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革爆发50周年这个特殊的时点,让许多的注意力重新聚焦那个山雨欲来的年代,而10年之后文革的收场,却没有得到同样多的关注。那是中国大震荡的一年,以毛泽东捍卫其革命路线开始,以他的逝世告终。
今天的人们大概了解那一年发生了些什么,然而40年前,中国民众和外国记者却无法确知,伴随着文革的终结,中国将会怎样。“1976年的中国”特辑透过《纽约时报》的视角,回望那段历史。 
香港,1月15日——第一副总理邓小平今日在已故总理周恩来的追悼会上发表悼词,充分表明他已是当今中国的掌权者。
据中国通讯社新华社报道,追悼会之后,周恩来的骨灰已按其遗愿“撒在祖国的江河里和土地上”。
广告
从举行追悼会的人民大会堂到八宝山公墓,沿途有数万民众已经等待了几个小时。这样的骨灰处理方式显然让他们感到意外。通常认为骨灰会安放在那座公墓里。
邓小平表示,一周前去世的周恩来生前为中国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呼吁中国人民学习总理的“无限忠诚”及“优良作风”。
继续保持增长
邓小平还倡议国民“团结一致”,为把中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而奋斗,这似乎表明北京将继续贯彻周恩来的实用主义政策。实现经济的现代化发展是周极为看重的一个目标。
据新华社报道,有5000人出席了追悼会,其中包括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仪式未邀请外国人士出席。
现年82岁且身体欠佳的毛泽东未能出席追悼会,尽管在他多年来的革命斗争中,周也许是他最亲密的战友。毛泽东自1971年以来没有过公开露面。
此间分析人士认为,选择由邓小平在追悼会上致悼词,显然表明他最有可能接任周的职位,在党内可能也会得到提拔。过去一年,邓小平在周恩来的荫庇与帮助下,执掌了总理的大部分行政职权。
邓小平被认为比周要少一些精巧,多一些直率。他目前在党内排名第四,按照惯例本不应由他来发表悼词。排在他前面的有年轻的上海激进派王洪文,以及年迈的国防部长叶剑英。
广告
现年78岁的叶剑英是周的旧友之一,原本预计应由他来致悼词。上个月,另一名中共高层人士康生逝世时,正是由叶剑英来表达类似的哀悼。
在周恩来辞世之后,新华社对追悼会的报道,为外界了解中共的内部运作提供了又一个可能的线索。报道称,在1973年被毛泽东一手提拔至党内高层的王洪文“宣布追悼大会开始”。上月康生的葬礼据报道是由王洪文主持。
在中国,毫厘之差时常有着昭告天下的力量,这种差异也许反映了王洪文的地位。过去一年中,与其说王洪文是一位拥有实权的领导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象征性的青年代表,已经逐渐失去了影响力。
出席追悼会的其他中国领导人包括:被提拔与邓小平合作,地位仅次于邓小平的第二副总理张春桥;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毛泽东的夫人江青;上海官员姚文元;以及李先念、陈锡联、纪登奎、华国锋等其他几位副总理。
今日的追悼仪式是为期一周的悼念活动的结束。有外国人士描述了北京城内的悲痛景象,男女老少痛哭流涕,在北京市中心的前朝皇宫紫禁城内吊唁周恩来。
香港电视转播
广告
从传送至香港的中国电视画面看,成千上万身着蓝色制服的普通市民与工人,身穿厚重大衣的士兵,扎着辫子的女孩,纷纷痛哭着向紫禁城内的一幅周恩来遗像鞠躬。
在悼词中,邓小平似乎试图利用这种剧烈的悲痛情绪,以明确北京将致力于践行周的建设性政策。
“我们应当化悲痛为力量,”邓小平说。这和过去一周来中国媒体的呼吁是一致的。
他把“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呼吁放在了次要位置。这一观点最初出现在一篇元旦社论中,文章引用了毛主席的一个新指示,警告称“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