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訂閱。]
華盛頓——川普總統公開呼籲中國政府調查一名政敵的舉動,可能會使下週的貿易談判複雜化,雙方計劃在週四恢復談判,屆時美中兩國的談判代表將在華盛頓會晤,看是否能找到達成貿易協議的途徑。
鑒於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貿易戰正在給美中雙方造成經濟負擔,人們對這輪談判可能達成某種協議的期望一直在升高。中美兩國官員一直在各自尋找緩解貿易緊張關係的途徑,這預示著可能會達成一項初步協議,即美國同意降低部分關稅,以換取中國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併購買美國農產品。
但總統週四公開敦促中國調查前副總統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和他的家人,這將使雙方可能達成的協議受到更多的審視。川普在發出這番要求之前不久曾談起即將到來的貿易談判,並表示「如果他們不按我們的要求行事,我們掌握著巨大的力量。」
廣告
「過去24小時發生的事情,使川普與中國達成任何和解或貿易協議都難上加難,除非中國做出一系列不尋常的讓步,」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學者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週五說。
等到中方高級代表團週四訪問華盛頓時,官員們在談判桌上的討論可能還是會圍繞著貿易問題進行。
安慶律師事務所(Akin Gump)合伙人、今年早些時候卸任白宮經濟顧問的克萊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他預計總統關於拜登的言論不會被帶入貿易談判。「在整個談判過程中,我們的團隊在將無關議題排除在談判之外方面一直做得很好,我覺得這種情況會繼續下去,」他說。
但總統的言論可能會改變國內左右陣營對貿易協議的看法。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川普向民主黨人提供了對他的貿易協議的「完美批評角度」——他因為想要中國人幫他抹黑政敵,接受了一個不痛不癢的協議。
「從政治上講,達成協議對總統是個好主意嗎?」史劍道問道。「聽到他昨天所說的話,我的反應是,現在變成壞主意了。」
廣告
香港形勢的不斷惡化,也使得達成協議對總統而言看起來更複雜,他可能會被批評,在香港民眾因保護他們的自治權免受北京破壞而受到攻擊之時,他卻與中國達成協議。
川普週五為自己的言論辯護,稱同中國達成協議與中國是否同意調查拜登一家「無關」,此外,一旦雙方能談妥條件,他會簽協議。
「我想要同中國達成很棒的協議,但必須是對這個國家很棒的協議。兩件事是不相干的,」總統說。
多數共和黨人對總統的言論保持沉默,但也有幾人公開批評了這一要求,包括猶他州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和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議員本·薩斯(Ben Sasse)。
中美兩國都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結束一場造成經濟損失的貿易戰。
中美兩國都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結束一場造成經濟損失的貿易戰。 Mark Ralst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如果拜登的兒子違法將他的名字賣給了北京,那是美國法院的事,跟共產主義專制者建立酷刑營不是一回事,」本·薩斯在一篇發表於《奧馬哈世界先驅報》(Omaha World-Herald)的聲明中寫道。
其他共和黨人則更相對克制。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表示,總統公開表示要向中國尋求政治幫助,只是為「激怒」媒體。「我認為這不是真的要求,」他說。
廣告
在出現這一阻礙的同時,中美官員在化解——至少是暫時——一場持續一年多的貿易戰方面似乎取得了進展。
據了解白宮策略的人透露,川普和他的顧問們已開始尋找與中國達成妥協的方式,以便在定於今年晚些時候對中國商品的新一輪關稅啟動之前採取行動,並可能取消部分現有關稅。美國已經對價值3600多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美國計劃在10月15日將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提高到30%,並在12月徵收更多的關稅。
中國官員降低了對美國取消關稅的預期,悄悄放棄了早些時候的公開要求,即任何協議都必須立即取消川普徵收的所有關稅。他們還恢復了購買美國農產品的善意姿態,以幫助建立一個可能達成初步協議的談判環境。
然而現在還遠沒有到可以保證達成協議的時候。雙方過去曾接近達成,包括今年5月在最後一刻破裂的協議,使兩國重新陷入一場不斷升級的貿易戰。
川普及其顧問堅稱,他們仍在推動達成一項全面協議,要求北京放鬆對中國經濟的控制。然而,據知情人士說,他們還在討論,在迄今遭受懲罰性關稅的價值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中,對大約三分之一的商品進行減緩,以及推遲關稅的進一步提高,以換取在知識產權、大宗農業採購方面的讓步和其他利益。
目前尚不清楚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會同意達成任何臨時妥協,也不清楚雙方的最高談判代表能否找到足夠的共識,以便在下週會面時達成初步協議。即使他們能夠做到,更廣泛的貿易戰將繼續蔓延,美國仍將對至少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北京也會對美國農產品和其他進口商品實施一些報復性措施。
廣告
但雙方都面臨著越來越大的經濟和政治壓力,要求緩解貿易戰。中國的增長持續放緩,而美國的農產品出口大幅下滑。美國製造業繼續收縮,企業對貿易戰帶來的不確定性表示擔憂。農民和農村地區選民在很大程度上繼續支持川普,但他們的支持開始動搖,總統希望在2020年大選之前鞏固他們的選票。
如果中國和美國在年底前不能緩解緊張局勢,美國將對從中國運來的幾乎每一件玩具、鞋和筆記型電腦徵稅。
川普政府否認正在考慮「臨時協議」。但這可能只是個用詞問題。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週二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川普想要「一個完整的協議」。但他也稱美國上週與日本簽署的有限貿易協定是「全面的」。與涵蓋數十個行業和問題的傳統自由貿易協定不同,同日本的「迷你協定」只在數字貿易和農業這兩個行業內打開了日本市場。
貿易專家說,美國短期內不太可能成功地讓北京對其管理經濟的方式做出重大改變。這意味著,如果川普政府想在大選前達成任何協議,它將不得不考慮放棄那些棘手的問題。
最近幾週,中國官員還通過微妙地轉變立場,為可能達成的協議奠定基礎。
廣告
自5月初以來,中國一直要求任何協議都應包括完全取消所有關稅,但現在中國已悄然停止提及這一點。高級官員們轉而以更寬泛、模糊的方式闡述中國的目標。
中國商務部負責北美事務的副部長王守文在週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希望美方與中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通過對話磋商,找到互利共贏的解決方法。」
熟悉北京想法的人士表示,在內部,中國官員也降低了他們的預期,認為即便雙方達成了全面協議,川普政府也不會很快取消所有關稅。這些人士定期與政府官員進行磋商,他們在過去一個月接受了採訪,由於外交和財政方面的敏感性,他們要求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