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金志妍(Kim Ji-yeon,音)7岁时就知道她要做整形手术。在接下来的13年里,她不断毁掉自己的照片,直到她的父母出钱让她做了双颌手术,这是一种需要将颌骨切断然后调整位置的手术。
后来,金志妍开始对自己为什么在外表上花这么多钱产生了怀疑,按她的计算:每个月200美元、每天两个小时。她把头发剪短了。之后,还把自己的化妆品也都处理了。
现年22岁的金志妍是越来越多反抗社会严格审美标准的韩国女性之一,她们称之为“脱下束身衣”。全球“#我也是”(MeToo)运动震撼了韩国高度父权文化下的政治社会,这些女性部分受此运动的启发,在世界上最痴迷美容的首都之一,她们正在挑战人们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对整形手术和化妆品的态度。
“韩国的仇视女性更极端,美容业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金志妍说。
美容在韩国很火。它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整容手术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它还成为了整容手术旅游的一个目的地。据英敏特(Mintel)的数据,韩国的美容市场——化妆品和面膜等面部护理产品——去年创造了130亿美元的销售额,使其跻身世界十大美容市场。
金志妍以前戴过的耳环。
金志妍以前戴过的耳环。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这个市场中男性的比例越来越大,但美容的压力主要还是针对女性。那些通常做过大量整容手术的韩国流行音乐明星们被当成美的标准。拥有数百万粉丝的YouTube名人,向人们提供如何化妆的详细教程。在公共汽车、地铁和电视上,女性到处受到这类广告的轰炸。
“天生漂亮?”首尔地铁里的一幅广告这样问道。“那是一个弥天大谎。”
广告
“我们在化妆之前,先要经过涂抹基本产品的12个步骤,”金志妍说。“这基本上定义了问题的所在。”
女性现在开始反击。今年夏天,成千上万人参加集会,抗议性侵犯,抗议拍摄窥淫视频的隐蔽摄像头数量激增,抗议女性从美容到法律等社会其他方面所面临的更严酷标准。
政治和经济上的不平等加剧了这种愤怒。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韩国的工资性别差距是最大的。女性只拥有国民议会六分之一的席位,以及十分之一的企业管理职位。
“韩国女权主义的强度比其他国家大,因为韩国女性真的不属于政治和经济领导层,”建国大学身体与文化研究所的女权主义哲学助理教授尹金智永(Yunkim Ji-yeong,音)说。
“脱下束身衣”运动在这种环境中找到了受众。裴殷贞(Bae Eun-jeong,音),也就是裴莉娜(Lina Bae),是教人如何化妆的YouTube名人。今年早些时候,听说了“脱下束身衣”运动后,现年21岁的裴莉娜仔细读了别人在自己YouTube频道的留言。许多评论来自年轻女孩,她们说化妆给了她们上学的勇气。
裴莉娜的抽屉里全是化妆品。
裴莉娜的抽屉里全是化妆品。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殷贞,也就是裴莉娜,是教人如何化妆的YouTube名人。
殷贞,也就是裴莉娜,是教人如何化妆的YouTube名人。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意识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错误,”裴莉娜说。“我想做一个新的视频,告诉她们不化妆也没关系。”
今年6月,裴莉娜上传一段视频,视频中,她过了一遍涂霜、上粉底、描眼线、戴假睫毛的耗时费力过程。同时,几条与她以前收到的评论类似的信息在屏幕上滚过。一条说:“你的眼睛特别的不对称。”另一条说:“我要是你,我会杀了自己。”然后她在视频中卸掉了所有的妆,对观众说,“别太在意别人怎样看你。你本来的样子就很特别、很漂亮。”
广告
这段视频被观看了550万次。裴莉娜在YouTube的粉丝从2万猛增到近14.7万。一个出版商邀请她出书。她从那时起剪了短发,不再化妆,每月省下近500美元。现在,她的视频集中在烹饪和分享想法上。
