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一边是好客户、军事同盟、老朋友,虽然近来行为有些不太稳定。

另一边也是个好客户,尽管有些许口角,也有持存的猜疑,但始终都正在成为一个更加有利可图、更加可靠的商业伙伴。

你会选择哪一边?

这大体上总结了欧洲在美国和中国——它的两大贸易伙伴之间冲突不断升级之际,所面临的两难困境。

广告

美国是欧洲汽车和其他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场,更别说还是北约(NATO)成员国。但中国市场也很大——而且越来越大。

特朗普政府也曾威胁过那些支配着全球关系的机构组织,他称北约已经过时,并且引发贸易关系紧张。这样一来,中国便不再被自动视为两者中更不可靠的伙伴。

在特朗普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再征收1000亿美元的关税后,欧洲的领导人基本保持沉默。但欧洲并不能选择站在安全距离外遥看中美相争。欧洲的经济与两者皆密不可分。

雅典的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由中国国有航运公司中远集团运营。近年来,中国投资者抢购了包括希腊港口、德国的机械公司以及汽车制造商戴姆勒10%的股份在内的欧洲资产。
雅典的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由中国国有航运公司中远集团运营。近年来,中国投资者抢购了包括希腊港口、德国的机械公司以及汽车制造商戴姆勒10%的股份在内的欧洲资产。 Angelos Tzortzin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想要置身于这次交火之外,他们能做什么?”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说。“没什么能做的。”

尽管特朗普的威胁是针对中国,但如果总统将其付诸实践,欧洲无疑会遭受间接损害。不断升级的关税和反关税战将干扰工业品原材料和零部件的全球流通,破坏欧洲经济。而一些欧洲企业,如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BMW),在美国生产,再出口到中国。如果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那么这些公司的销售将受到影响。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伯努瓦·克莱(Benoît Coeuré)周五表示,仅是贸易战的威胁就已经扰乱了金融市场,公司也更难筹集资金。“这些都不利于经济增长和就业,”克莱在意大利切尔诺比奥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说。

广告

对欧洲来说,世界贸易的混乱来得不是时候。近期的经济指标显示,在十年的危机之后,欧洲大陆的复苏正在失去动力。根据上周公布的官方数据,德国2月份的工业生产萎缩了1.6%。

但欧洲领导人最担心的,或许是特朗普寻衅好斗的贸易方式将摧毁战后需要各方齐聚一室的冲突解决机制。特朗普已经成功绕开了作为贸易争端的常规论坛世贸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迫使各国恳求钢铝关税的个别豁免

德国萨尔茨吉特的一座高炉。 欧洲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与特朗普的贸易争端。欧洲贸易专员正在与美国商务部长谈判,争取得到进口钢铝关税的永久豁免。
德国萨尔茨吉特的一座高炉。 欧洲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与特朗普的贸易争端。欧洲贸易专员正在与美国商务部长谈判,争取得到进口钢铝关税的永久豁免。 David Hecker/EPA, via Shutterstock

“他创造了一种分化国家的环境,”布鲁塞尔研究机构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Bruegel)的高级研究员安德烈·萨皮尔(André Sapir)说。“也许我们会记住2017年是多边体系运转的最后一年。”

在中国和美国一决胜负之时,欧洲也有可能享受到一些短期利益。例如,如果中国提高了波音客机的关税,那么波音的欧洲竞争对手——空客(Airbus)便可以从中得利。但其积极影响恐怕并不会大于风险。

多年以来,欧洲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远超于在中国的投资。但中国越来越成为交易发生之地。德国与中国的贸易总额,出口和进口加一起已经超过了它与美国的总量。中国也是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等公司最大的单一市场。

中国还是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进行投资的国家。

广告

周四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39%受访的德企表示计划今年在中国投资,2017年这一比例为37%。根据德国商会(Association of German Chambers of Commerce)的一项调查,计划在北美投资的德企比例从37%降到了35% 。

即便如此,欧洲仍然对中国的意图持警惕态度。虽然欧洲领导人使用克制的语言,但他们也和特朗普一样,担忧拿到政府补贴的中国公司的不公平竞争。他们还担心中国企业正在窃取欧洲的技术,积累过多的经济实力。

近年来,中国投资者争先收购欧洲资产,其中包括希腊港口、德国的机械企业以及汽车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10%的股份。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主导尖端产业,对那些提供中国企业目前还无法自行生产的精密机械的德国公司来说,该计划是一种威胁。

布鲁塞尔、柏林和巴黎的领导人呼吁对中国在欧洲的并购交易进行更严格的审查,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审查将有多么严格。

与此同时,欧洲和美国拥有很多共同的经历,尤其是冷战。不同于中国的一党专制,两者都是拥有自由市场经济的多党民主国家。欧洲和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关联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

然而,贸易战可能会把欧洲推向中国。

欧洲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与特朗普的贸易争端。欧洲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正在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谈判,争取得到对进口钢铝关税的永久豁免。关税的临时豁免将于5月1日到期。

广告

马姆斯特罗姆和其他欧洲领导人也明确表达了对他们所认为的特朗普一项行动的不满,即他在破坏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作为贸易冲突仲裁者的角色。他们可能会认为中国是在维护WTO努力上的一个潜在盟友,中国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

“欧盟认为,应始终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内采取措施,它为有效处理贸易差异提供了多种工具,”欧盟委员会的一位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目前,除了希望特朗普的威吓只是为了迫使中国让步的一种策略、贸易战并不会爆发之外,欧盟能做的不多。没有其他什么好的选择。

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萨皮尔认为,从长远来看,欧洲应该推动这个贸易组织进行改革,以回应美国的批评,即该组织行动过于缓慢,并且未能遏制中国的不公平竞争。萨皮尔说,除了忽视全球贸易制度之外,特朗普不太可能对修复它产生兴趣,但这仍值得一试。

“这是唯一的结构性解决方案,”萨皮尔说。“否则,我们将永远被夹在中间。”