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香港——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有一個大膽的目標:在中國挑戰星巴克。去年,這家無法盈利、現金耗盡、創立甚至不到兩年的企業赴華爾街募集了超過5億美元的資金。就在幾個月前,它的估值還有120億美元。
這個昔日寵兒如今因一起在中國引發軒然大波的會計欺詐案轟然倒塌,這則警示故事在美國再次激起切斷中國企業與華爾街聯繫的呼籲。
兩黨議員都表示,中國企業不遵守同樣的規則,加劇了華盛頓和北京日益緊張的關係。而瑞幸在本月披露其2019年的大部分收入為假造,也再次激發了美國監管機構的不滿,因為他們起訴中國企業的能力經常被中國官員以保護國家機密為由打壓。
廣告
「瑞幸咖啡的醜聞只是中國眾多欺詐案例之一,這應該給政策制定者和監管機構重重地敲響警鐘: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說。
中國權力最大的監管機構已經宣布展開調查,並發布了一份不尋常的公開聲明,表示將與華盛頓合作。前監管機構官員和律師則懷疑,中國對瑞幸咖啡的調查只是敷衍了事。
中國的舉動未能緩解美國議員們更大的擔憂,並增加了圍繞金融關係發生更多衝突的風險。
「如果中國企業希望進入美國資本市場,就必須遵守財務透明和問責相關的美國法律法規,」盧比奧說,他正在推動一項兩黨法案,迫使中國企業遵守聯邦審計規則和信息披露要求。
去年,在他和其他三名參議員提出這項《公平法案》(Equitable Act)後不久,他們在參議院的兩位同僚提出了一項類似法案,旨在對不遵守審計規則的外國企業實施強制摘牌。
Lucia Buricell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白宮的國家安全官員表示,他們也有同樣的擔憂,但川普總統的一些主張促進對華貿易、且與華爾街公司有密切關聯的顧問試圖淡化這些問題。同樣的分歧也出現其他許多關於中國的政策辯論中。
國會助手表示,聯邦監管機構曾努力解決中國企業缺乏透明度的問題,但收效甚微。他們認為立法可能有所幫助。
廣告
川普對中國的貿易戰已經引發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在一定程度上的脫鉤。一些供應鏈正在離開中國。關鍵技術的獲取受到限制。美國兩黨議員還討論了其他法案,希望增加美國人和他們的退休基金投資中國企業的難度。
「毫無疑問,很多中國企業缺乏透明度,這種不透明包括企業所有權結構和他們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給美國投資者和我們的資本市場帶來了真正的、實質性的風險,」紐澤西州民主党參議員羅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說,他與盧比奧共同發起了該法案。
瑞幸的醜聞為美國議員提供了一個典型案例。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去年,當瑞幸尋求美國股票投資者支持的時候,它還是一家向消費者發放現金和大量補貼的虧損初創企業。它承諾將憑藉智慧型手機應用上的咖啡外賣、數千家門店和近1700萬顧客超越星巴克,這些顧客是靠大量發放瑞幸飲料的優惠券吸引而來的。
投資者的熱情高漲讓這家公司的股票在納斯達克上市首日就大漲20%,融得約6.45億美元資金。巨頭企業如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和新加坡的主權財富基金都悄悄進行了大筆投資。風險投資家們對它讚不絕口。
儘管一些市場觀察者開始警告瑞幸的樂觀前景和營收增長似乎不太對勁,但其股價仍在不斷飆升。今年1月,瑞幸高層通過二級股票發行和類股票債券籌集了超過10億美元。當時市場對他們的估值已經達到120億美元。
廣告
與此同時,投資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發布了一篇由匿名作者撰寫的調查報告,指控瑞幸欺詐。不少像他一樣持懷疑態度的投資者都在做空其股票。
然後到4月,這些預測應驗了。瑞幸公司表示,其內部調查發現一名高管和其他員工在2019年偽造了價值約3.1億美元的交易。在一天時間內,該公司的市值就縮水了50億美元。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之一路易達孚(Louis Dreyfus)和其他實力雄厚的投資者損失了成百上千萬美元。
紐約證券交易所納斯達克宣布,在瑞幸回應問題之前,將暫停其股票交易。
瑞幸的發言人拒絕置評。
現在的考驗,將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簡稱SEC)能否展開獨立調查,獲取瑞幸的企業文件和高管協助。
Lucia Buricell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的市場監管機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已承諾展開調查。上週末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官員搜查了瑞幸高層的辦公室。
本週,中國證監會做了一件讓許多國際監管界人士意想不到的事情:它公開表示將與SEC合作。
廣告
證監會還表示已經與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簡稱PCAOB)合作,這家非營利性審計公司於2002年由美國立法機構創立。證監會聲稱,自2018年以來,PCAOB曾多次受邀參與對會計師事務所的檢查,最近一次是在4月3日,也就是瑞幸披露欺詐問題的第二天。
然而,美國監管機構發出了相反的警告。
上週,SEC主席傑·克雷頓(Jay Clayton)稱由於缺乏中國的支持,SEC基本無力展開企業欺詐調查。2018年,SEC和PCAOB抱怨稱,總部在中國的美股上市公司的財務報告監管面臨著「重大挑戰」。
SEC發言人朱迪思·伯恩斯(Judith Burns)拒絕置評。
對中國證監會最近的聲明則出現了不同角度的解讀。
洛克-凱瑞克全球諮詢公司(Rock Creek Global Advisors)的總經理、曾負責SEC國際監管政策的埃里克·J·潘(Eric J. Pan)稱,他認為這是中國監管機構「針對外界批評所做的先發制人的辯護」。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證監會基本上在說,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合規的,而PCAOB的做法不合理,」潘說。
對一些人來說,這表明中國可能擔心這起醜聞會影響國內股市和中國企業的聲譽。
廣告
「這會影響那些在美國股市融資時守規矩的中國企業,」中國投資基金康曼德資本(Commando Capital)的私募股權投資者張一帆說。
「這確實會引發一場非常嚴重的信任危機。將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緩解,」張一帆表示。
在華盛頓,共和黨操盤手和政治人士表示,隨著11月大選臨近,他們打算把注意力放在中國身上,部分原因是為了掩蓋川普政府在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上的嚴重失誤
這可能為兩黨議員提供機會,推進立法迫使中國企業要麼提升透明度,要麼面臨摘牌風險。
2019年2月,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發布了一份報告,列出了美國三大證券交易所中國企業完整名單。該報告稱,截止2019年2月25日,共有156家企業在這裡上市,總市值1.2萬億美元。至少有11家是國有企業。
該委員會發現,相當一部分企業拒絕提供會計監督委員會要求的信息。
一些華盛頓政策專家懷疑美國政府能否對不透明的中國企業採取實質行動。川普的非正式中國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稱,SEC經常提出一個合乎邏輯的論點,即中國企業大可選擇在其他國家的交易所上市。
「這是懲罰中國的手段之一,」他說。「但你不能突然就這麼做。這不是一個經過精密調校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