车智元(Cha Ji-won,音)在一家城市改造公司做视频内容,她于今年早些时候加入到这场运动中来,并创建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目前已有3万个粉丝。现年22岁的车智元曾认为,每月高达700美元的化妆品开支还不够多。现在,她把自己的化妆品拿来玩。
车智元今年加入“脱下束身衣”运动之前,有时候一个月在化妆品上的花费高达700美元。
车智元今年加入“脱下束身衣”运动之前,有时候一个月在化妆品上的花费高达700美元。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它们有点像玩具,像是蜡笔。”车智元说,以前曾觉得自己像个二等公民,但现在不再化妆后,“我说话时人们会听。”
这场运动也引发了恶意的反弹。
留着运动式短发的裴莉娜、金志妍和车智元说,她们都成为了谩骂和死亡威胁的目标。金志妍去求职的两家公司老板对她说,她看上去不够女性化。女权主义者谈论起她们的这些同路人时会用公开“出柜”这样的字眼,因为许多人希望保持匿名。“与其他国家相比,针对离经叛道者的暴力在韩国要强烈得多,”26岁的徐雪(Seo Sol,音)说,她在YouTube上有一个关于女权主义的脱口秀节目《因为有太多的话要说》。
车智元在加入“脱下束身衣”运动之前的照片。
车智元在加入“脱下束身衣”运动之前的照片。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任铉珠(Yim Hyun-ju,音)经历过这种批评。韩国文化广播公司这位33岁的主持人决定在4月12日的早间新闻中戴上眼镜。假睫毛让她的眼睛很难受,每天要用一瓶人工泪液来缓解。
她的做法在网上引起了轰动。“我没想到那会成为新闻,”任铉珠说。
广告
任铉珠的制作人责备了她。观众们写信投诉。但也有女性在公共场合走到她面前来感谢她。现在, 任铉珠会时不时地戴上眼镜,她说,带眼镜的做法向观众传递了一个信息,让他们根据她的能力而不是外表来评判她。但是她也不希望别人认为她是任何运动的一部分。
“如果我能自行选择的话,我会少化妆,”任铉珠说。“但我陷入了理性和感性之间的纠结,感性告诉我一种东西,但我有我工作的现实,”她补充道。
“与其他国家相比,针对离经叛道者的暴力在韩国要强烈得多,”26岁的徐雪(右)说,她在YouTube上有一个关于女权主义的脱口秀节目。
“与其他国家相比,针对离经叛道者的暴力在韩国要强烈得多,”26岁的徐雪(右)说,她在YouTube上有一个关于女权主义的脱口秀节目。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许多参加“脱下束身衣”运动的女性说,她们的做法已对化妆品行业有了小小的影响。化妆品牌谜尚(Missha)最近的广告启用了一个留短发、有雀斑的模特。广告说,“走出去,把你的缺陷露出来,听从自己而非别人的标准。”尽管如此,人们指出,这个广告中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仍遵循韩国的审美标准——广告里的女性都化了妆。谜尚品牌所有者Able C&C的发言人金弘斗(Kim Hong-tae,音)说,那个广告要传达的信息是,“没有预先确定的形象标准。”
一家全国性电视台的主播任铉珠决定在早间新闻节目里戴上眼镜。这在网上引起了轰动。
一家全国性电视台的主播任铉珠决定在早间新闻节目里戴上眼镜。这在网上引起了轰动。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要化妆、要有一个心形小脸蛋的社会压力依然很强大。林秀香在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中担任主演,该剧讲的是一个年轻女性做整形手术努力解决自己的形象问题。剧名中的江南是首尔的一个高档住宅区,那里的街头到处都是整形医院。“我不能说,我不用在乎人们因为我工作性质的缘故对我的关注,”林秀香在江南一家美发沙龙接受采访时说。“看看我吧。我做头发,我化妆,我做指甲,我穿漂亮的衣服。”
她笑了笑,然后补充说,“我不能被解放。”
林秀香主演的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讲述了一个年轻女性做整形手术努力解决自己的形象问题。
林秀香主演的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讲述了一个年轻女性做整形手术努力解决自己的形象问题。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