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商業與經濟

「消失「的馬雲給中國富豪帶來的啟示

2018年,經營互聯網公司騰訊的馬化騰和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在北京會面。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2018年,經營互聯網公司騰訊的馬化騰和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在北京會面。

中國領導人需要私營部門來維持經濟增長,但他們也不希望企業家破壞黨在社會中的統治地位。當習近平要求企業對黨忠誠,馬雲和其他商界富豪們應該怎樣做? 閱讀更多

  • 新疆棉爭議可能重演?美國在太陽能領域陷入兩難

    有證據表明,中國主要的太陽能公司在新疆使用少數民族工人,被質疑可能存在強迫勞動。拜登政府希望擴大國內太陽能的使用,中國在該領域的主導地位令其面臨艱難選擇。

  • 中國一季度GDP增18.3%,消費者仍捂緊錢包

    出口需求、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和房地產銷售均是經濟復甦的主要因素。但疫苗接種緩慢和對封鎖的記憶令許多消費者仍感到不安,不少人正在減少支出、增加儲蓄。

  • 訃告

    史上最大龐氏騙局主謀麥道夫逝世

    伯納德·麥道夫曾是華爾街最風光的經紀人之一,一手策划了金融史上最大的龐氏騙局,從數萬名受害者手中騙取648億美元。他於2009年認罪,被判150年監禁。

  • 中國加強管控互聯網巨頭,螞蟻集團宣布徹底整改

    隨著中國牽制互聯網巨頭的運動迅速發展,螞蟻集團宣布,將申請成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回歸支付本源」,減輕監管機構對其競爭方式、用戶數據收集等方面的擔憂。

  • 新疆棉爭議中,難以「隱身」的NBA

    多名球員代言支持新疆棉的李寧和安踏等中國品牌,這很可能會讓聯盟及球員陷入地緣政治風暴。繼「挺港」事件後,中美關係、人權和商業再次在籃球場上相遇。

  • 西方品牌因新疆棉遭中國綜藝節目審查

    中國多個網路綜藝節目給嘉賓穿著的愛迪達斯等服裝和球鞋的商標打上馬賽克。民族主義涌動之際,中國各大影片網站感受到了必須與西方品牌保持距離的壓力。

  • 阿里巴巴遭182億元重罰,這透露出什麼信號?

    這是迄今中國政府收緊對大型技術企業監管的最嚴厲舉措。阿里的發展勢頭不太可能因為這筆罰款受到重大影響,但與監管機構的衝突可能會對其業務產生長遠後果。

  • 無法擺脫的新疆棉:國際服裝品牌陷入兩難境地

    這些品牌面臨法律和西方輿論壓力,要求它們將新疆棉從其供應鏈中剔除,但這樣做將激怒中國消費者。不僅如此,完全切斷與新疆棉花的關聯幾乎是不可能任務。

  • 留住富人:香港推出減稅等優惠政策

    北京鎮壓了香港反對派,扼殺了言論自由,但同時它也在努力吸引這座城市的金融階層,避免他們遷往新加坡等對商業友好的地方。稅收減免和其他優惠措施已開始奏效。

  • 新新世界

    隨著中國抵制H&M和耐吉,本土品牌看到了機會

    中國正在經歷一場消費品牌革命。中國的年輕一代更加民族主義,積極尋找與自信的中國人身份相符的品牌。創業者們爭先恐後地打造能夠引起共鳴的品牌和產品。

  • 中國出台新規,限制外資銀行在華開展業務

    新規對外資銀行可從海外向中國轉移的金額設限,並要求許多銀行減少放貸等。外企擔心這會令它們更多依賴中國國有銀行。這種依賴可能會在外交上給北京提供潛在施壓點。

  • 塞爾維亞贊中國公司為救星,但當地人付出了代價

    塞爾維亞政府對中國企業提振當地經濟的做法表示歡迎,但不少人開始質疑中企對環境和政治產生的影響,更有批評人士認為一些公司正在幫助塞爾維亞政府令民主自由倒退。

  • H&M與新疆棉:中國如何掀起一場愛國憤怒風暴

    共青團點燃譴責的怒火,官方媒體用憤怒的原創迷因和話題標籤煽風點火,網民將憤怒傳遍互聯網。北京越來越善於掀起愛國憤怒的風暴,懲罰不符合其政治好惡的外國公司。

  • 新聞分析

    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過度全球化敲響的警鐘?

    多年來,跨國公司通過及時生產、削減庫存成功控制成本。如今,一艘貨船擱淺造成的影響波及全球,使被疫情擾亂的貨運業雪上加霜,也凸顯出嚴重依賴全球化供應鏈的風險。

  • 美國對華技術限制是否該更強硬?華盛頓爭論不休

    由於能決定企業可以出口以及外企可以獲得的技術類型,工業和安全局擁有巨大權力。鷹派要求為該機構選擇一位更為強硬的領導人。反對者則認為此舉將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

  • 中國消費者為何抵制H&M、耐吉等品牌

    這些西方品牌因為停止使用新疆棉面臨中國消費者的憤怒。隨著中國與美國和其他國家關係進一步惡化,這些跨國公司淪為中國反擊對新疆等問題指責的方便目標。

  • H&M因拒用新疆棉花在華遭抵制

    H&M的相關聲明在中國互聯網上引發憤怒,至少三個電商平台已下架了該品牌商品。這表明西方服裝製造商可能因新疆問題的立場而在中國面臨越來越多的敵意。

  • 被中國嚴苛入境規則打亂的生活

    北京的嚴苛入境措施包括肛拭子檢測、長時間隔離,以及鼓勵旅客注射在境外難以獲得的中國疫苗等。許多人的入境計劃被無限推遲,家庭離散,企業也遭受損失。

  • 從「德企之鄉」太倉看中德經濟聯繫和隱憂

    太倉如今有350多家德國公司,是中德兩大經濟體之間深厚聯繫的縮影,但也引發了人們對德國過度依賴中國的擔憂。在拜登政府的對華戰略中,德國的立場可能有重要影響。

點擊下載iOS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iOS APP 點擊下載Android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Android APP 點擊下載Android APK 掃描二維碼下載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