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家矿业集团发布在社交媒体帐号上的照片里,70名维吾尔族工人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下。那是2020年3月,他们的新雇主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称,这些员工很快就将接受关于企业管理制度、日常礼仪和“爱党爱国”知识的培训。
但这并非普遍意义上的员工培训。人权组织和美国官员认为,这种项目是中国西部新疆地区存在强迫劳动的危险信号,在那里,中共当局拘留或监禁了上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群体。
照片中的场景,也说明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有可能面临的一个问题。
中国的锂离子电池产量占到全球四分之三,制造这种电池所需的几乎所有金属都要在中国加工。不过,加工所需的大部分金属实际上是在其他地方开采的,如阿根廷、澳大利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中国政府不安于依赖其他国家,因此越来越多地转向开采中国西部的矿产资源,以支撑稀缺的供应。
广告
这意味着尽管中国对新疆少数民族的严厉镇压激起了全世界的愤慨,在为电动汽车提供动力并储存可再生能源的电池供应链背后,新疆有色集团这样的企业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政府否认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称之为“世纪谎言”。但它承认实施了其所谓的转移就业计划,即将维吾尔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口从较偏远的南疆转移到工业化程度更高的北疆地区就业。
根据该公司自豪地发布在社交媒体帐号上的中文文章,新疆有色集团及其子公司近年来与中国的有关部门合作,接收了数以百计这样的劳工。这些工人最后被分配到该集团的矿山、冶炼厂和工厂,这些企业生产锂、镍、锰、铍、铜、金等全球行情最好的矿产。
很难准确追查新疆有色集团生产的金属去了哪里。但根据该公司的声明和海关记录,其中一些已出口到美国、德国、英国、日本、韩国和印度。而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还有一些流向了中国的大型电池制造商,而这些制造商直接或间接地为美国的大型实体供货,包括汽车制造商、能源企业以及美国军方。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供应关系是否还在继续,新疆有色集团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此前未见诸报道的重要矿产与新疆转移就业计划(美国政府和其他机构称其为强迫劳动)之间的此种联系,可能预示着依赖这些矿产的行业——包括全球汽车部门——将面临麻烦。
广告
周二,《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这项新法就会在美国生效,它将禁止在新疆制造的产品或与新疆转移就业计划有关联的产品进入美国。它要求与新疆存在关联的进口商出示文件,证明其产品或制造其产品的每一种原材料都与强迫劳动无关——鉴于中国供应链的复杂和不透明,这是一项棘手的工作。
服装、食品和太阳能产业已经因为在新疆供应链被曝与强迫劳动有关遭到颠覆。去年,各太阳能企业在供应链调查过程中被迫叫停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项目。
考虑到新疆与下一代技术所需的原材料密不可分,全球电池行业自身可能也将面临动荡。
贸易专家估计,供应链可能与新疆有实际关联的全球企业数以千计。如果美国彻底执行这项新法案,可能会导致许多产品无法入境,包括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项目所需的产品。
一些政府官员反对将所有与新疆有关的中国商品的进口一刀切,称此举将破坏美国经济以及向清洁能源的转型进程。
帮助创立“国会维吾尔连线”的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托马斯·索齐表示,虽然禁止新疆地区的产品入境可能导致商品价格上涨,但“这事太糟糕了”。
广告
“我们不能与侵犯基本人权的人继续做生意,”他说。
要了解电池行业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可以看看中国在对电池技术至关重要的材料生产方面所扮演的角色。虽然目前用于电池的许多金属是在别国开采,但将这些金属变成电池的所有加工过程基本在中国进行。根据研究公司基准矿业情报的数据,全球50%到100%的锂、镍、钴、锰和石墨都在中国加工,为锂电池提供电力的电芯80%都由中国制造。
“只要研究一下任何电动汽车的电池,都会发现中国以某种形式参与其中,”基准矿业情报的高级分析师黛西·詹宁斯—格雷表示。
新疆有色集团的产品——包括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贵重金属,如锌、铍、钴、钒、铅、铜、金、铂和钯——用于各种消费品,如药品、珠宝、建筑材料和电子产品。该公司声称是中国最大金属锂生产企业之一,以及国内第二大电解镍生产基地,电解镍可用于制造电池、不锈钢和其他商品。
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是最早进入该地区的矿企之一,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已在运营国有的三号花岗伟晶型矿脉。
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是最早进入该地区的矿企之一,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已在运营国有的三号花岗伟晶型矿脉。 Shen Longquan/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近年来,该公司已将业务扩展至南疆,也就是大多数维吾尔族的家乡,获得了珍贵的新矿床,公司高层称这对中国的资源安全“至关重要”。
