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周对居民的电话采访以及网上当地公安局指令的照片显示,自今年10月以来,警方已下令要求在中国西部幅员辽阔的新疆部分地区居民交出他们的护照。

有人将至少四份来自新疆不同地区公安局的正式警方通知上传到了网上。通知或要求居民交出护照,或称不再发放新护照。在微博平台上,来自不同城镇和县的居民都写道自己最近收到了公安局的电话,要求他们上交自己的护照。

就遭到以上限制的地区来说,没有明显规律可言,但这些规则似乎并不在整个新疆地区适用。新疆是占中国国土面积六分之一的边疆地区,有山区、草原和沙漠,也有许多少数民族。但最受当局关注的地区是维吾尔族聚居区,大多是逊尼派穆斯林。

近年来,这些地区的暴力行为有所增长,政府由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汉人管理,对该地区加强了控制,尽管一些维族人认为,加强控制是正是催生暴力的原因。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种族暴力事件发生在2009年,当时维族人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制造了暴乱。

广告

中国官员说,分裂主义者和宗教极端分子对该地区的动乱负有责任,但官员拒绝给出证明这些组织操纵的具体证据。

透过电话,一名在运营国际航班的航空公司工作的中国女子表示,自10月初为期一周的国庆节长假起,新疆地区的地方政府,特别是南疆维吾尔绿洲城镇的地方政府就开始对护照实施了限制。这名女子要求匿名,因为知道当局会惩罚那些与外国记者谈论民族问题的人。她说,她是从旅行社和同事那里听说这种限制措施的。

她还说,她在乌鲁木齐机场看到过官员阻止来自南疆绿洲城镇和田的居民登上国际航班。

“对像我这样从事国际航空运输和出境旅游业的人,这项政策有毁灭性影响,”她说。“这个圈子里的人,包括我本人,都觉得我们很快会失业。”

护照收回不仅限于维吾尔族地区。

10月份,新疆北部石河子镇的公安局曾在微博上发布通知,要求所有居民把护照交上来进行年度审查。虽然通知后来被删除,但其截屏仍保留在网上。

石河子是几十年前为屯垦戍边的“兵团”建立的驻地,“兵团”系统在新疆分布广泛,由强大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生产建设兵团是一个有军事背景的中央政府机构。像其他“兵团”驻地一样,石河子的大多数人口为汉族。

广告

上个月,流行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曾报道过这些护照规则,该报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说,新疆官员“加强了护照管理”,并且“要求所有居民上交护照”,但这篇文章很快被删除,两天后,该报的一篇英文报道说,警方并没有收回普通居民的护照,只是那些有“可疑关系者”的护照。

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要在现在采取这些限制。有些学者表示,这可能是陈全国的政策,他是汉族人,今年8月份被任命为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那之前,他曾担任过五年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在那里采取了日趋严格的安全措施。2008年,青藏高原曾发生过大范围的造反活动,但被迅速镇压下去。自那时起,已有140多名藏人为抗议汉人统治而自焚。

最近几周,一些西藏地区的官员也在没收护照,可能是为了防止人们明年1月去印度北部参加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人权团体“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的成员凯特·桑德斯(Kate Saunders)说。届时,流亡印度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将那里在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上授法。

藏族人和维族人一般较难拿到护照,尽管有些时期限制有所放松。近期,藏族人都是靠参加前往泰国的旅游团来获得护照。唯色(Woeser)是住在北京的一位批评共产党的西藏作家,她在一篇博客中写道,根据中国宪法,官员没收公民护照违反了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