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香港——中國及其盟友正在施以威脅和壓力,敦促企業支持北京對香港日益強硬的立場,致使公司恐嚇抗議的僱員或鉗制他們的言論自由。
香港前最高領導人梁振英週五呼籲抵制總部位於倫敦的滙豐銀行,因為對方沒有公開​​支持北京推動制定香港新國安法的努力。「中國和香港都沒有欠滙豐,」他在Facebook帖子中寫道。「滙豐在中國的業務,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銀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 」
幾天前,一個代表金融工作者的工會向香港金融監管機構投訴,指稱兩家中資銀行向員工施壓,要求他們簽署支持新國安法的請願書。工會在寫給當地官員的信中寫道:「有以上司權力強逼員工政治歸邊之嫌。」
廣告
《紐約時報》採訪的律師、銀行家、教授和其他專業人士描述了香港的辦公環境裡日益增長的恐懼文化。員工們面臨著在地方選舉中支持親北京候選人,並附和中國政府官方路線的壓力。那些公開發表意見的人可能會受到懲罰,甚至可能被迫離開。
中美兩國陷入關乎香港未來的衝突,跨國企業被夾在中間。川普總統週五表示,在中國領導人推動制定國安法的計劃通過後,他將取消美國提供給香港的特殊貿易和金融特權,批評人士擔心,這將削弱香港的獨立司法系統和公民自由。
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成功,源於其作為中國的經濟奇蹟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橋樑地位。但現在,這種平衡看起來越來越不穩定。
去年,北京支持的不受歡迎的香港政府試圖讓中國當局在該市事務中擁有更多發言權之後,爆發了抗議活動。中國向企業施加壓力站邊,並利用自己巨大的市場來激勵它們遵循共產黨的路線。
法國巴黎銀行的前律師賈森·吳表示:「自反政府抗議活動開始以來,香港的言論自由迅速惡化。」
法國巴黎銀行的前律師賈森·吳表示:「自反政府抗議活動開始以來,香港的言論自由迅速惡化。」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的前律師賈森·吳(Jason Ng,音)表示:「自反政府抗議活動開始以來,香港的言論自由迅速惡化。」
去年下半年,香港國泰航空在員工表達了激怒中國當局的觀點後將其解僱,登上新聞頭條。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則譴責了香港的抗議活動,並與支持抗議活動的員工保持距離。
廣告
賈森·吳因在Facebook上寫下自己的政治觀點,用「猴子有樣學樣」這個說法來抱怨親中示威者,因此受到前僱主的懲罰。這些後來被刪除的評論在中國的官方媒體和互聯網上遭到了嚴厲批評。法國巴黎銀行做出道歉,並保證立即採取行動。賈森·吳隨後離開了銀行。
「現在的環境很糟糕,」 賈森·吳說。他與人合寫了一本關於香港承壓的書,名為《不自由的言論》(Unfree Speech)。「整個銀行業,至少中資銀行,都面臨著來自中國的巨大壓力。 」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中國國有銀行交通銀行的著名經濟學家羅家聰身上。羅家聰說,二十年來,他從來沒有覺得有什麼話題是不能說的。
去年夏天,隨著暴力事件的爆發,羅家聰被告知不要談論政治混亂對當地經濟的影響。這是個艱難的任務。他能看到它產生了直接的影響。
羅家聰被告知不要談論政治混亂對當地經濟的影響。
羅家聰被告知不要談論政治混亂對當地經濟的影響。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後來,在10月初,羅家聰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了一篇批評中國的文章給他的團隊,文章還討論了美國可能會對北京進行經濟制裁的方式。他的一位上司找他談話。
該銀行與那篇文章劃清界限。羅家聰的評論是從他的工作郵箱發出的,因此銀行受到牽連。「那天我被告知,『這是你自己的觀點,』」他說。「我不是那篇文章的作者,但我不想爭論。」
廣告
羅家聰說,他被勸退辭職。他照做了。他說:「我不想待在那種環境中,而且如果我閉嘴的話,我覺得我沒有資格再留在這個職位上。」該銀行拒絕置評。
在抗議活動這個問題上,異於北京的看法所遭到的壓制可能是微妙的,也可能是公開的。
吉奧斯·庄(Gios Choong,音)在一家中國國有企業工作,在香港邊境做檢疫和質量控制檢查。他說,20多年前剛開始在這裡工作時,同事大多是香港人,公司氛圍更加開放。但近年來,隨著像他這樣的香港僱員被大陸人取代,怨恨情緒不斷累積。
如今,工作期間談起抗議活動時,管理者們總是稱其為騷亂。吉奧斯·庄支持民主抗議活動,他說,他覺得這樣的談話疏遠了他。
「我的老闆問我,『他們為什麼要上街?』」他指的是抗議者。「『你吃的是中國的飯。你們的食物是中國來的。水也是中國來的。為什麼?』」
去年11月香港舉行區議會選舉之前的那個週五,吉奧斯·庄的上司向他提了一個要求。他被告知投第二號候選人,也就是他所在選區的親北京候選人。他把票投給了支持民主的候選人。親民主陣營在那次選舉中大獲全勝。
廣告
跨國公司日益頻繁地成為北京審查制度的靶子。去年,休士頓火箭隊的總經理在Twitter上發表了一條支持香港抗議者的消息後,NBA遭到嚴厲的審視。中國官方媒體迅速採取報復行動,取消了季前賽的轉播。
蔻馳(Coach)、紀梵希(Givenchy)和凡賽斯(Versace)也因銷售設計暗示香港獨立的服裝而被迫道歉。
香港浸會大學教授吳明德被要求不再到中國大學裡教書。
香港浸會大學教授吳明德被要求不再到中國大學裡教書。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浸會大學(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的吳明德教授親身體驗了普通中國公民的憤怒。
去年8月之前,他的很多週末都用來給大陸的在職MBA學生授課。後來,他被拍到與黎智英一起參加抗議活動的照片,後者是一家對中國持批評態度的媒體集團的所有者。
學生們看到照片後,向校方寫信投訴吳明德參與抗議,要求該校 「在我們的學習過程和畢業論文中」 刪除「任何有關他的信息」,並威脅要抵制吳明德出席的所有活動。
在與學校討論了相關情況後,吳明德同意不再到中國大學裡教書。「我不怪他們,」吳明德說。「在中國,所有人都受到嚴格控制。我欣賞他們這種在政治上保護自己的做法。」
廣告
該校發言人克里斯蒂娜·武(Christina Wu,音)證實了吳明德課程安排被改動的消息,但表示這「純粹是出於學術考慮」。她說,學校沒有刪除有關吳明德的任何信息。
本週,隨著中國政府推進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的計劃,支持北京的團體在香港開展行動,尋求支持。據當地的一些行業人士表示,他們的老闆在從中幫忙。
據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提交的一份投訴顯示,廈門國際銀行旗下的集友銀行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員向員工發送了一條WhatsApp消息,要求他們簽署一份請願書。投訴稱,他們還被要求將自己的簽名截屏並分享。
該總會稱,永隆銀行也向員工發出了類似指示。總會主席郭家榮(Ka-wing Kwok,音)表示,其他銀行的員工也表示,收到了類似的信息,但總會無法核實。
集友銀行和永隆銀行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香港監管機構拒絕置評。
「引起員工間的寒蟬效應,」總會在給香港當局的信中寫道。
「若員工不聽從上司指示,拒絕簽名支持國安法,就會擔心日後被公司針對或個人工作表現評核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