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訂閱《 紐約時報》中文簡報。]
華盛頓——川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休戰可能暫時緩和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緊張關係。但川普咄咄逼人的貿易政策所造成的損害將繼續給全球經濟帶來壓力。
與中國尚未最終敲定的「原則性協議」不會降低中國和美國對彼此產品徵收的數千億美元關稅。川普還在其他戰線升級了貿易戰,包括對土耳其徵收更高的關稅,並準備在週五對價值75億美元的葡萄酒、奶酪、飛機和其他歐洲商品徵稅。他的政府將於下月決定是否對從歐洲和其他國家進口的汽車徵收關稅
週三,川普提出,如果歐盟不願減少美國和歐盟之間的貿易失衡,可能會對歐盟徵收額外關稅。
廣告
「我可以馬上解決這個問題,但那太難了。太殘酷了。這將涉及對進入美國的歐洲產品徵收關稅。現在,我們試著不用它。但那樣可以立即解決問題,因為美國沒有得到公平對待,」川普在與義大利總統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川普為自己捉摸不透的做法做了辯護,稱這樣可以帶來談判資本,促使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其他國家做出貿易讓步。政府目前已同韓國和日本簽署了有限協議,並且正在等待國會批准一項經過修訂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但這些收穫是有代價的。川普的關稅提高了企業的價格,切斷了全球供應鏈,給企業帶來了嚴重的不確定性,延誤了投資和招聘。這種痛苦已經蔓延到美國和中國以外,加劇了全球經濟的放緩,特別是在歐洲。經濟學家警告說,這種損害可能比同中國達成的任何臨時貿易協議都要持久。
週三,因消費者支出放緩,尤其是汽車方面的支出,美國零售銷售七個月來首次下滑。美國製造業已經陷入衰退,世界各地的工廠都在減產。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週二發布的最新預測中,把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調到3.0%,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大部分損害歸咎於不斷上升的貿易壁壘和貿易不確定性,貿易不確定性降低了對機械設備的投資和需求。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週二在華盛頓發表講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週二在華盛頓發表講話。 Olivier Douliery/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全球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是貿易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研究部門主管吉塔·戈皮納特(Gita Gopinath)說。「這可能會破壞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以及歐元區本已脆弱的復甦。」
本月早些時候,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表示,2019年全球商品貿易預計僅增長1.2%,這將是自2009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以來最疲弱的一年。
廣告
世界銀行(World Bank)行長戴維·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在週三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行可能會將增長預期下調至2.6%以下。他拒絕具體討論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談判,但承認貿易不確定性,以及英國脫歐計劃可能導致的「硬」脫歐仍然拖累全球經濟。
他說,「如果能夠減少不確定性,並使貿易前景更加明朗,其中包括中美貿易。但也包括全球貿易環境本身,」那麼,也有理由對2020年持樂觀態度。
並非所有的負面經濟影響都是貿易戰的結果。中國信貸增長放緩和歐洲經濟疲軟也對貿易和增長構成了壓力。但政策制定者表示,川普的貿易政策可能會促使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簡稱美聯儲)已經開始降息,試圖讓美國經濟免受川普貿易戰的影響。但官員們警告稱,他們的力量有限,經濟損害可能會持續,尤其是如果不確定性繼續存在、關稅仍然有效的話。
「市場一直認為,貿易將是個問題,但解決方案即將出台。這是我所反對的,」聖路易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行長詹姆斯·B·布拉德(James B. Bullard)本週在倫敦說。「我們已經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貿易非常難解決。貿易戰很長並且雙方深深捲入其中——很長一段時期都將如此。」
美聯儲主席傑羅姆·H·鮑威爾(Jerome H. Powell)上週稱,美國央行一直在監測貿易緊張局勢以及英國脫歐影響帶來的全球增長放緩和不確定性。鮑威爾9月曾警告,經濟損害可能會比任何緊張局勢的緩和更持久,尤其是如果關稅依然存在的話。
廣告
「我認為,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一個關稅普遍存在而且會持續很長時間的地方,或許是無意間——一個更傾向保護主義的世界——這對美國經濟、對美國工人、家庭以及其他經濟體都將不利,」鮑威爾在美聯儲上次會議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川普和他的顧問一直將任何增長放緩歸因於海外的問題,而非貿易戰。本屆政府還持續堅稱,關稅成本在由中國負擔,而非美國企業或消費者。川普也辯稱,中國通過使人民幣貶值,讓其商品在國外更便宜,抵消了部分關稅陣痛。
但哈佛大學、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及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研究人員的一篇新論文表明,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正感受到貿易戰的影響,並且這種陣痛可能會升級。
通過調查在邊境支付的價格,研究人員發現,幾乎所有關稅成本正從中國企業轉嫁給美國進口商。然而在查看美國商店裡這些商品的價格時,他們卻發現證據參差不齊,表明零售商至少承受了部分關稅,而非將全部成本轉嫁給顧客。
研究還調查了中國的報復性關稅對美國產品的影響。結果顯示,美國企業不大能將這些關稅轉嫁給中國進口商,這可能是由於他們出售的商品類型。
中國能輕易地用巴西大豆替代美國大豆,但諸如筆記型電腦和智慧型手機這類中國出售給美國的專業化消費品卻較難替換。
上月運抵中國的巴西大豆。
上月運抵中國的巴西大豆。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研究人員總結稱,未來數月,還將有更多成本轉嫁給美國消費者。
「它表明真正的可能性在於,美國到目前為止所經歷的,只是對這些關稅的短期反應,」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研究作者之一布倫特·內曼(Brent Neiman)說。
廣告
川普同意放棄原定10月15日的一次關稅上調,即價值250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將面臨30%的關稅,高於之前的25%。但12月的另一輪關稅仍在考慮之列,將在價值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現有關稅之外加收。
儘管川普提出了11月中旬在全球領導人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協議的想法,但協議尚未敲定,分析人士稱,仍有很多情況可以讓這份脆弱的協議崩潰,就像5月所發生的那樣。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Steven Mnuchin)週三稱,他還沒有前往中國進一步談判的計劃。他也表示,尚未決定如果協議達成,現有關稅或定於將在12月生效的關稅是否會被取消。
「我們會在繼續討論的同時解決這個問題,」馬努欽說。
馬努欽表示,知識產權保護、強迫技術轉讓以及協議如何執行等問題的解決方案仍在制定過程中。
經濟學家及其他分析人員稱,沒有最終協議,更不用提終止貿易戰的全面協議,這足以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阻礙全球經濟增長。
廣告
「美國試圖先拿下一些容易的目標,而非堅持同中國達成更全面的貿易協議,」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裡乍得(Julian Evans-Pritchard)在給客戶的短評中寫道。「但就更具爭議的結構性問題達成協議仍是一場難打的仗,並且貿易緊張局勢很可能不久就會再次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