2021年被任命为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马兴瑞曾大谈新疆作为高科技材料产地的前景。本月,他向新疆有色集团和其他国企的高层发表讲话称,要“做大”新能源、新材料、数字经济等战略性产业。
广告
几年前,新疆有色集团在转移就业项目中的作用变得更大了,该项目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为彻底改造维吾尔社会,使其变得更富裕、更世俗化和忠于共产党努力的一部分。2017年,新疆政府宣布计划在三年内将10万人从南疆转移到新的就业岗位。包括新疆有色集团在内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被指派吸纳1万名劳动力,以换取补贴和奖金。
在新疆有色集团,转移就业的工人似乎只占一小部分,在7000多名员工中可能只有数百人。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报告称,从2017年到2020年,从南疆两个偏远县招聘了644名工人,此后又对更多人进行了培训。
部分工人被派往该公司的铜镍矿场和冶炼厂,这些地方由该公司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新疆新鑫矿业经营。新鑫矿业获得了阿拉斯加州得克萨斯大学系统先锋领航集团的投资。另外的劳工则去了生产锂、锰和黄金的子公司。
新疆有色集团表示,在分配工作之前,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接受了关于“消灭宗教极端思想”的讲座,并成为“认同中华民族”的听话、守法的工人。
一个该集团旗下单位的就任者接受了六个月的训练,包括军训和思想教育。根据公司的社交媒体帐户,他们受到鼓励,要公开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反对“两面人”(指的是私下反对中国政府政策的人),并写信给家乡的长辈,表达对共产党和公司的感激之情。学员面临着严格的考核,“思想品德”和遵守规章制度的分数占了一半。得分高的人可以获得更高的报酬,而违反规则的学生和教师则受到惩罚或罚款。
该公司虽然在宣扬这些项目的成功,但从这些宣传中也能看到,政府为了实现劳动力转移就业目标所施加的压力,即使疫情期间也是如此。
广告
《新疆日报》2017年的一篇文章援引一名33岁村民的话说,他最初“不愿意出门打工”,对自己的务农收入“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在党员多次到他家“做思想工作”后,他被说服到新疆有色集团工作。在2018年对于田县的一次视察中,公司董事长张国华告诉官员,要做好劳动力转移集团公司就业人员家属的“思想工作”,以确保劳动力留得下。
中国的有关部门表示,所有就业都是自愿的,转移就业通过为农村家庭提供稳定的工资、技能和汉语培训,帮助他们摆脱贫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本月在北京对记者说:“中国新疆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人转移就业。”
由于记者和研究公司访问新疆的机会受限,很难确定某个具体工人所面临的胁迫程度。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研究人权与当代奴隶制的教授劳拉·墨菲表示,抵制此类计划被视为极端主义活动的标志,并有被送往拘禁营的风险。
“维吾尔人不能对此说不,”她说。“他们受到骚扰,或者用政府的话来说,他们被教育,直到他们被强迫去工作。”
上个月,BBC公布了一批存储于新疆警方服务器上的文件,其中描述了对试图逃离拘禁营的人进行击毙的政策,以及对在不同设施之间转移的“学员”强制戴上眼罩和镣铐的政策。
媒体报道学术研究,中国其他的金属和矿业公司似乎也参与了规模较小的劳动力转移,包括曾在全球范围内收购钴和锂资产的紫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生产锂电池正极用铝的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据研究公司地平线咨询公司称,此前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制裁其他实体也涉及石墨的供应链,石墨是一种仅在中国精炼的关键电池材料。
和田的一个教化中心。2017年,地方政府宣布,计划将10万人从南疆的喀什和和田转移到新的工作岗位。
和田的一个教化中心。2017年,地方政府宣布,计划将10万人从南疆的喀什和和田转移到新的工作岗位。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劳工生产的原材料融入复杂而隐秘的供应链中,往往在多家公司经手后变成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和其他商品。虽然这使它们难以追查,但记录显示,新疆有色已经建立了多个通往美国的潜在渠道。该公司还有很多材料可能会在中国工厂转化为其他产品,然后再运往国外。
例如,新疆有色集团目前是力文特公司在中国业务的供应商,后者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化工巨头,使用锂生产一种用于制造汽车内饰和轮胎、医院设备、药品、农用化学品和电子产品的化学品。
力文特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禁止其供应商使用强迫劳动,其尽职调查并未发现任何危险信号。力文特没有回答有关新疆材料制成的产品是否出口到美国的问题。
理论上,新的美国法律应该禁止所有使用与新疆有关的原材料制成的商品,除非能证明它们不存在奴役或强迫劳动行为。但美国政府是否愿意或能够拒绝如此多的外国商品,还有待观察。
“中国对如此多的供应链至关重要,”供应链研究公司Altana AI的首席执行官埃文·史密斯说。“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正在进入全球经济非常广泛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