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的统治者曾在达赖喇嘛制度于数百年前建立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但这片土地已经不再欢迎他。
蒙古国外交部长于上月发表的言论,是又一个国家迫于来自中国的压力在关于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争议性问题上低头的最新迹象。
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称,曾德·蒙赫-奥尔吉勒(Tsend Munkh-Orgil)部长告诉《今日报》(Onoodor):曾于去年11月允许达赖喇嘛到访的政府对此“感到抱歉”;在本届政府执政期间,达赖喇嘛“恐怕不会再次到访蒙古国了”。据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蒙古国外交部证实了这番言论。
蒙古国的反应让某些学者感到惊讶,因为该国和达赖喇嘛有着可以追溯到16世纪初的深厚渊源。就连这个称号也暗示着两者之间的渊源:达赖在蒙古语里是“海洋”的意思。
广告
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访问蒙古国表示了抗议,虽然这次始于11月18日、历时四天的访问,并非是在蒙古国政府邀请下成行,而且是宗教性质的。作为回应,中国取消了与蒙古国高级官员的会谈。
中国一直在向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各国施压,要求它们禁止在印度过着流亡生活的达赖喇嘛到访。中共领导人将达赖喇嘛视为倡导藏独的敌人,尽管他说自己只想为藏人争取更大自治权。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某种意义上说,蒙古国对这个邻国的回应是可以预测的。蒙古国正忙于应对金融问题,并寻求从北京获得大笔贷款。得益于采矿业的发展,蒙古国经济原本一直处于突飞猛进的状态,直到不久前崩盘。
但与此同时,蒙古国一直竭力与中国和俄罗斯保持距离,还成为了美国的军事盟友。
它也是一个传统佛教国家,与藏传佛教和达赖喇嘛的历史有着悠久的联系,外交部长的话使一些历史学家和西藏倡导者感到震惊。
“在处理来自中国的某些压力方面,几乎全球的外交能力都在出现失控,这件事也是其中一部分。当然,一个小型内陆邻国对于中国的压力要比那些大国更加敏感,”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史学家罗伯特·J·巴尼特(Robert J. Barnett)在电子邮件中说。
广告
首尔延世大学的中国历史学家鲁乐汉(John Delury)发推文表示,蒙古的反应“具有讽刺性,因为发明达赖喇嘛制度的正是一位蒙古大汗。”
达赖喇嘛制度起源于16世纪的蒙古领袖俺答汗,当时中国由明朝的汉族皇帝统治,俺答汗控制着与中国北部相邻的区域。
在此三个世纪之前,元朝(蒙古人统治中国的时代)开国皇帝忽必烈汗已经开始对藏传佛教感兴趣,并且请了一位藏人老师。
但是,俺答汗使藏传佛教成了蒙古的官方宗教。那是在1577年,藏传佛教格鲁派(又称黄教)的领袖访问了他。那一次,俺答汗把这位精神领袖册封为达赖喇嘛。达赖在蒙古语里是“海洋”的意思,“喇嘛”是西藏的精神导师,这个称号意为“智慧的海洋”。
这一举动让蒙古人和藏人联合起来,并建立了蒙古统治者和格鲁派之间的关系。从那时起,达赖喇嘛的位子就与亚洲复杂的政治局势联系在一起了。访问俺答汗的那位格鲁派领袖之前的两任格鲁派领袖也被追封为达赖喇嘛。
因此,从俺答汗那里获得达赖喇嘛称号的那位格鲁派领袖是第三世达赖喇嘛,他法名索南嘉措(Sonam Gyatso),1588年在蒙古地区去世。之后,俺答汗的重孙云丹嘉措(Yonten Gyatso)被西藏的高级喇嘛指定为第四世达赖及索南嘉措的转世(每位达赖喇嘛都被视为上一位达赖的转世),云丹嘉措是唯一被选为达赖喇嘛转世的蒙古人。
广告
达赖喇嘛对蒙古的访问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许多人开始猜测目前这位第14世达赖喇嘛去世后,他的转世将出现在何时何地。今年81岁的达赖喇嘛说,他可能是最后一世达赖喇嘛,同时他的转世依然有着各种可能性――他也可能在西藏地区以外的地方转世,共产党领导人毫无疑问会试图在西藏地区控制任何尚未就任的转世者。
有人说,下一世达赖喇嘛会转世在印度东北部的达旺地区,那里是第六世达赖喇嘛的故乡。达旺也恰好是喜马拉雅地区的一个有争议的地带,中国声称那里是它的领土。
但是一些学者认为,达赖喇嘛最近的这次访问表明,蒙古可能也有希望,特别是考虑到第三世和第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
“达赖喇嘛访问的有趣之处是,这可能是一个信号,表明他的转世可能出现在那里,”巴尼特说。他补充说,鉴于中国的敌意,这“对于蒙古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