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不是苹果(Apple)。不是华为。在美国和中国这场高科技冷战中,首当其冲的可能是你从来没听说过的这家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商。

这家名为中兴的中国企业周三表示,在特朗普政府上月禁止其使用美国制造的零部件后,公司已停止“主要经营活动”。中兴在深圳的工厂停产,工人大约每隔一天被召集起来进行培训。很无聊,他们说。其余时间,他们就在附近的宿舍闲着。

该公司的股票已停牌数周。在《纽约时报》查阅的新指导方针中,工作人员被指示安抚焦虑的客户,同时确保避免和他们讨论该公司在接下来七年内不得使用的美国技术。

中兴是中国最成功的跨国技术供应商之一,年收入约为170亿美元(约合1100亿元人民币)。但现在,它正面临死刑判决。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称中兴未惩罚违反对伊朗和朝鲜贸易管制的员工,禁止其使用美国制造的零部件,直至2025年。

广告

中兴无线基站的动力由美国的微芯片提供。光纤网络使用了美国的光学元件。智能手机搭载的是谷歌(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对中国领导人来说,随着特朗普政府威胁通过贸易战来阻挠中国发展先进产业的计划,中兴面临的艰难处境恰恰表明了中国为什么需要在技术领域提高自给自足的能力。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久前发出了振奋人心的呼吁,号召行动起来。

“我们自力更生,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创造了‘两弹一星’,”习近平说。他提到的是毛泽东时期的武器发展计划。“这是因为我们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下一步,科技攻关也要这样做,要摒弃幻想、靠自己。”

如果导致公司倒闭,中兴的危机时刻也能表明这场技术冷战可能会在全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中兴现有7.5万名员工,业务遍及160多个国家。它是美国的第四大智能手机供应商。并且它的电信设备支撑着大量发展中国家的数字中枢。

为非洲和中东22个国家的2.2亿人服务的无线运营商MTN上周表示,“鉴于我们在网络中使用中兴产品的情况”,它正在评估应急方案。”在亚洲有大量业务的挪威电信公司(Telenor)的首席执行官称该公司“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几名中兴员工介绍了相关内部情况。因为害怕遭到雇主报复,他们要求不具名。该公司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广告

美国多年来一直把中兴和华为视作国家安全威胁。华为是中兴在网络设备领域的竞争对手,比中兴大得多。美国的大型移动运营商已避免使用它们的电信设备。白宫正在考虑发布一项行政命令,增加政府机构购买中兴和华为产品的难度。

在回应上月发布的制裁措施时,中兴自称已在努力改进合规实践。它请求暂缓执行出口禁令,并向美国商务部提供了更多信息,以支持自己的说法。

中兴的前身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国有航空航天工厂与另外两家公司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没用几年时间,该公司就开始为中国农村地区的电话运营商生产设备。后来,其业务相继扩展到城市和海外。

“中兴”的意思是“中国兴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是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两家国有实体控制了后者近乎一半的股权。中兴的多名董事会成员也在中兴新通讯担任领导职务。中兴称中兴新通讯不干预其业务决策。中国的国有企业通常由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的共产党官员领导。和它们不同的是,中兴的大高层管理人员中大部分是有技术背景的资深人士。

中兴位于深圳的工厂。特朗普政府反对该公司的举动,似乎在刺激北京做大该国微芯片制造商的努力。
中兴位于深圳的工厂。特朗普政府反对该公司的举动,似乎在刺激北京做大该国微芯片制造商的努力。 Brent Lewin/Bloomberg

这家电子产品制造商在2011年发布了首款面向美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在两年时间内,它跻身美国五大供应商之列,主要面向想买手机但不想与手机运营商签订长期合约的人群。即便是在中国,该公司也没在智能手机销售上取得巨大成功。

“他们在美国所做的一切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研究公司全球数据(GlobalData)的消费技术分析师阿维·格林加特(Avi Greengart)表示。“那么多亚洲公司要么说他们会来到美国,然后不得不退出——比如小米,比如华为。要么他们在美国投资,但没能成功。”

广告

格林加特说,中兴通讯的秘诀是低程度的干涉。该公司美国分部的经理在根据当地市场定制产品方面有很大的自主权。“许多竞争对手不是这样运作的,”他说。

例如,中兴很快发现美国人越来越倾向于使用更大的手机。它提供了价格低廉的大屏幕设备——如果不是分辨率最高的大型设备的话——而且在指纹识别功能还被认为十分高级的时候就提供了它。

为了打造自己的品牌,中兴还赞助了几支国家篮球协会(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的球队。今年2月,该公司和克利夫兰骑士队(Cleveland Cavaliers)在与布鲁克林篮网(Brooklyn Nets)的比赛中庆祝中国春节。克里夫兰的速贷球馆(Quicken Loans Arena)装饰着中式灯笼。中场休息时,一个杂技演员骑着独轮车绕着球场转。

在非洲,中兴和华为常常借助中国国有银行慷慨的出口融资,帮助非洲许多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建立联系。中兴在埃塞俄比亚铺设了数千英里的光缆,最近与南非MTN签署了一项协议,测试第五代无线网络(5G)。

该公司与现金匮乏的政府达成的一些交易招致了腐败和超额收费的指控。不过,研究公司非洲分析(Africa Analysis)的电信专家多贝克·佩特(Dobek Pater)表示,总体而言,中兴在非洲以高质量产品和优质服务著称。

“过去10年,人们对中国公司进入市场,非常神秘、不想与当地人有太多关系的最初看法发生了变化,”他说。

在伊朗,另一种秘诀使中兴陷入了困境。

广告

据美国政府消息称,该公司在那里使用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系统来销售美国制造的商品,然后在商务部开始调查时撒谎并删除了一批电子邮件。根据商务部的说法,该公司甚至计划在调查仍在进行期间恢复向伊朗发货。

上海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芯谋研究(ICwise)的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示:“在国内可能有些没有在规范,最后走上国际化的时候呢,可能就没有完全做好。”

“对别的一些企业,他们更加重视规范化、内部的风险管理,我觉得这对他们会有一定的警醒作用的,”顾文军说。

至少,对中兴的制裁似乎增强了北京做大中国微芯片制造商的决心。尽管得到了国家的支持,但中国微芯片制造商一直难以跟上全球行业领军者的步伐。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驻香港的电信分析师克里斯·莱恩(Chris Lane)认为,中国现在有决心把半导体行业打造成世界领先的企业,即使这需要10年时间。

“他们将投入数十亿美元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他说。“从长远来看,这在战略上对美国来说可能比目前的形势更糟。”

上周五晚些时候,中兴管理层向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告知他们中兴与华盛顿和解的努力的最新情况。

广告

“路再长也有终点,”这封邮件总结道。“夜再长也有尽头。让我们坚定信心、满怀希望迎接黎明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