力的巨大压力,一些精子库借助爱国吁求来说服年轻人捐精。

一些人对这则简章的意义表示怀疑,称这似乎是个案。

大陆坚定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说,这则简则“荒谬”,似乎意在激起批评性的新闻报道。

广告

“今后对搞出这种事故的机构负责人,应当予以追责、处分,”胡锡进在微博上发帖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